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蔣介石傳 第 97 頁


日致電何應欽當時軍政部長說,「如日本陸軍登陸參戰時,則 我空軍亦應參加滬戰,除與陸軍預定協同動作外,空軍動作,總以飄忽無定, 出沒無常,使敵猝不及防。」16日又致電宋子文當時財政部
作者:待考 / 頁數:(97 / 182)

日致電何應欽當時軍政部長說,「如日本陸軍登陸參戰時,則 我空軍亦應參加滬戰,除與陸軍預定協同動作外,空軍動作,總以飄忽無定, 出沒無常,使敵猝不及防。」16日又致電宋子文當時財政部長說:“日 本既在滬不肯撤兵,我方只有抵抗到底,故此後軍事開始,究至如何程度,

均難逆料。而江西與河南之接濟必完全斷絶,請在南昌運存一千萬元,鄭州 運存二千萬元之中央鈔票,則政府尚可活動,軍隊亦可維持,或能渡此難關,
不至崩潰,望設法助成之。”
2月初,蔣介石由洛陽返回南京時,張治中當時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教 育長去浦口迎接蔣,就向蔣進言:「我們中央的部隊必須參加淞滬戰鬥才 好,如果現在沒有別的人可以去,我願意去。」蔣介石立即表示:「很好」, 並關照何應欽調動散駐京滬,京杭兩線上的第8十七師、第8十八師兩個師
合成為第5軍,命張治中率領參戰。蔣介石之所以同意由張治中率部參戰, 是有種種原因的。原先,面對淞滬抗戰已經爆發,在南京開會商議怎麼辦時,
蔣是一言不發。陳友仁、于右任、馮玉祥都在會上講了一番激昂慷慨的話, 主張要珍惜十九路軍救國家愛人民的抗戰精神,要中央派兵參戰。蔣介石始
終一言不發。那麼為什麼又同意張治中的意見呢?按宋希濂回憶說:「此刻 他知道如果不于這一重要關頭,酌派部分嫡系部隊參加,不僅說明他的通電 的虛偽,而且將會嚴重地影響他的地位和領導權。」第5軍協同十九路軍抵 抗了日軍六七萬兵力和兩百架飛機的進犯,在全國人民的支持下,奮戰了三
十三天。①在激烈的抗戰期間,蔣介石曾在 2月 18日電勉第5軍全體將士與 第10九路軍團結奮鬥。電文說:“抗日為整個民族存亡所關,決非個人或某
一部隊之榮譽問題,決無彼此榮辱之分。此次第5軍加入戰線,固為敵人所 畏忌,且必為反動派所誣衊,苟能始終以十九路軍名義抗戰,更足以表現我
①僅駐杭州的第8十八師在此役中陣亡將士一千多名,事後在杭州松木場立碑紀念,現紀念碑修復一新。時尚書屋
國民革命軍戰鬥之強,生死且與共之,況于榮辱乎何有?望以此意,切實曉 諭第5軍各將士,務與我第10九路軍團結奮鬥,任何犧牲,均所不惜,以完

成革命之使命為要。”陳佈雷在日記中也說及:
“當時一般輿論震于蔣光鼐、蔡廷鍇、翁照垣等之宣傳,均以為只有十 九路軍能抵抗,慰勞之儀物,亦只送十九路軍各部,然第5軍艱苦作戰,絶
不自暴,蔣公曾電張治中軍長曰:‘在前線必須讓功與十九路軍,只期殲敵, 切勿有所爭競,即有不能堪者,亦必為國家忍辱負重,當知在此生死關頭,
與十九路軍應視同一體,外間譭謗一切置之,如外間不知我八十七、八十八 兩師同在苦戰,正吾人所求之不得者。今日之事,汝等與十九路軍同一命運,
生死且與共之,況于榮辱何與。’此電文祗記其大意,詞意與原文或有出 入。如此精誠,真堪泣天地而動鬼神者。”②同月 23日,蔣介石曾電勉淞
滬抗敵各將士。電文說:“日軍傾力進犯,狼奔豕突,連日江灣、廟行鎮、 閘北一帶,衝擊激烈,開未有之激戰,我軍卒能拚死抵禦,肉搏苦戰,氣吞
河山,屹若金湯。我革命軍之勇武,大無畏之精神,足以表現于世界,而震 驚全球。廟行鎮一役,予日軍以重大殲滅,尤屬難能可貴。各將士不屈不撓,
精誠衛國,放革命之異彩,爭民族之生存,胥于此積極奮鬥中,達成其使命, 願與諸將土共勉共勖,奮鬥到底。”25日,又致電蔣光鼐談及部隊部署。電
文說:「第2次決戰之期,約在艷冬各日,我軍後方援隊,全已運來前線, 其他非到魚日不能參加戰鬥,務望于此數日內儘量節省全綫兵力,抽調部隊 厚集各地區,預備隊約在總兵力二分之一以上之數,方得應戰裕如,不致臨 時竭蹶,對於瀏河方面,尤應準備三團兵力,為要。」
進行妥協這一方面,活動十分頻繁。時尚書屋
「一二八」事變前幾天,杜月笙和史良才一同找蔡廷鍇,說張靜江有事 要和蔡面談,要蔡到杜宅一談。蔡到杜家時,張靜江對蔡說:“十九路軍素
來軍紀嚴明,革命戰爭有功。上海日軍處處挑釁,如果不善於應付,大有一 觸即發之勢。望你體念中央的意旨,最好撤到後方南翔一帶,以免與日軍沖
突。上海華洋雜處,繁華之區,如果戰端一開,損失極大。倘能撤退,我可 報告蔣總司令。”蔡廷鍇當即對張說:“上海是我國領土,十九路軍是中國
軍隊,有權駐兵上海,與日本帝國主義毫無關係。萬一日軍膽敢來犯,我軍 守土有責,決定迎頭痛擊。張先生也是中國人,應接納我的意見,向蔣總司
令報告。”張聽了蔡的話,一時面紅耳赤,無法下台。杜、史二人從中緩和, 不歡而散。很顯然,張靜江的行動,是蔣介石所授意的。時尚書屋
事變發生的前一天, 即 27
日夜,何應欽、朱培德當時參謀總長給蔡廷鍇連發三次急電,「着 該軍忍辱求全,避免衝突,萬勿妄動,以免妨礙國防大計」。蔣介石還密令 憲兵第6團于 1
月 28日趕到上海,從北站下車,準備接替十九路軍閘北的防 務後經蔡廷鍇指令十九路軍閘北駐軍拒絶交防,蔣介石的這一陰謀才未得 逞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