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蔣介石傳 第 3 頁


「中正幼多疾病,且常危篤。及愈,則又放嬉跳躍。凡水火刀棓之傷遭害非 一,以此倍增慈母之勞。及六歲,就學,頑劣益甚,而先妣訓迪不倦,或夏 楚頻施不稍姑息。」②蔣介石從小讀過一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82)

「中正幼多疾病,且常危篤。及愈,則又放嬉跳躍。凡水火刀棓之傷遭害非 一,以此倍增慈母之勞。及六歲,就學,頑劣益甚,而先妣訓迪不倦,或夏 楚頻施不稍姑息。」


蔣介石從小讀過一些古書,主要是隨兄就讀私塾。先後從任介眉、蔣謹 藩、毛鳳美、竺景崧、毛思誠等讀一些古籍史書,十六歲時考過秀才,未中,
十七歲到奉化城裡進鳳麓學堂,以後又到箭全學堂,十九歲轉入龍津中學讀 書。在箭金時,校中有一位顧清廉先生鼓勵他讀兵書和曾國藩的書。蔣介石
①據我們在溪口調查,說緯國是姚氏所叢,也有一種說法,緯國是戴季陶之子,是姚氏撫養大的。時尚書屋
①蔣瑤光系陳潔如領養的女兒,蔣陳離婚後改名陳瑤光;陸久之現為上海政的委員。時尚書屋
②《自反錄》第 1集卷 6。時尚書屋
的確對曾國藩和胡林翼、左宗棠這幾個鎮壓太平天國革命運動的清廷將領十 分崇敬,後來1924年特地手輯了一本《增補曾胡治兵語錄》。蔣介石在
1924年 10月為這本語錄寫了一個序,序中說:「辛亥以前,曾閲曾文正全 集一書,⋯⋯民國二年失敗以後,再將曾氏之書與胡左諸集,悉心討究,不 禁而嘆胡闊之之才略識見,與左季高之志氣節操,高出一世,實不愧當時之 名將,由是益知其事業成敗,必有所本也。」又說:「治心即為洽兵之本, 吾故擇曾胡治心之切要者,另列一目。兼采左季高之言,可為後世法者。」 關於蔣介石小時求學情況,在陳佈雷編的《蔣介石先生年表》中說:「公六 歲,始入家塾從任介眉讀。」
「公七歲,仍就讀家塾。」「公八歲,改從蔣 謹藩讀《大學》、《中庸》。」「公九歲,春夏從任介眉讀《論語》、《孟 子》,六月又從蔣謹藩讀《禮記》。」「公十歲,讀《孝經》。」
「公十一 歲,讀《春秋》、《左傳》。」「公十三歲,始出就外傅往嵊縣葛溪從姚宗 元讀《尚書》。」「公十四歲,赴榆林村從毛鳳美讀《易》。」「公十五歲, 赴畸山下村讀於皇甫氏始作策語。」
「公十六歲,赴岩溪村從毛思誠溫習《左 傳》,圈點《綱鑒》,應童子試。」

「公十七歲,赴縣城肄業鳳麓學堂受新式教育。」「公十八歲,仍肄業 鳳麓學堂,」「公十九歲,赴寧波從顧清廉于箭金公學,讀周奏諸子、說文 解字及曾文正集並研究理性文學。顧先生授公以孫子兵法,且講述民族大 義。」「公二十歲,正月赴縣城肄業龍津中學,四月東渡日本肄業東京清華 學校,冬返國。」
1906年蔣介石考入了全國陸軍速成學堂保定軍官學校的前身學習,
①在此前曾于這一年 4月赴日本學習未能如願。翌年,蔣介石被軍校保送去日 本留學。同蔣介石一起去的張群回憶當時東渡的情形說:“留日考試合格的
學生,好象有六十人左右。能夠暢通日本話的人,由保定起程直接前往日本; 我們雖然包括蔣在內能夠懂得日文,但因為說得不好,暫且先到東北的
陸軍部集合,然後由大連乘船前往神戶,換乘火車到達東京。”蔣進的是日 本振武學校。振武學校系日本士官預備學校,于 1903年由日本原成城學校改
辦。據舒新城《近代中國留學史》記載:
“當時派遣去日本學習陸軍之學生,曾入振武學校補習,畢業後入士官 學校。明治三十一年光緒二十五年浙江派官費生四名去日本習陸軍②,由
日本陸軍部委託成城學校設施預備教育,⋯⋯明治三十六年光緒二十九年
學生漸多六十九名,⋯⋯專辦訓練中國陸軍學生,改名為振武學校。⋯⋯ 明治四十年學生達三百三十名。”蔣介石在振武學校學習已經是第10一期, 就讀三年,于
1910年畢業。在振武期間,他曾給其表兄單維則寄過一張照片, 上面寫了一首七言絶句:「騰騰殺氣滿全球,力不如人萬事休!光我神州完 我責,東來志豈在封侯!」反映了當時蔣介石一定的民族意識。離振武以後 被分配在日本駐新瀉縣高田市現上越市野炮兵第10三師團第10九聯隊充
當二等兵,以後上升為上等兵,稱士官候補生。蔣介石在高田當兵的情況, 據蔣自己說:“我在二十四歲,就派到日本野炮兵聯隊,入任一年。這一年
①蔣介石在 1944年 1月對從軍學生的訓話中說他是 1007年進保定軍校學習。時尚書屋
②此四名浙江官費生為吳錫水,陳其采、舒厚德、許葆英。時尚書屋
③即 1903年。時尚書屋
中間,所過的完全是士兵生活。”①高田市史記載當對蔣的情況:「浙江,蔣 志清,5.59尺169.4公分,15.780貫59.2公斤。」在

1936年 1月

9日東京《日日新聞》的新瀉版有一段記載這是那時聯隊的野炮上等兵—
—新瀉縣的霜田藤次郎對新瀉版記者敘述的
,內容大概是這樣:「霜田自 從入高田十三師團野炮第10九聯隊後的第3年,有五名中國留學軍官被派到 第10九聯隊,編在霜田上等兵的第5中隊裡面。」“這五名中國留學生,都 是很優秀的,他們對於大炮的構造和它的附屬品,都有詳細的研究。因此霜
田上等兵有點害怕起來,便私自向內藤教官霜田是內藤中尉教官的助教 借了一本有三百七十種炮身及其附屬品的說明,在前一天的夜裡看過,到第
二天便一一對他們說明。”「蔣氏平常很少說話,沒有甚麼可以引人注意的 事情。不過叫他和普通的兵一樣,派去掃馬房的時候,他的面上立刻就現出 一種悲憤的神色。然後因為軍隊裡的軍紀關係,一切都是遵照長官的命令, 自然也就服從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