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查理大帝傳》 第 10 頁


二十 他有一個庶子,名字叫丕平——我故意沒有把他與其他兒子相提並論,——這人確實漂亮,但是殘廢了。對匈奴人的戰爭開始後,當查理正在巴伐利亞過冬的時候,這個丕平假裝生病,他和一些法蘭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8)

二十 他有一個庶子,名字叫丕平——我故意沒有把他與其他兒子相提並論,——這人確實漂亮,但是殘廢了。對匈奴人的戰爭開始後,當查理正在巴伐利亞過冬的時候,這個丕平假裝生病,他和一些法蘭克人的首領策劃了一個反對父親的陰謀。①這些法蘭克首領曾經對他加以利誘,空口把王國應許給他。當計劃被查獲,陰謀者被懲辦以後,丕平被剪去了頭髮,送進普魯米亞②的修道院,去過宗教生活。時尚書屋

最後他也發自內心地甘于這種生活了。
①785至786年。——英譯者
②在摩澤爾河流域。——譯者
早些時候,在日耳曼另有一起反對他的危險的陰謀。有些陰謀者被刺瞎了眼睛,有些被砍斷了肢體,最後,全部都被流放出去。只有三個陰謀者喪了命,他們拔劍拒捕,並且在自衛時殺死了幾個對手。因此,既然沒有任何其他辦法可以使他們就縛,只好把他們殺死了。時尚書屋
人們相信,王后法斯特拉達的殘暴是這些陰謀案件的原因和根源。據信,兩次陰謀案件之所以發生,都是由於他在殘暴的妻子的教唆下,已經與其天生的善良和一貫的仁慈背道而馳了。此外,終其一生,他獲得了國內外一切人士這樣多的敬愛和擁戴,因之從來不曾有人對他提出關於嚴刻不公的最輕微的責難。
二十一 他非常喜好外國的來客並且花費很大的力量招待他們,外賓數目之多,可以公正地看作不僅是宮廷的負擔,而且成為整個國家的負擔了。但是,出於一貫的高尚精神,他不大注意這種費用。因為在他看來,與上述行為俱來的慷慨的令名盛譽,對於哪怕是嚴重的不利都足以補償。
二十二 他的軀體高大而強壯,身材頎長,但是並不粗笨,他的身長是腳長的七倍,頭頂呈圓形,眼睛很大,目光敏鋭。他的鼻子比一般的大些,頭髮美麗而呈白色,神態活潑愉快;因此無論或坐或立,面容總是莊嚴而感人。雖然他的頸部有些粗短,身材有些肥胖,但是由於身體的其餘部分很勻稱,這點並不顯著。他的腳步穩重,全身的姿態很雄偉;他的聲音清晰,但是簡直並不象你所預料的那樣洪大。時尚書屋

他很健康,但是他在去世以前的四年間,經常發燒,最後一隻腳也跛了。即使到了那個時候,他也往往自行其是而不肯聽從醫生的話,他几乎是憎恨醫生,因為他們勸他放棄吃慣了的烤肉,而改吃煮肉。他經常操練騎術和打獵,這是一種民族習慣,因為在這點上,世界上簡直沒有任何種族可以同法蘭克人相媲美。他很喜歡天然溫泉的水氣,經常練習游泳,他游得很熟練,沒有人可以很公平地被認為比他高明。時尚書屋
一部分就是由於這個原因,他把他的宮殿修在阿亨,最後幾年一直住在那裡,直到逝世。他不但常常邀請他的兒子去溫泉沐浴,而且常常邀請他的貴族和朋友,有時候甚至還邀請許多侍從和護衛人員前去。
二十三 他穿著本族的,也就是法蘭克人的服裝。他的襯衣、襯褲是用麻布制的,外面罩着一件鑲絲邊的外套,腳穿長襪,腿上橫纏着襪帶,兩隻腳套在鞋子裡。冬天,他用水獺皮和貂皮做的短上衣來保護臂膀和胸部。他穿著藍色的外衣,經常佩帶著一支劍,劍柄和劍帶是金的或銀的。時尚書屋
偶爾也使用一把鑲寶石的劍,但這只是在重大節慶或接見外國使臣的時候。外國服裝雖然美觀,但是他不喜歡,除了有一次在羅馬由於哈德良教皇的請求,另一次由於哈德良的繼任者利奧教皇①的請求,他穿上長外套、外衣、羅馬式的鞋子以外,他從來不肯穿著它們。每逢節日,他穿起織金的袍服、綴有寶石的靴子,外衣繫上金束帶,還戴着分外耀目的黃金和寶石的王冕,在隊伍里走着。但是在其他日子裡,他的服裝與普通人的沒有什麼區別。時尚書屋
①指利奧三世,在位於795—816年。——譯者
二十四 他在飲食方面節制有度,對飲酒尤其如此,因為他對任何人的,特別是自己和朋友們的酩酊醉態抱有強烈的憎惡。他對禁食是不容易作到的,常常抱怨說齋戒有害於他的健康。除了在重要的節日以外,他難得舉行盛大的宴會,但是每到那個時候他就邀請許多客人。他平日只吃四道菜,但是獵人們常常帶來的放在烤叉上的烤肉則不包括在內,他吃起烤肉來比吃別的東西更為饜足。時尚書屋
用餐之際,或有歌唱,或有朗讀,供他聽賞。朗誦者把歷史和古代人物的偉大業績讀給他聽。他對聖奧古斯丁①的著作深為喜愛,特別是對題名為《上帝之城》②的那部。他喝酒和任何飲料都這樣有節制,以致在吃飯的時候,他難得喝到三次以上。時尚書屋
①聖奧古斯丁354—430年是非洲希波主教。他是著名的教會作家,在作品中極力宣揚基督教教義,號召鎮壓異教。——譯者
②《上帝之城》是奧古斯丁的主要著作,用十三年時間寫成413—426年,共二十二卷。——譯者
夏天午飯之後,他吃一些水果,喝一口飲料,然後,正象他晚上做慣的那樣,脫下衣服、靴子,休息兩三小時。晚間,他睡眠如此之不安穩,竟至一夜之間醒來或起床四、五次之多。
當他正在穿靴子和衣服的時候,他不僅會見朋友,而且,如果宮伯前來報告發生了什麼非他作出決斷就無法解決的爭端時,他就會讓人把當事人立刻帶進來,對於案件進行審問和宣判,猶如他坐在法庭上一般。另外,與此同時,他往往也處理當日必辦的任何事務,或者向臣仆們發佈命令。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