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克里傳 第 12 頁


他的父母很不高興。萬一克里在東柏林被捕入獄,這就可能導致一場國際糾紛,讓他處理法律事務的父親陷入尷尬境地。但是克里仍然以這段經歷為榮。「我騎着自行車穿過勃蘭登堡門,看見了一些與我同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08)

他的父母很不高興。萬一克里在東柏林被捕入獄,這就可能導致一場國際糾紛,讓他處理法律事務的父親陷入尷尬境地。但是克里仍然以這段經歷為榮。「我騎着自行車穿過勃蘭登堡門,看見了一些與我同齡的孩子永遠也看不到的東西。」

不過理查德夫婦顯然認為,把約翰送到國外寄宿學校對兒子的教育和將來更有益。理查德·克里經常在歐洲各地參加有關北約組建的會議,經過實地考察,理查德決定把小克里送到瑞士的寄宿學校。這並不是拋棄了親骨肉,可當時小克里確實有這種想法。該寄宿學校叫蒙大納,位於蘇黎世附近的楚格Zug,引人注目地坐落在一座小山上,俯視着山腳藍寶石般的湖泊。時尚書屋
楚格蒙大納學院Insitut Montana Zugerberg建於1926年,原址是舍恩弗大飯店Grand Hotel Schonfels,校內建築富麗堂皇。克里對瑞士的鄉村美景陶醉不已,可是獨自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又感到強烈的孤獨。在隨後的七年裡,他的生活就是這樣度過:假期結束後他的父母把他送到學校,他要在一群競爭激烈的富有貴族子弟中重新適應新生活。對他來講,克里的父親似乎總是一個遙遠的形象。時尚書屋
「我的父母人格高尚,對我寵愛、關心,但他們卻總是不在身邊。」克里回憶道。時尚書屋
克里感到父親的形象很遙遠,這不僅僅由於地理原因。理查德·克里一直對父親的自殺鬱鬱寡歡,而他的姐姐米爾德里德後來也由於癌症病逝,這更讓他傷心不已。「我父親對他的姐姐和父親的離去非常痛苦,很氣憤,不願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似乎與我們都很遙遠。」
這種遙遠感在1956年9月變得更加強烈了,當時理查德夫婦決定繼續住在歐洲,而送兒子約翰·克里回到祖國馬薩諸塞上寄宿學校。理查德夫婦為兒子選擇了牛頓的費森頓學校Fessenden School in Newton,這是一所男校,以其著名的校訓而聞名:「勤奮戰勝一切。」該校要求學生上課時穿西裝,打領帶,遵照嚴格的學校標準,但也有很多運動和比賽時間。「我似乎總在搬來搬去,總在對朋友說再見,」克里回憶道,「這難免會對人產生什麼影響,儘管不是很大。時尚書屋
我不想讓我的孩子也經歷我這種漂泊的生活。」

克里最喜歡暑假,他可以逃離這個死板的、與世隔絶的貴族學校。夏天的大部分時間裡,克里几乎都在水邊度過,或是徜徉于科德角Cape Cod的海灘,或是在挪威的海灣憑海臨風。他父親1957年出任位於奧斯陸的美國駐挪威使館的法律顧問。時尚書屋
在學校,克里認識了許多志趣相投的夥伴。他最好的朋友是一個叫做理查德·潘興的男孩,他們的友誼從日後來看無疑是最重要的。像克里一樣,小潘興也在瑞士上過學,他的祖父就是第1次世界大戰時期指揮在歐美國遠征軍的陸軍參謀總長、赫赫有名的約翰·約瑟夫·潘興,綽號為「鐵鎚」或「黑傑克」。他們家族對於美國確立在世界上的地位起了重要作用。時尚書屋
克里與潘興几乎形影不離,一起做遊戲,一起謀劃未來,也許還談到了在戰場上帶軍立功。1957年,他們一起從費森頓畢業,各自進入不同的相當於高中的預備學校,這兩個好朋友仍然保持密切聯繫。兩個人的新學校都在原來學校的北面,約有一小時路程,潘興進了飛利浦·埃克塞特學院,克里則進了康科德的聖保羅學校。時尚書屋
青年時代青年時代3
表面上,從母親這方面的福布斯家族和溫斯羅普家族來看,克里是個藍血貴族後裔,似乎來自收入更高的家庭;而潘興的家庭背景似乎不那麼煊赫。事實上,沃倫·潘興要比克里的父親富裕得多,理查德的官職一直沒有超過中等外交官的職位,而沃倫·潘興則是華爾街著名的潘興股份公司的高級合夥人。時尚書屋
克里進了聖保羅學校,但並不是父親提供學費,而是由他的嬸祖母、沒有子嗣的克拉拉·溫斯羅普慷慨地提供費用。她在海邊曼徹斯特擁有一處豪華房產,內有保齡球道等設施。溫斯羅普主動提供了克里在預備學校的大部分費用,這讓囊中羞澀的克里夫婦可以把兒子送到昂貴的貴族學校。「有一個錢多得沒處花的嬸祖母真是太好了。」
克里回憶道。在今天,這樣的大禮約為每年3萬美元。時尚書屋
「我們家並不富裕,」克里的妹妹黛安娜說,「當然我們家族中有一些富人。我們從沒有孩子的嬸祖母那裡受惠。我父親只有政府給的薪水,我母親有一些繼承的財產,但數目並不大。」
在瑞士和馬薩諸塞的寄宿求學經歷讓克里很快就適應了聖保羅學校,這個學校更是個精英雲集的地方。聖保羅學校于1856年建校,以宗教準則為建校宗旨,其100年的辦學歷史都體現了「世俗和神聖的完美結合」。學校的校訓是聖哲羅姆的名言:「學習塵世間的一切,天堂裡繼續體驗真知。」
聖保羅學校是美國新教聖公會的學校,也就是說作為一個非新教的天主教徒,克里有時候必須離開學校去參加天主教會活動。該校于2002年聘請了第1個天主教學校牧師。事實上,從很多方面來看,克里都很與眾不同,比如他在這個共和黨人控制的學校裡居然瘋狂地崇拜甘迺迪。時尚書屋
在接受精英教育的這幾年,克里對嚴格的學術要求絲毫沒有感覺到困難。克里對這所學校非常滿意:校園占地2000英畝,蔥蘢高大的白皮鬆環抱著一個小池塘,樹木掩映中可見新哥特式的尖頂建築,與牛津建築風格相呼應。學生們都紳士風度十足,穿著西裝,打着領帶,在伊麗莎白式的餐廳裡進餐。這所學校當時只招收男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