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查理大帝傳》 第 1 頁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簡介  作 者(法)艾因哈德著 (英)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叢書名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形態項 113; 20c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8)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簡介 

作 者(法)艾因哈德著 (英)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叢書名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
形態項 113; 20cm
讀秀號000000558939
出版項 商務印書館 , 1979
ISBN號 7-100-02032-8/ K835.657
原書定價 5.60元 網上購買
主題詞查理(學科: 傳記)皇帝(學科: 傳記 地點: 法國)

中譯者序言 

查理大帝公元768—814年在位一稱查理曼,是歐洲中世紀曆史上的有名人物,是法蘭克國家加洛林王朝的第2代君王。查理生活的年代,是西歐封建化過程急劇進行的時刻。他的全部政策代表了新興的封建主階級的利益。他統治的四十六年間,曾進行過五十多次戰爭,建立起囊括西歐大部分地區的龐大帝國,併為自己加上了「羅馬人皇帝」的皇冕。時尚書屋
連綿不斷的戰爭使法蘭克封建主掠奪到大量的土地和農奴,同時也使法蘭克自由農民貧困破產,遭受奴役。就是在查理統治期間,法蘭克封建制度終於樹立起來。恩格斯指出:「在佔領高盧時構成了全部法蘭克人中的普通的自由人等級消滅了,人民分裂為大土地佔有主、臣仆和農奴,——這就是查理為取得他的新羅馬帝國所付出的代價。隨着普通的自由人的消滅,舊的軍事制度瓦解了,隨着兩者的消滅,王權也崩潰了。時尚書屋
查理把他自身統治的唯一基礎破壞了。他還能勉強支撐下去;可是一到了他的後繼者們的手裡,實際上由他親手造成的東西,卻明顯地暴露出來了。」①這是對於查理的全部事業最為精闢透徹的評價,它戳穿了一千年來封建和資產階級歷史家為了替查理歌功頌德而編造的一切神話。
①《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563頁。
本書包括兩種查理的傳記。一種為艾因哈德所撰,另一種為聖高爾修道院某佚名僧侶所撰。兩種傳記均撰寫於九世紀,是關於查理大帝的最早的史料。
艾因哈德約在公元770年出生於法蘭克國家東部美因河下游地方一個有地位的封建主家庭裡,779年後被送進富爾達修道院受教育。由於艾因哈德學習出色,才智過人,在他剛過二十歲的時候被這個修道院的院長鮑古爾富斯推薦到查理的宮廷去供職。此時,查理已經成為一個十分強大的國家的統治者。他從歐洲各地延攬了一批知名當世的學者到宮廷來,講求學問,興辦學校,其中最著名的人士是來自不列顛的阿爾昆。時尚書屋
查理這種附庸風雅的舉動曾獲得資產階級歷史家的大聲喝采,被譽為「加洛林文藝復興」。年輕的艾因哈德躋身于這個文學侍從的小團體,有機會博覽群書,接觸名家,並直接受到阿爾昆的教益,學識日益精進,成為這一「復興」的後起之秀。
艾因哈德深受查理的寵信,也儘力為之效勞。他曾幾次啣查理之命出使國外。但他絶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獃在查理身邊,掌管秘書,參預機要。查理死後,他繼續留在其子虔誠者路易的宮廷,恩寵不衰。時尚書屋
他曾破例地同時兼領過幾個修道院的院長職務,這原是教會宗規所不容許的事情。這時的查理帝國已隨着地方封建勢力的加強而走向解體。路易同他的兒子們父子兄弟之間戰爭頻仍,宮廷裡的陰謀事件也一再發生。艾因哈德決計離開這個政治鬥爭的漩渦,從830年起隱居于塞利根施塔特的一座修道院,直到840年3月14日去世。時尚書屋
艾因哈德流傳下來五種著作,其中以最有價值。這部著作寫於他住在塞利根施塔特的期間。加洛林時代的文風專以摹仿古典作家為能事,艾因哈德撰寫也是以蘇埃托尼烏斯的《十二凱撒傳》為藍本的。
蘇埃托尼烏斯是公元二世紀的羅馬史學家。《十二凱撒傳》是一部關於共和國末期和帝國初期羅馬統治者的傳記,記述從尤利烏斯·凱撒到多米提亞努斯十二個統治者的事蹟。蘇埃托尼烏斯曾供職羅馬宮廷,接觸過官方文書檔案,因之他這本傳記保存了許多珍貴的材料。但是書中同時也存在不少缺點,例如只着眼于皇帝個人行事的記載而忽略了對時代背景的敘述,為了追求趣味化而對元首的軼聞、宮闈的秘史作了過分的渲染等等。時尚書屋
這就使得這本傳記比起同時代的塔西佗的著作來,在史料價值方面不能不居于次要地位。
《劍橋中世紀史》認為艾因哈德對於蘇埃托尼烏斯的《十二凱撒傳》,是從全貌乃至細節的全面模仿①。這種模仿為帶來深刻的影響。在早期中世紀,教會壟斷了歷史的編纂工作。歷史著作充斥着宗教迷信,成為天主教神學的仆從。時尚書屋
這種現象,甚至連格雷戈裡的《法蘭克人史》和比德的《英吉利教會史》這類史學名著也在所不免。艾因哈德撰寫本書時,刻意摹仿古典著作,擺脫這種風氣的影響,為查理的一生寫成比較真實的記錄,這是蘇埃托尼烏斯給他影響的好的方面。但在另一方面,他也因襲了蘇埃托尼烏斯只寫傳記主人翁而略去時代背景的筆法,在書中除了記述查理的對外戰績和宮廷生活外,對於這一時期法蘭克國家國內外其他方面的情況几乎隻字不提。另外,他又極力倣傚古典作品通常採用的短小篇幅,「把這項工作壓縮在最低的可能限度以內。」
見書中原作者自序。結果使得許許多多他所熟悉的重要材料都被捨棄,而這本本來可以寫成洋洋巨著的作品,竟被壓縮到兩三萬字,以致這半個世紀充滿動盪和衝突的熱閙場面,只剩下一些稀疏的線條留給後人,這是十分可惜的。
①見《劍橋中世紀史》,1957年版,第2卷,第626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