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蔣介石傳 第 170 頁


一第7十四師。為此,蔣介石在 5月 29日發佈《為追念張靈甫師長剿匪成仁 通告國軍官兵》,除大肆攻擊中共和人民解放軍外,也斥責他的蔣軍說:“以 我絶對優勢之革命武力,竟每為烏合
作者:待考 / 頁數:(170 / 182)

一第7十四師。為此,蔣介石在 5月 29日發佈《為追念張靈甫師長剿匪成仁 通告國軍官兵》,除大肆攻擊中共和人民解放軍外,也斥責他的蔣軍說:“以

我絶對優勢之革命武力,竟每為烏合之眾所陷害,此中原因,或以諜報不確, 地形不明,或以研究不足,部署錯誤,馴至精神不振,行動萎賜,士氣低落,
影響作戰力量,雖亦為其重要因素;然究其最大缺點,厥為各級指揮官每存 苟且自保之妄念,既乏敵愾同仇之認識,更無協同一致之精神,坐是為敵所
制,以致各個擊破者,實為我軍各將領取辱召禍最大之原因。”同時也吹捧 第7十四師說:「我陸軍整編第10七四師全體官兵,在最近魯南一役之壯烈 殉職者,實為國軍截擊好黨以來最悲壯之史詩,亦為我革命軍人莫大之光 榮。」在 5月 19日的南京軍官訓練團第2期和 6月 1日的第3期研究班上,
蔣介石又以此役為例說:「此次孟良崮第7十四師的失敗,並犧牲了忠實英 勇的張靈甫師長等四五萬人之多,固然當時七十四師的部署,不能說沒有缺 點,而友軍不能及時赴援,也是一個最大的原因!」5日的第2期研究班上, 蔣介石又宣讀了張靈甫在 5月 6日給他的來信,十分感慨地說:「我接到他 這封信後,精神上受到無窮的刺激。」6月底,又以二十四萬部隊發起第3次進犯,結果還是被迫人民解放軍分路插入敵後,加上劉鄧大軍正南渡黃
河,挺進魯西南
于 7月由魯中西撤。時尚書屋
為了給蔣軍的進犯以所謂戰略指導性的意見,1947年 7月 17日,蔣介 石搞了一份《制定剿匪作戰四大守則與六項要目之手令》。他說:“一、積
極進攻,二、迅速行動,三、特別注重火網之構成,四、夜間行動,定為剿 匪作戰之四大守則。此外搜索、警戒、偵察、掩護、聯絡與觀察,應定為剿
匪作戰之六項要目。希將此四大守則與六項要國,時刻研究,上下一致,勿 稍疏忽,切實遵行,必能早日達成剿匪建國之任務也。”同時,蔣介石發動
全國進行所謂「戮亂」。7月 4日槁了一個《厲行全國總動員勘平共匪叛亂 方案》由國民政府國務會議通過,18日公佈《動員械亂完成憲政實施綱

要》,正式咒罵共產黨為中華民國「國賊」,揚言為使用武力平定內亂,而 採取傾注國家全力的措施。蔣介石在 7月 31日的日記中大吹:“國務會議通
①五大主力即第7十四師、第5軍、整編第10一師,這三大主力均在山東,其餘第1軍、新六軍在東北。時尚書屋
過總動員令,實為對共匪重大之打擊。不僅軍心一振,而民心亦得一致矣。”

這時,國共雙方武裝力量的對比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蔣介石的總兵力由 戰爭開始時的四百三十多萬降為三百七十萬,其中正規軍由二百萬人降為一
百五十萬。整個戰場上能機動的兵力只有四十個旅左右,即除南綫的顧祝同 系統、胡宗南系統尚有機動兵力,可作戰役進攻外,程潛系統和北綫的孫連
仲、閻錫山、傅作義及東北系統,大體均取守勢。在後方守備的則只有二十 一個旅,分佈從新疆到台灣的十三個省的廣大地區。而人民解放軍的總兵力
已由一百二十萬人發展到一百九十五萬人,其中正規軍達一百萬人以上。1947年 6月底開始,人民解放軍轉入戰略反攻。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象一把利
劍插入國民黨反動統治的心腹,嚴重威脅着南京、武漢。陳粟大軍挺進魯西 南,越隴海路,展開于豫皖蘇地區,孤立了國民黨的戰略要點開封、鄭州。
陳謝大軍突入豫西,孤立了洛陽,威逼潼關。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品」字的 態勢,展開了一場逐鹿中原的大戰。時尚書屋
在這種對蔣介石來說是咄咄逼人的軍事態勢下,蔣介石急忙幹了如下幾 件事:第1,繼續在南京舉辦軍官訓練團,總結軍事上的經驗教訓。1947年
7月 10日,他在第4期軍官訓練團,作了題為《國軍戰術上所犯之錯誤及其 改進》的演講,認為中共在江北有兩個據點被他們解決了,即所謂:一個是
政治的老巢——陝北的延安,一個是軍事的老巢——魯中的南麻。延安早已 收復,最近南麻亦被國軍攻克。也不得不承認在鄆城、費城他們失敗了。蔣
介石指出蔣軍戰術上的錯誤有兩條,一條是「切地作戰時,只守山頭,放棄 山腹與山麓」,一條是「沿公路前進,在村莊宿營,易為匪軍所襲擊」。第
二,在北平召集華北軍事會議,按蔣介石的說法,「這次會議就是剿匪軍事 會議」,是「研究如何制勝匪軍的方法」。但是,會上各總司令、軍長、參
謀長的報告。只是叫苦連夭,紛紛訴述糧食被服的困難。對此,蔣介石十分 惱火,斥責會上的各個報告「都不得要領,都沒有把握重心」。在 10月 6
日的題為《一年來剿匪軍事之經過與高級將領應注意之事項》演講中,將一 年來的同人民解放軍作戰分為兩個時期,第1個時期就是全西進攻時期,蔣 介石說是從
1946年 8月到 1947年 4月。為了推卻失敗的責任,他說:「這 個時期的軍事是由國防部參謀本部指導的」,造成「前方的部隊,遭遇這次 的挫折,高級將領被俘的被俘,戰死的戰死,這不僅是我們革命莫大的恥辱, 而且對於社會人心發生很嚴重的影響」。第2個時期就是重點進攻時期,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