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墮落的青春》第151-177章 第 8 頁


能? 劉歡只來得及問出幾個為什麼,許文章蓄勢已久的兩枚鐵拳已經帶著霍霍的勁風惡狠狠地砸到了他的面門上。 噗哧! 連聲悶響,血光飛濺,劉歡的鼻樑骨在許文章重拳擊打之下頓告碎裂。劉歡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像樣的慘叫,
作者:徐三 / 頁數:(8 / 70)

計靈神色一凝,疾忙自褲兜裡抽出手來,放棄了動用手槍的念頭,一矮身自一名大漢的腋下鑽了過去,同時手裡的短刃絶不留情地狠狠地在他的大腿上紮了一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許文章面對劉歡的迅猛一刀,竟是不避不閃,只是雙拳緊緊捏緊蓄勢已待。
自從上次目睹了徐三與王大可那次驚心動魄的決鬥之後,他便有樣學樣在自己胸前綁了一塊鐵板,以造成出其不意給予對手重擊的效果。
「叮!」劉歡重重的一刀狠狠地紮在許文章的胸口之上,卻在一聲屬互擊的脆響之中滑向了一邊,全無往日利刃扎入骨肉的舒爽感!
這是怎麼回事?鋼筋鐵骨!這怎麼可能?
劉歡只來得及問出幾個為什麼,許文章蓄勢已久的兩枚鐵拳已經帶著霍霍的勁風惡狠狠地砸到了他的面門上。
噗哧!
連聲悶響,血光飛濺,劉歡的鼻樑骨在許文章重拳擊打之下頓告碎裂。劉歡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像樣的慘叫,劇烈的暈眩襲來,接着便是眼前一黑,暈死了過去。
徐三更是大展神威,強壯如山的身軀卻輕盈得像一個猿猴,輕飄飄地蕩來晃去,每一拳每一腳,必有一名大漢慘叫着跌落開去。而每一名被徐三擊倒的人,絶無可能再度爬起身來!徐三對自己的拳腳還是相當有信心的,那力度,絶對可以保證他們在至少六小時之內難以動彈。
計靈也發揮了他令人難以置信的迅速輕捷。
雖然沒有許文章與徐三般大開大合的威猛之勢,但鑽襠躲藏的功夫卻是爐火純青,倒在他刀下的六金剛手下也至少有三人以上。
轉眼之間,衝上來的十數名大漢已經紛紛倒在血泊之中,寬敞的大廳便開始沉寂下來,只有那受傷的人在哀哀痛號,讓人聽來卻是格外毛骨悚然……
陰暗的角落,那名侍應生正在急急忙忙地拔打着手機,徐三冰冷的眼神自他身上一閃而過,嘴角泛起準冽的微笑,並沒有加以阻止。其餘四金剛的出現,正是他期望的,阻止他做什麼呢?
徐三向許文章使了個眼色,許文章便也掏出手機,吩咐宇文清做好準備,一旦他掛機便立即行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準備好一切,三人大大咧咧地在吧檯前坐了下來。
經過剛纔的一番打鬥,大廳裡的男男女女早就逃了個精光,寬敞的空間裡除了他們三人還是坐著的,便只有躺在地上哀號的那十幾號人了。
徐三一仰脖子喝乾了一杯脾酒,心下戾氣大盛,野獸般的凶光自他的黑眸裡洶洶而起,有如實質般地向大廳四下里亂射。他心裡忽然有種瘋狂的想要發泄的衝動,大戰馬上便要來臨了,保持這樣的瘋狂狀態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六金剛!
馬上便讓你們成為死金剛!竟然會愚蠢地率先動手,縱然是被人所利用,那也是在所不惜,非滅不可。
再一仰脖子,徐三一口氣吹掉了大半瓶青島,黑色的眸子已經漸漸地有些泛紅了,竟然像暴走前的野獸一樣,眸子裡閃爍着逐漸狂亂的凶芒。
狂亂的吵雜聲忽在自門外洶湧傳來,紛紛繁繁的腳步聲連腳下的地面似乎也震動了起來。
徐三他們霍然色變!
來人不少啊,看來還是有些過于輕敵了。如果六金剛一見面便不分三七二十一一場混戰,那……
徐三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神志一清,人也冷靜了些許。
珠簾門忽喇喇掀起,一大群人便如潮水般湧了進來,瞬時便裡三層外三層地將整個吧檯圈了起來。徐三粗略看了看,估計一下,至少不下百人。
看來,六金剛是動用了所有的手下前來了。本來也是啊,紅磨坊可是他們的老窩,就像他的三英娛樂城一樣,如果有人前去搗亂,他自然也要全力以赴的。
一名渾身大紅T恤的光頭大漢推開人群走到離徐三面前三米處,閃爍着凶狠光芒的獨目,在幽暗的燈光下寒意逼人,猶如夜梟般難聽的笑聲過後,冷森森地喝道:「徐三!你好膽,竟然敢憑三個人便來踹我們紅磨坊的場子?今天,讓你有命來沒命回!」

正文 第1五四章 神算張軍

徐三倏然舉起了手,時機把握得恰到好處,讓光頭獨目大漢已經吐到嘴邊的那句「兄弟們給我上!」生生嚥了回去。
這就是徐三的厲害之處,也是他最近一段時間瘋狂啃書的成果。
如果徐三不能夠恰到好處地在光頭大漢將要發動命令圍攻之前做出這個決定性的手勢,那接下來的勢必是一場混戰!徐三他們縱然武藝再高超也只有敗亡之途。
但徐三非常準確地把握住了人性的弱點。
絶大多數情況下,像光頭大漢這樣雄霸一方的人物,在別人需要發言說話的時候,無論如何都不會阻止的!不分青紅皂白趕盡殺絶之事,他們向來是不屑為之的。
僅僅因為一個小小的手勢,情勢已經完全落入徐三的掌控之中。
黑眸裡閃爍着冷厲的寒芒,徐三緊緊鎖定光頭大漢,沉聲說道:「童戰,你為什麼讓人踹了我們的地盤?還殺死我的手下?這是何道理?」
火金剛童戰有剎那的怔忡,他几乎懷疑現在處身的是不是紅磨坊,那些洶洶圍在周圍的又是不是他的手下?怎麼,徐三的口氣裡竟然是一股興師問罪的意味?難道他不知道這裡是六金剛的總部紅磨坊?難道他不知道只要自己一揮手,便能夠將他們三個人砍為肉泥?
殘忍的光芒自火金剛凶睛裡閃過,童戰忍不住點了點頭。
無論如何,徐三面對強大的敵人所表現出來的手勢與信心,仍是讓他童戰敬佩不已,便忍不住仰頭豪笑道:「好好好!不愧是長沙市黑道異軍突起的後起之秀,有膽色有氣魄!就衝著你剛纔的這句話,俺老童就為你設一座牌位!讓你死得其所。」

童戰確實是動了殺機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