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10許光達 第 10 頁


原來,他們到了高安縣後,從當地的黨組織瞭解到,葉挺、賀龍的部隊南下到臨川。許德華等人第2天就趕往臨川,楊實人由於腳傷,行動不便,留下來了。 許德華他們汗流滿面,仍不停地往前趕,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08)

原來,他們到了高安縣後,從當地的黨組織瞭解到,葉挺、賀龍的部隊南下到臨川。許德華等人第2天就趕往臨川,楊實人由於腳傷,行動不便,留下來了。

許德華他們汗流滿面,仍不停地往前趕,他們只有一個願望:追上起義軍。
黃昏時分,他們來到一個村莊,正準備休息,只聽一聲:「不許動!舉起手來!」從路西邊竄出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軍人,不由分說就把他們的槍繳了。
一個當官的走到他們身邊陰陽怪氣地問:「你們是幹什麼的?」
「掉隊的!」
「你們是幹什麼的!」許德華反問道。
「老子是第2十軍的!」當官的很得意地說。
許德華他們一聽就明白了,原來這是賀龍第2十軍的起義部隊,這是一夥有組織的叛變者。「你們要去哪兒?」當官的仔細地看著許德華他們幾個。
「不知道!」
「他媽的,當了俘虜還敢嘴硬,給我搜!」
接着,幾個當兵的上來搜身,許德華他們臨來時,九江黨組織發給他們的銀元、紅領帶,都被他們收去了,幸虧許德華事先把他們幾個人的組織介紹信藏在鞋裡,不然就要壞大事了。
「報告營長!這裡還有!」一個士兵說著把三張《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的畢業證書遞給了當官的。許德華的畢業證書因被父親許子貴要去保存才免遭劫獲。當官的接過三張畢業證書,眼睛一亮,興奮地說:「哦! 你們也是黃埔生,我們是同學,本人是黃埔第3期,我說幾位老弟,還是跟我們一塊干吧,我不會虧待你們的!」
見許德華他們五位沒什麼反應,就向他的手下揮手說:「把他們帶下去,讓他們考慮考慮!」
他們幾個被關在了一個黑屋子裡,門被鎖上,窗子被釘死了,屋子裡有張圓桌和幾把椅子。
許德華從一進屋就四下打量,尋找出口,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天窗上。
幾個戰友也圍過來。
「要拉我們入伙,辦不到!」

「得想個辦法逃出去!」
「怎麼逃?」
許德華用手指了指天窗,大家會意地笑了。
夜深了,周圍一片寂靜,只有遠處不時地傳來狗吠聲。門口的哨兵也停止了來回走動。是時候了,老黃一揮手,幾個戰友登圓桌踩上椅子,一個個從天窗爬了出來,很快消失在夜幕中。1927年8月。時尚書屋
寧都。
清晨,寧都城頭的紅旗在朝陽的映照下,格外鮮艷,一陣軍號聲過後,口號聲此起彼伏,城門口的哨兵持槍而立,胸前的紅領帶鮮艷奪目。
這時,從城門外走過來幾個軍人,從他們那襤褸的軍裝和眼裡湧出的淚花,一看便知是經過長途跋涉到達目的地的人,這幾個人便是許德華和他的戰友。他們終於追上了起義部隊。哨兵依然要例行公事地問一聲,「口令!」
「打野外!」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這是九江黨組織交待的和起義部隊的接頭暗語。多少天來,他們就盼着這一時刻。
「什麼?打野外?」哨兵略一遲疑,隨後又恍然大悟,笑着說,「對對,是打野外!」他走上前去握著他們的手激動地說,「同志,你們辛苦了,歡迎你們!不過,你們用的接頭暗語已經過時了,現在部隊整天在外邊,用不着『打野外』了,現在的口令是:『打倒蔣介石!』好,請進城吧!」
原來駐紮在寧都城的是擔任起義軍後衛的第2十五師,歸屬葉挺的第10一軍。起義軍在廣昌時兵分兩路:左路軍由前敵委員會書記周恩來、第2十軍軍長賀龍率領經石城去壬田;右路軍由第10一軍軍長葉挺、第9軍軍長朱德率領經寧都去壬田,兩軍約定於8月18日在壬田會師,然後合擊瑞金。
在第2十五師師部,兩個年輕軍官正在商議着什麼,一個是師長周士第,北伐的功臣,另一個是黨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李碩勛。
「報告!」許德華他們走進師部向兩位首長敬禮。
「歡迎你們!」周士第、李碩勛熱情地握住了他們的手。
隨後,許德華他們遞上了組織介紹信。
「你們來得太是時候了,部隊戰鬥減員和非戰鬥減員很多,正需要人手!」周士第看過信後遞給李碩勛,高興地說。
「好傢伙!從九江到寧都,你們走了快四百公里的路,了不起。從離開南昌以來,就不斷地有逃兵,而你們卻不怕艱苦,追趕部隊,有你們這樣的好同志,我們的事業就一定會勝利!」李碩勛手拿着信,熱情地說。
周團長又向他們介紹了南昌起義以來部隊的情況。
「首長!給我們分配任務吧!」許德華急切地說。
「不急,你們先休息一下,然後再分配任務!」
吃過午飯,許德華告別了幾位一同追趕部隊的戰友,向着第7十五團團部走去。
第7十五團是有着光榮傳統的部隊,她的前身是北伐時期葉挺獨立團的第1營。這個團的絶大多數官兵都是共產黨員。團長孫一中是一個出色的軍事指揮官,優秀的共產黨員,也是黃埔第1期生。
來到團部,許德華正要報告,從裏邊走出一個年輕的軍官,差點與許德華撞個滿懷。許德華眼尖,一眼認出這是他的軍校同學廖運周:「運周!」
「德華!是你!」几乎在同時,廖運周也認出了他。
兩個人又是擁抱,又是喊叫。
「你怎麼在這裡!」廖運周有些奇怪。
「我是來這兒報到的!」許德華衝著他笑了笑。
「噢!我明白了,原來你就是剛纔師部通知的分配到我們團的那個人!」
廖運周恍然大悟,然後又高興地說,「太好了,我們又在一起了!」此時的廖運周已是第7十五團團部參謀。
「原來你就在這個團!早知如此,當初不如和你一起開小差,還能參加上南昌暴動!」許德華不無惋惜地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