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遠的鄧小平 第 9 頁


我們家孩子都學習好,包括孫子孫女。另外他不注重課本,特別喜歡我們知識廣,帶我們出去都拿着地圖,告訴我們路線,到什麼地方了。所以我們地理都好。他平常看各種演出都帶著我們,所以我們家的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4)

我們家孩子都學習好,包括孫子孫女。另外他不注重課本,特別喜歡我們知識廣,帶我們出去都拿着地圖,告訴我們路線,到什麼地方了。所以我們地理都好。他平常看各種演出都帶著我們,所以我們家的孩子知識面比較寬,愛好廣泛,什麼都能說上來一點。時尚書屋

另外他幹事非常認真,不認識的字,就查《辭海》、查字典。我們從小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幫他查字典,這就培養了我們愛查字典、查《辭源》、查《辭海》、查《康熙字典》的習慣。這都是他教的。還有他看很多歷史書,二十四史、《資治通鑒》,他特別愛看。時尚書屋
他床頭都放著書。只是到了晚年,才看武俠書,以前主要看的是二十四史和《資治通鑒》。他看書的範圍非常廣,包括外國的小說啊他都看。他不談政治,但歷史的東西他常說,有時還考考我們。時尚書屋
所以我們這個家庭接受的教育面比較寬。他用他的言行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當總書記期間,他要看很多文藝方面的東西,芭蕾舞、交響音樂會、京劇、話劇他都看過。還有體育運動:乒乓球、籃球、排球、足球、體操,只要是有比賽,特別是國際比賽,都到現場看。時尚書屋
「文化大革命」前,懷仁堂每星期有一場戲,各種戲。老爺子主要看京戲、河北梆子、川戲這三種,別的不去,河北梆子看得不多,京戲看得最多。 鄧榕:老爺子聽我們子女平時在家裡談論的一些事情,聽我們談論工作和生活範圍內的一些東西,都是很小很小的信息來源,是局部的、很有侷限性的信息來源。老爺子真正的大量信息來源,第1個是他每天看很多檔案,看檔案速度非常快,該記住的全記住;第2個是報刊,老爺子看報紙那個認真程度和對報紙所反映信息的敏感性,捕捉信息的敏感程度,是無人能比的。時尚書屋
他老是說要通氣,信息要靈通。這個其實跟他看報紙非常有關係。他不聽小道消息,他不喜歡聽小道消息。還有一個信息來源就是高層領導間的接觸談話。時尚書屋
他和這些同志談話、交換意見、談工作,瞭解情況。 鄧楠:應該這樣說,他主要是從工作中獲取各種信息,包括會議、看檔案、找人談話,這是主渠道。第2就是各方面的信息,包括報紙上的信息和他親自視察。然後是我們家的,是基層的、比較次要的。時尚書屋
第4章

兒女眼中的父親擔心女兒的婚姻問題
擔心女兒的婚姻問題 鄧小平熱愛事業,倚重家庭,但是在孩子們的婚姻問題上 , 他很尊重孩子們自己的選擇。 鄧林:我從小身體不好,因為出生在抗日戰爭中,在母親身邊只獃了七天,就送到一位貧農家中,沒吃沒喝,兩歲回到父母身邊後嚴重缺乏營養,身體從那時候就一直不好,所以爸爸媽媽對我特別操心。解放前就看病,解放後因為我嘴里長腫瘤就送我到各處去看。幾次老爺子從江西往回寫信,覺得我個人問題沒有解決,老爺子操心。時尚書屋
爸爸媽媽在我身上操心操得特別多,這是事實。鄧榕:當時呢,只有我二姐一個人是結了婚的。我父親非常擔心,因為他的問題,他的子女受到牽連。當時除了劉少奇以外就是鄧小平,我們是全國最「黑」的「黑幫」子弟。時尚書屋
對於我們這種人,別人連接觸都不敢輕易接觸。所以,我父親很擔心我們的婚姻問題將來解決起來困難。我當時因為朋友介紹,認識了賀平以後,我父親非常非常高興,他真是發自內心地高興,由衷地高興。 我母親也是這樣,非常高興。時尚書屋
實際上當時我和賀平只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通了兩封信。賀平是路過我們家去看他自己的父母,在我們家住了兩天。實際上這時候我們只是一般的朋友,也就是剛認識,談不上訂了終身。但是我父親就覺得他是不錯的。時尚書屋
覺得這個一定能夠成為我們家的女婿。所以他當時非常高興,很鄭重其事地搬了幾個凳子,跟我媽媽和奶奶坐在後院裡。我回來以後,他就一拍大腿,用四川話對我說:看樣子,這門親事就這麼定了。當時弄得我還有點……我說我們還沒有定呢,你怎麼就定了呢。時尚書屋
可見他當時那種欣喜的心情。 鄧楠:他跟我媽媽講,他說,我信任他們,他們選擇什麼人就是什麼人。所以他從來也不干預我們。但是他對我們生孩子是有限制的:你們每家只能生一個孩子,中國人口這麼多。時尚書屋
但是,他採取的方法是,你們生一個孩子我管,如果你們生第2個孩子我就不管了。時尚書屋
第4章
兒女眼中的父親他給鄧樸方洗澡
老祖燒水,我端水……他給鄧樸方洗澡 這是鄧小平一家 1961年拍的全家福,那時他的五個孩子都在上學。然而, 13年後的 1974年,當全家人再次坐到一起的時候,歲月卻給他們留下了太多的悲苦與傷痛。 在動亂的年代裡,孩子們散落各地,狂濤中的鄧小平格外地掛念孩子。 1968年 8月,當時還是北大物理系四年級學生的鄧樸方,因不堪忍受「造反派」對他的虐待與凌辱,跳樓以示抗議,造成了胸椎壓縮性骨折。時尚書屋
鄧榕:哥哥摔下來以後,實際上他的下肢還是有感覺的,當時如果給做手術的話,他不會落下今天這樣的殘疾,絶對不會的。但是當時送了幾家醫院,都沒有人收他。最後,由於幾天在急診室的耽擱,他睡在走廊上,度過了高燒的危險期,生命看著保住了,就把他送回校醫院了。以後一直沒有得到治療,所以他的感覺是逐漸消失的,從腳趾開始逐漸消失,導致這種不可輓回的高位截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