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遠的鄧小平 第 4 頁


第2章 相濡以沫58年非常歲月……非常歲月…… 1966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政治風暴把鄧小平一家推向了災難的深淵。艱難歲月,更顯出夫妻間的情深意切。 卓琳:「文化大革命」時,我和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4)

第2章

相濡以沫58年非常歲月……
非常歲月…… 1966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政治風暴把鄧小平一家推向了災難的深淵。艱難歲月,更顯出夫妻間的情深意切。 卓琳:「文化大革命」時,我和鄧小平住在中南海。有一天,有人來說孩子們不准回家了,所以只有我和他相依為命。時尚書屋
有一次我看到他在抽菸,就拿起他剩下的煙來抽。他說:「你怎麼也抽起煙來了?你的煙癮好像比我還大,看你以後怎麼戒!」我說:「我抽菸是因為想孩子,只要孩子們一回來,我一定能戒掉!」 1969年 10月,鄧小平被下放到江西勞動,卓琳一直伴隨着他。在江西三年的日子裡,他在荊棘中踏出的那條「鄧小平小道」後來被傳為了佳話,而夫妻間互相幫扶的故事卻是很少有人曉得的。 鄧先群:「那個時候,有好多人劃清界限,當時別人家吧,反正有好幾家人都劃清界限。時尚書屋
我媽就跟我大嫂講了:卓琳啊,你可要清醒哦!你們夫妻這麼多年,你應該是瞭解他的,你可別犯糊塗哦!就跟我大嫂這麼說。因為我大嫂身體一直不是太好。我大嫂就告訴她說,我是瞭解他的。奶奶你放心吧!不會的。」
卓琳:有一天,有人讓我和鄧小平還有老祖 ( 夏伯根 ) 收拾些東西坐飛機走。我們收拾了鄧小平常看的幾箱書。我們坐在汽車裡繞了好幾圈,汽車的窗帘都放下來了,最後我們到了飛機場,把我們送到了江西新建縣步校。我們住在一幢兩層小樓裡。時尚書屋
江西,對於鄧小平來說,是一個刻骨銘心的地方。在他漫長的革命生涯中,兩次最痛苦的磨難都是在江西度過的。 1933年, 29歲的鄧小平被撤銷職務,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強迫勞動。 36年過後的 1969年, 65歲的鄧小平第2次受到錯誤批判,被送到江西,監督勞動。時尚書屋
比起在北京被監禁的生活,江西的氣氛輕鬆了許多,鄧小平也很快熟悉了這裡的生活。 在江西勞動時,鄧小平被分配干鉗工活兒。這對他來講並不陌生,少年時代,在法國勤工儉學時他就幹過,但此時的鄧小平畢竟已是將近 70歲的老人了。 卓琳:「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在江西,一個月只給我們 200塊錢, 200塊錢的生活費。時尚書屋

老爺子說,我們要節約一點,節約一點錢,給孩子們當路費。因為孩子們都被分配到四面八方,給孩子們當路費,有時候來看看我們。他說咱們來種地吧。我們住的那個「將軍樓」前面有一塊空地,原來也有人種過,後來我們就開了一塊地。時尚書屋
我那個時候有高血壓,不能多動,連上我們住的那個樓我都說:喂,老爺子,拉著我,我上不動了。他就拉著我,我一手扶着欄杆,一手拉著他上樓。他挖地,我就拿個小板凳坐那裡揀石頭。揀完石頭以後,弄成一畝地的樣子。時尚書屋
那種菜怎麼辦呢?總得種點吃的呀!我們就跟老百姓要種子,種那些茄子啊、辣椒啊,種這些容易種的東西。澆水呢,他去澆水。 鄧先群:他們住在樓上,吃飯在下頭。有時候我大哥還要照顧我大嫂呢!家裡重活都是我大哥干。時尚書屋
我大嫂這人,心胸是比較寬廣的。在江西,他們幾個老人,也過得挺愉快的,互相也很照顧的。我母親和他倆,非常好,互相很關心。重體力活都是我大哥干,比如和麵啊,擀面這些事情,都是他來干。時尚書屋
做飯的技術活是我母親的。像種菜,他們三個都種。在院子裡頭挖地、拔草、種菜,他們都干,過得挺愉快的,互相很體貼。 卓琳:我們在新建縣住的時候每天去工廠上班,早上 8點走,半個小時到拖拉機修造廠。時尚書屋
我拆線圈,老爺子當鉗工,一干就是半天。我拆線圈還可以坐著,和師傅聊天,老爺子只能站着。有一天我看到老爺子幹得臉都發白了,我讓他坐他也不坐,我說他:「你怎麼也不偷點懶呀。」他說:「我一坐下就起不來了。」
卓琳:在江西時,我已經知道胖子鄧樸方的事兒了。胖子在北大時,有一天鄧楠跑回來對我說:媽呀,哥哥從樓上摔下來了,可能癱瘓了。我哭了三天。當時胖子住在北大校醫院,我們去新建縣之前,去學校看他。時尚書屋
還沒有到病房我就在休息室哭了半天,跟我去的人說:「你這樣去讓孩子看到不好。」我想我們要到江西去,我就控制住自己,冷靜下來到病房去看胖子。當時胖子和另外兩個人住在一個病房。他已經摔傷了,一條腿折了,送到醫院搶救。時尚書屋
我當着他的面沒有哭,然後我們就到江西去了。後來孩子的小姑姑給我寫了封信,說胖子已經被送到福利院去了,十幾個人住一個大病房,想翻身也沒有人管他,吃東西也沒法自己吃。 我們從孩子的小姑姑的來信中知道了樸方的情況,很着急。鄧小平就給毛主席寫了封信,說既然他的病醫院已經不能治療,送到福利院去了,那麼我們希望把他接到身邊來。時尚書屋
毛主席同意了。後來孩子的小姑姑坐火車把胖子送到新建縣我們住的地方。 卓琳:那時我和老爺子、老祖在一起,孩子的小姑姑生孩子沒有人照顧,要僱個人。我們說:老祖呀,你去照顧小姑姑吧,要不然請人還得花錢,我們也請不起。時尚書屋
那時我們三個人一個月只有 200塊錢,老爺子說要有計劃地花錢,每個月節省出 20塊錢,孩子們來看我們的時候我們出路費。 鄧楠:那時候,冬天多冷啊!水都要自己提,夏天那麼熱,攝氏 40度啊!那麼幾個老人,所有的事都得自己幹。砸那個煤,煤是那麼大的,一塊一塊地砸成小塊才能塞進爐子裡。柴都是一根根大的、粗的,都得劈,都是體力活啊!在家裡都是小伙子干的,當時都是老爺子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