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詠遠有李 第 1 頁


本書由阿巴達小說下載網(www.abada.cn)網友整理。 央視著名主持人李詠,紅了10年,風頭不減,曾經發誓「不出書」,而今卻決定高調推出自傳。原因很簡單,「就想在四十不
作者:李詠 / 頁數:(1 / 11)

本書由阿巴達小說下載網(www.abada.cn)網友整理。

央視著名主持人李詠,紅了10年,風頭不減,曾經發誓「不出書」,而今卻決定高調推出自傳。原因很簡單,「就想在四十不惑的時候留點兒自己的東西」。從惡童出世,到不覊少年,再到一個不甘認命的熱血青年;從維繫四年的初戀,到十七年後仍然完美的婚姻,再到父母之恩、為子之孝,還有對女兒的舐犢情深;從當年一腳「狗屎運」踏入央視,到遠赴西藏的懷才不遇,再到《幸運52》的從天而降,《非常6+1》《夢想中國》《詠樂匯》的異軍突起。李詠道出了一切繞不開的經歷、感悟、感恩,當然還有繞不開的痛苦和牢騷,讓我們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俗人李詠。時尚書屋
自傳即將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本報今起首家連載。
1.寫下了第1篇「寶寶日記」
一日,在北京羊坊店派出所,我給我女兒辦戶口。按說她那麼大點兒,有沒有戶口也無所謂,可是我覺得既然已經是個人兒了,就辦了吧。她出生之前我們商量過,一脫離母體,就是個社會人,不是我們倆的私有財產,我們當父母的,只不過是幫社會撫養她。錄入姓名的時候,片兒警搗鼓了半天,問我:「系統裡只有『下圓點兒』,行嗎?」我說:「同志,卡爾·馬克思的那個點兒,在下面還是在中間?在下面,那是兩個人,一個叫卡爾,一個叫馬克思。時尚書屋
在中間,才是一個人。沒有就給我畫一個!」戶口本拿到,姓名一欄寫着:法圖麥·李。
很長時間以來,我認為孩子就是「第3者」,堅決不能要。結婚以後,我和哈文恣意享受着二人世界。宿舍裡從不開伙。白天在外面,下館子,哪兒好吃奔哪兒去,為餐飲業做了不少貢獻。時尚書屋
晚上回來,想看錄像看錄像,想打牌打牌,想約朋友約朋友,想睡覺睡覺。最大的愛好之一,是兩人並排坐陽台上聽隔壁家兩口子吵架。說是吵,其實只有一個憤怒的女聲:「你放手!放手我不打你!」第2天一問,原來是男的跟食堂裡的服務員多說了兩句話。這位大哥還是我們央視的顧問,在家被老婆連顧帶問,日子過得沒我快樂。時尚書屋
我們的生活,無拘無束,天馬行空。老覺着沒玩兒夠,共同抵制「第3者」,一抵制就是10年。

直到有一天,哈文特認真地跟我說:「你不覺得屋裡挺冷清嗎?」「嗯?怎麼冷清了?不是玩兒挺好嗎?」我警惕地盯着她。「要不,咱要個孩子?」「哦……要孩子啊?」我撓撓頭,沉思半晌,最後橫下一條心。「行,零件齊備,咱現在就搭流水綫,製造開始!」
沒過多久,哈文告訴我:「有了。」喲,挺快哈?機器好使!好傢伙,我奔超市,買果汁,買話梅,買酸奶,買一切孕婦愛吃的東西。買回來往哈文面前一堆:「老婆,可勁兒吃!」兩天以後,哈文鬱悶地告訴我:「弄錯了,沒有。」「我!」我挺窩火。時尚書屋
冷靜片刻,立馬兒又改了口,「老婆,不急,咱繼續製造。」這麼折騰了好幾回,就連超市收銀員都一看見我就樂。直到那一天,哈文說:「好像真的有了。」「老婆,別老『詐和』了!咱先查清楚了,行嗎?」結果,這次是真的。時尚書屋
她樂了,我傻了。太突然了吧?「來路不明」的第3者成功入侵,我們家得變成什麼樣啊?
2001年11月10日午夜,懷着說不清楚的心情——惶恐,期待,懺悔,都有點兒,我寫下了第1篇「寶寶日記」。
一個生命的孕育是那麼神奇。據說直到現在,許多大學問家也無法解釋清楚。人,真是個了不起的物種,真是和別的動物不同。因為人的後代會逐漸形成思想並思考問題,而且定會超過前人。時尚書屋
感嘆之餘,我衷心感謝我的妻子,她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夠再次目擊自己的成長歷程。除了愛,只剩下焦急的期待。
一開始寫,就停不下來了,期待是一天一天緊跟着腳兒的。每天,無論我在北京,在外地,睡覺前,還是路途中,我都會和小寶寶絮叨幾句。文章開頭千篇一律:「親愛的小寶貝,你好嗎?」最初,多是抒發初為人父的焦慮、惶然,為自己這麼多年抵制「它」的到來而懺悔,就怕將來有一天他媽把不住嘴說出來。後來便成了流水賬。時尚書屋
大到中東戰事,巴以紛爭,小到和哈文的一次口角,或春節前的家庭大掃除。甚至工作中的不順心也要講一講,譬如對長官有啥意見,有啥看法,今天誰欺負我了,替你老爸記着他!

2.我閨女出來啦

有時候在外地出差,睡不着,凌晨4點多還要寫上一篇。有時候寫了兩三篇都不過癮,後面還附一篇。有時候在家裡,晚上做完胎教,哈文先睡了,隔一會兒就叫我幫她翻個身。我等着伺候她老人家,又沒其他事做,也用寫日記來打發時間。時尚書屋
每一篇都記着某月某日,幾點幾分,我怕這些事兒自己老了以後忘了。
寶寶的日記本是好友楊惠珊送的。楊惠珊曾是台灣電影「金馬獎」影后,20年前和丈夫共同建立「琉璃工坊」,投入中國現代琉璃藝術。在上海時,我常常光顧她的咖啡廳「透明思考」。日記本裡印着很多琉璃工坊的工藝品照片。時尚書屋
本來我就習慣豎排字,繁體,寫的時候還要特別小心繞開這些花兒。哈文一看就起急:「你費勁不費勁啊?」我笑眯眯地告訴她:「我不費勁。我幸福。」
我們住的單身宿舍只有11平方米。一想到要當爸爸了,要養家,要給孩子儘可能好的生活,我就覺得肩上擔子挺沉。於是我開始拚命到外地演出,不久以後給了個詞兒,這叫「走穴」。哈文大着肚子,無數次在首都機場接我,送我。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