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宗仁 第 1 頁


第1章 耕讀子弟地處中國西南邊陲的廣西,在近代中國風雲變幻的歲月裡,始終與政 局發生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北伐戰爭、蔣桂之戰、中原大戰等,几乎每一次動盪,都牽 動着那裡的軍
作者:待考 / 頁數:(1 / 24)



第1章
 耕讀子弟
地處中國西南邊陲的廣西,在近代中國風雲變幻的歲月裡,始終與政 局發生着千絲萬縷
的聯繫。北伐戰爭、蔣桂之戰、中原大戰等,几乎每一次動盪,都牽 動着那裡的軍政要人,
作為桂系首領,尤其引人注目。時尚書屋
,字德鄰,189年 8月 13日出生在廣西桂林縣西鄉村Lang 頭村的耕讀家庭。時尚書屋
父親李培英是當地的塾師,母親務農。他們生有子女 11人,3人早夭, 剩下的 5男 3女中,
排行第2。一家人靠父親做塾師的收入和母親克勤克儉的勞動, 維持生計。西鄉方圓
幾十里,土地肥腴,然清吏的貪婪苛政,外族的侵凌,使百姓難以聊 生。耳聞目睹的事實,
在他還未啟蒙時,幼小的心靈中使滋長了抗暴的心理。 父親知書達理,希望在自己的後代中,出個飽學之上,於是 6
歲那年,便進入私
塾,塾師是自己的父親。在父親的私塾一獃就是 3年,第4年轉入另 一私塾,隨龍均時先生
就讀。兩年後,父親受外婆之聘,到古定村設館,他便隨父讀 書。不久,父親應募去
南洋,母親望子成龍,不願他輟學,又安排他跟隨一名叫李慶廷的先 生讀書。短短的幾年學
業,他數易師門,先後受了幾個先生的教誨。但最後一次的換學,對 他日後的前途,發生了
難以估量的作用。 跟隨李先生不久,李先生要到桂林新辦的法政學堂教書。在徵得母親
允許後,1905年, 隨老師上了省城,進了新創立的臨桂縣立二等小學。這是一所
新學堂,所教課程,除 國文之外,還有數學、博物、美學等新式學科。對新式學科一
無所知,剛入學又將插 入高年級班,這對他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國此儘管日日夜夜得益
于李先生的指導,仍然 學得稀里糊塗。學期終了,在榜上坐了紅椅子。所謂「紅椅子」,就是

在考試不及格的同學 名字下劃一紅線。因為考試不及格的只有他一人,特別引人注目,加
之他又是個初來的鄉村 孩子,農着不甚人時,舉止言行一派鄉上氣,城裡的同學都笑他是個
「鄉下傻瓜」。不幸的 是,第2學期又坐了紅椅子。自尊心極強的,坐了兩次
紅椅後,感到分外難 堪,所以讀了兩學期後,便輟學回鄉。時尚書屋
輟學後的,已是一個 15歲的壯健孩子了,為了減輕家中的負擔, 他開始覓尋正當
職業謀生。那時各省正試辦新政,廣西省新設獎勵工商業的「勸業道」, 並在桂林設立紡織
習藝廠,需招 200名學徒學習紡織。在剛從南洋歸來的父親支持下, 進了這家廠當學
徒。經過半年的學習,他瞭解了從下水漿紗到上機織布的操作過翟。 第2年,即 16歲那年,
他滿懷信心地回到了家。他的姑丈是個殷實富戶,對織布有濃厚興趣, 在栓林買了部木機,
要他教表妹織布。年輕人的自負,使他欣然接受姑丈的請求,豈知他 學到的那些織布技術,
盡屬皮毛,輪到他自己獨立操作時,竟大出洋相。後來他又應聘到別 村教授織布,又遭失
敗。兩次失敗的教訓,使他深感從業不易。時尚書屋
第2章
 從高材生到教官
1909年, 18歲那年,考入廣西陸軍小學,從此開始了他的戎馬 生涯。時尚書屋
他能進入這所小學,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原來他父親的朋友李植甫先 生,是一名武術
師,他看生性好動,很是喜歡,經常教他一些拳腳;但看他在 家無所事事,又非常可
惜,於是就勸他父親讓他投考新成立的陸軍小學,對於投考這類學校, 母親並不熱心,但在
父親的作主下,這件事就算定了。至于本人,知道要進陸軍小 學心裡非常高興。陸小
是官辦學堂,待遇優厚,除供學生膳食、服裝、靴鞋、書籍外,每月 還有津貼以供零用。而
且這學校的學生今後升學都有保障。因此,儘管錄取名額有限,只 100人,但報名者卻有千
餘人。1907年冬,趕往桂林應考。憑着私塾的底子,一 舉金榜題名,考得備取
第1名,取得入學資格。 開學的日子臨近了,按報到日期,辭別父母親友,前往桂林陸
小。然而事出意 外,校方拒絶他報到,理由是遲到十來分鐘,報到時間已過。那時陸

小主要負責人都是剛從

日本回國的留學生,辦事頂真,任憑好說歹解,均無作用。10分鐘之差,失去了入
學資格,滿懷熱心的他,被兜頭潑了一盆冷水,懊喪之極。但校方負 責人勉勵他下期再來投
考,並告訴他,像他這樣體格強健的青年鳳毛磷角,錄取的希望很大。 雖說校方鼓勵一番,
但畢竟要再等一年,他悵然歸鄉。好在父親沒有責怪他什麼。讓他繼 續隨自己讀書,準備來
年再考。1908年冬,陸小第3期招生,他再度投考,在 3000餘名的競 爭者中,被錄正取。時尚書屋
吸取上次的教訓,此次他早早報到,從此成了陸小的學生。陸小的教 育,完全仿日本那一
套,十分嚴格,教程分學、術兩種。學科除國文、史地外,有各門科 學和外語,術科是每
天1小時的訓練,有器械、體操、劈殺等活動。由於跟着父親 學過幾年,又在桂林上
過新學堂,多少有些基礎,因此學科對他來說負擔不算重,尤其國文, 成績在斑內算是佼佼
者。至于術科,他不但喜歡,而且學起來輕鬆自如,那些被同學們視 為有風險的單杠、雙
杠、木馬等項目,他都能作精彩表演,一般同學與之相比,實在遜色 多了。尤其是劈刺,因
他跟李先生學過幾手拳腳,更是他拿手本領。在比賽中,許多高大結 實的同學與他交鋒,都
敗在他的手下。由於他劈刺出色,在學校中得了個「李猛仔」的渾名。 學業突出,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