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遠的鄧小平 第 2 頁


當時我們有個體育老師是共產黨員,在他的影響下我大姐寫了一篇《婦女要解放》的文章登在雜誌上。可是我們又從書上看到,社會解放不了,婦女也不能解放。沒有我的兩個姐姐,我不會走上革命的道路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4)

當時我們有個體育老師是共產黨員,在他的影響下我大姐寫了一篇《婦女要解放》的文章登在雜誌上。可是我們又從書上看到,社會解放不了,婦女也不能解放。沒有我的兩個姐姐,我不會走上革命的道路。 我的大姐參加了「民先」組織,先到延安去了。時尚書屋

日本人佔領北京後,害怕日本人捉到我們,我們便穿著普通老百姓的大褂,什麼也沒有帶,先從北京逃到天津,從天津到青島 ­­­ ,最後到達西安。我對我二姐說:「現在我們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去延安,一條是回家。」我二姐要去延安。我說:「你身體不好,延安很苦,你去得了嗎?」我二姐說:「我死也要死在延安。」
我說:「那好,你既然有這樣的決心,那我們就到延安去吧!」我們在西安找到八路軍辦事處,但是沒有介紹信,八路軍辦事處不接待我們,我們在辦事處大哭了一場也無濟於事。後來我們就住在流亡學生招待所。當時胡喬木在西安附近開了一家抗日學生招待所,經過審查,批准我們到延安,我們三十多個人一塊兒步行去延安。我的二姐身體不好,我們給她僱了一頭毛驢,七天後,我們到達延安。時尚書屋
當時延安有一所抗大,我大姐參加了抗大學習班,和康大姐住在一起。我在我大姐的影響下走上革命道路。我和二姐進了陝北公學,因為表現好,我入了黨。 鄧小平當時是八路軍一二九師政委,卓琳是一個年輕的女學生。時尚書屋
對這位從前方來的長征幹部,卓琳缺乏瞭解。 卓琳: 1939年秋,鄧小平到延安來開會。他那時是一二九師政委,在太行山工作,還沒有結婚,鄧發想讓他在延安找個合適的,就把他帶到學習班來了。有一次我去曾希聖家,曾希聖說有人想和我結婚,問我願不願意。時尚書屋
因為當時我還年輕,還想再工作幾年。 曾希聖跟我談了兩次我都不願意。後來他自己就說,我自己找她談談可不可以。我說,可以。時尚書屋
於是我們一起到曾希聖家。鄧小平說:「我這個人年紀大了,在前方作戰很辛苦,我想和你結婚,可是曾希聖和你談了,你不同意。我這個人不太會說話,希望你考慮一下這個事情。我年紀比你大幾歲這是我的缺點,我希望在其他方面可以彌補。」
他找我談了兩次:第1次談談他的情況;第2次談談他的希望。我聽聽,覺得這個人還可以。他有點知識,是知識分子。第2個呢,我想,反正早晚都得結婚。時尚書屋

我那時已經 23歲了。我以前就認識鄧小平,現在他親自來找我了,說話又那麼誠懇,我就同意了。但有個條件是結婚後馬上離開延安,因為我害怕其他人笑話我也嫁了個「土包子」,鄧小平也同意了。後來在楊家嶺毛主席窯洞門前,他們把兩張桌子拼起來說:「今天我們會餐啊!大家都來會餐吧!」也沒有說要結婚。時尚書屋
當時李富春對我說:「你也認識鄧小平,大家會會餐,現在給你們騰出個窯洞,吃完飯後你們一塊兒回去就算結婚了。」當時有兩對夫妻,還有一對是孔原和許明。因為當時我有些勉強,沒有什麼準備,鄧發就把他們的窯洞騰出來給我們,我們就在他們的窯洞裡結婚了。在延安楊家嶺毛澤東住的窯洞前,八路軍的老戰士們,以淳樸的方式,為鄧小平和卓琳舉行了簡樸的婚禮。時尚書屋
卓琳:我們在延安結婚後,一塊兒回到太行山。 鄧樸方:那時媽媽隨爸爸到太行山,第1次見到彭德懷。彭德懷說:「哎呀,鄧小平你真是會找老婆呀,找的跟兄妹一樣。」爸爸個子也不很高,媽媽比他稍微矮一點兒,臉都是圓圓的。時尚書屋
卓琳:太行山上八路軍總部,朱德是總司令,彭德懷是副司令。當時總部有個婦女部,我就在婦女部工作。那時鄧小平從前線到總部來開會我們才能見一面,開完會他又走了。我說夫妻倆老這樣也不行,就讓他給我寫信,他說:「寫什麼呢?」我說:「就把你每天幹了什麼寫一寫。」
他說:「那好,那我讓秘書給我打個底稿,印十幾份,每個月給你寄一份。」我一聽,哎呀,那就算了。後來我對他說:「寫信你也不寫,我們還是在一塊兒共同生活,共同理解吧。」他想了想說:行。時尚書屋
所以,我就和他到了一二九師,住在一塊兒了。慢慢地就互相理解了。 1941年,我生了鄧林,因為我們常常轉移,就寄養在老百姓家。時尚書屋
第2章
相濡以沫58年「砍頭我也要跟着他」
「砍頭我也要跟着他」 卓琳:後來我就對他說,我說話你得聽。你不聽,我這人好說話,沒人聽,我跟誰說呀。聽了以後呢,你覺得……我這人就是比較落後的,你有意見你就給我提意見,我對的地方你也告訴我。他就不吭氣。時尚書屋
我說,我說話你不說話,我們這樣相處下去也不行啊,你得說點話呀。他說,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脾氣,你願意說話你就隨便說,我有意見我就提,沒有意見就這麼算了。我想,這個老乾部,你要老讓他說話也不行。你要老是讓他說,他也說不了什麼。時尚書屋
算了,慢慢相處吧。就這樣,慢慢互相之間就瞭解了。 妻子漸漸適應了丈夫的性格,也理解了丈夫的心。她默默地支持着丈夫。時尚書屋
從太行山到大別山,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鄧小平率領部隊每解放一個地方,卓琳隨後就帶著孩子們也趕到那裡。 卓琳:以前都是他們在前方打仗,我們家屬都在後頭。他們打完仗休整的時候,再把我們接去。後來,進軍西南的時候,不准帶家屬,我不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