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宗仁 第 2 頁


得同學的尊重和老師們的喜歡。在他入學 1年後,孫中山領導的資產階級革命已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 勢,各地革命黨人紛紛密謀起事。早在中國同盟會成立不久,陸軍小學就成立了革命黨 人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4)

得同學的尊重和老師們的喜歡。時尚書屋

在他入學 1年後,孫中山領導的資產階級革命已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 勢,各地革命黨人
紛紛密謀起事。早在中國同盟會成立不久,陸軍小學就成立了革命黨 人的組織「軍事指針社」,並積極吸收成績優異而血氣方剛的青年,無疑成了這個組 織積極爭取的對象。時尚書屋
1910年秋,加入了同盟會組織。參加同盟會,隨時有殺身之禍, 為了表示死而無悔
的決心,入會那天,他獻血為誓。時尚書屋
1911年 10月 10日,武昌城頭打響了資產階級革命起義的槍聲。消息 傳到陸小,人心振
奮,11月 7日,廣西宣佈獨立,成立了地方革命政府,並開慶祝光復 大會。豈料大會期間,
發生了部分巡防營;日軍叛變事件。陸小負責人恐舊軍攻打學校,便 在校總值日官的指揮
下,當晚組織 100多名學生,成立了自衛隊,出發進剿叛軍。夜深人 靜,行軍必須搜索前進,
於是在同學們的籲請下,當上了搜索組長,向李家村進發。到 達目的地時,正碰上
混成協新軍,他們準備出發桂林,進剿叛軍。於是陸小總值日官宣佈, 願意隨混成協新軍
北進的歸隊,不願意的可暫時回家。 有些想家,決定回鄉探望父母。就在這次回家的路上,經歷了
驚險的一幕。 李家村在桂林之南,他家的鄉村在桂林之西,兩頭相距百餘里,靠步
行要一整天時間。 為了防止不測,他帶了一桿六八式步槍獨自離隊伍,一路邊走邊問。時尚書屋
半天行軍,再背着一桿 大槍,早已饑腸轆轆了。於是,在經過一個村莊時,他停下來休息了
一會兒,在一小茶店內 遇上幾個壯年人,他們答應幫忙弄些食物。他等了一陣,只見一些人
交頭接耳,神色異常。 混亂的世道,立即使他警惕起來。他忘記了饑餓,立即提起槍,繼續
上路。剛走出村頭幾十 米,他忽然發現有幾個人從後面急匆勿趕來,他們子中有的拿着鳥槍,
有的拿着刀棒,吆喝 着讓他站住。情勢險惡,急忙子彈上膛,刺刀上梢;他年少氣

盛,又有過一段時間的 正規軍事訓練,面對這幫人,竟無絲毫懼怯之情,大聲喝責。這幫人
有點怕,但又不甘心, 繼續向前逼進。立即警告他們不許前進,否則就要開槍。真是
一幫烏合之眾,被他嚇 得都退了回去。這些人一散,急忙趕路,第2天才回到鄉裡。 父母看到兒子歸來,歡天喜地。在家小住半月後,因城內兵變平息,
李又趕回桂林。回 到陸小後,同學中正在組織學生軍,準備隨軍北伐,於是他立即報名
參加。因經費和彈械有
限,只能組織 100人,他的要求被謝絶了。北伐軍離桂後,,陸小改為 陸軍速成學堂,林秉
彞為監督。林氏出身南寧講武堂,是陸榮廷的參謀長林紹斐的長子。 學校 300餘名學員,分
為兩個科目教練,一半人為炮科,一半人為步科,被分配到步 科。該校課程以術科為
主,更使有大顯身手之餘地,每次校內師生比賽,他總是名列 前茅,尤其馬術一項,
表現得格外出眾,當馬疾馳時,他可據鞍躍上躍下,往複十餘次,師 生均歎為觀止,他自己
也引以為自豪。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正當在陸小春風得意之時,父母積極為
這個 20歲出頭的 愛子操辦起婚事。女方名叫李秀文,出身于一個殷實的半自耕農家。時尚書屋
她為人忠厚,遇事穩 重,還有一手好女紅。對於這樣一位妻子,頗覺稱心,婚後兩
人感情篤厚,季宗仁還 耐心地教她認字。對於,李秀文也很是滿意。時尚書屋
1913年秋,學成畢業。按事先的計劃,陸軍速成學堂的學生訓 練兩年後全部畢
業,學堂也改辦為「將校講習所」,歸陸榮廷管轄,為他的部隊訓練和 培養具有現代化軍事
知識的軍官;所長由林秉彞充任,教員則從速成學堂的優秀生中挑選。 這樣。剛畢
業,便為林氏網羅,當上了講習所的準尉見習教官,月薪 14元。 由於林氏賞識,他很快就升任少尉隊副,月薪 32元。不久又晉陞中尉。時尚書屋
中尉官銜並不 大,卻是他平生第1個正式軍職。做一名教官,對年輕的來說,
不是件容易的事。他
的學生,都是帶過兵的中下級官員年齡上有 50餘歲的人,官階上有 位居上校、少將的,
人品上有禮貌周到的君子,也有抽鴉片、逛妓院的腐朽分子。這些人 長期來指揮別人,訓斥
部下,又享有高官厚祿,當然不會將這樣的「毛孩子」放在眼 中。因此要教管他們,
就猶如騎一頭高大的野馬一般,很難駕馭。採取能遷就則遷就 的態度,並對他們不隨
意提出批評。他這樣做得到了這些學員的好感,又由於動作表 演精彩,而這些糾糾武
夫特別看重這一點,感到他的本領特別大,因此慢慢地對他尊重起來, 待到 1年後畢業,這
些特殊學生還聯合起來送了他一件很名貴的紀念品。時尚書屋
1914年,講習所在全體教員的努力下,試辦一年很有起色,於是省方 決定繼續試辦並
擴大規模,派所長林秉彞攜巨款前往上海購置新式裝備。誰知林秉彞 一到燈紅酒綠的上海,
很快就陷入了聲色犬馬的深潭,大肆揮霍,僅僅數月,所攜公款竟被 花空。於是,他又打電
報回省,謊稱攜款不足,要求補匯。省政府不願再匯巨款給林,便明 令停辦講習所。講習所
停辦,成了無職軍官,必須聽候上峰另派差使,而舊軍中,系 統林立,門戶洞深,他
不願置身其問,遂於是年秋季回到臨桂縣祖籍。作為一個農家子弟, 回家種地本無不可,卻
招來了很多人詫異的目光,絮絮閒語,不絶于耳,以為他在外混不下 去,才回到鄉裡。然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