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宗仁 第 4 頁


1920年 7月,李回肇慶不久,陸榮廷在龍州召開軍事會議,決定以討 伐福州北軍為名,進襲粵軍。陳炯明、許崇智以粵人治粵為口號,舉兵進攻潮州、 梅縣,其勢洶洶,陸榮廷倉皇發兵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4)

1920年 7月,李回肇慶不久,陸榮廷在龍州召開軍事會議,決定以討 伐福州北軍為

名,進襲粵軍。陳炯明、許崇智以粵人治粵為口號,舉兵進攻潮州、 梅縣,其勢洶洶,陸榮
廷倉皇發兵阻截,於是爆發了粵桂之戰、這次戰役,粵軍有充分準備, 桂軍大敗。所
在的林虎部在撤退至清遠境內時,和馬濟、韓綵鳳部三四萬人會合, 向肇慶敗逃。部隊撤至
蓮塘口時,遇到伏擊的粵軍。蓮塘口寬二三百米,兩側為高聳的山峰, 地勢險峻,有一夫當
關,萬夫莫開之勢。粵軍在此築有工事,密佈火力,居高臨下,且以 逸待勞。這裡是往肇慶
的唯一通道,桂軍身處此境,心慌神驚,亂作一團。林虎、馬濟決定 強攻,親赴隘口前線督
戰。激戰數日,難以奏效。追兵在後,又後退不得,大有全軍覆沒之 勢。在此千鈞一髮之
際,自告奮勇,擔任打通蓮塘口的任務。他認真觀察了地形, 冷靜地對比雙方的軍事
力量,認為自己帶領的這營士兵訓練有素,而守隘之敵李福林、魏邦 平部,缺乏戰鬥經
驗,因此決定用先聲奪人之勢,向蓮塘口作正面攻擊。他把這一打算 報告了林虎,林面有難
色,覺得這個方案部隊損失太大,且未必奏效。但林也拿不出更好主 意,只得勉強同意。李
宗仁立即回營佈置任務。當部隊逼近蓮塘口時,‘李帶全營 500人就峽 口前散開,進入敵機
槍射程時,他率全營發動了突如其來的猛衝,並附以號聲、嘶喊聲助 之,一舉奪得敵陣地。時尚書屋
蓮塘口一役,神奇般地使大部隊擺脫了危境,名聲大震,被奉 為廣西著名的戰
將。然而,這次戰役死亡達 200餘人,重傷者 40餘人,的揚名, 可合得上古人「一將功名萬骨屍」的詩句了。 部隊脫險後,在梧州小駐,便奉命開往鬰林駐防。可是粵桂戰役並未
真正結束。1920
年 10月,陳炯明統兵分 3路入桂,廣西陸榮廷只能水來土擋,分 3路 堵截。在這次戰爭
中,固作戰有方,表現出自己的軍事才能,短短數月,連晉幾 級,由營長而幫統,由
幫統而統領。但由於粵軍勢猛,節節進逼,桂軍最終兵敗如山倒。時尚書屋

第4章
 受制於陳炯明
大勢所趨,桂軍無法抵禦粵軍,黃業興領部開始向橫縣退卻, 率部殿後,保護大
軍。在撤退中,得知黃業興要把部隊開往廣東欽州、廉州、防 城一帶,受粵軍收編。時尚書屋
考慮,黃本人系欽縣人,所部官兵亦多為欽、廉州人,他投靠 粵軍不失為一條出路,
而自己所領均是廣西兵,與其受粵軍收編,還不如留在廣西。他與手 下官兵商量,大家主張
把部隊拉到粵掛交界處的六萬大山之中,暫作躲避,待機再說。李宗 仁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於是悄悄脫離黃業興,獨自領着廣西兵匿入六萬大山中。後來有幾支 小部隊也陸續上山躲
避,均被收容。就是靠了這些部隊作為基礎,不斷擴大, 在廣西立住了腳。時尚書屋
上山不久,陳炯明的弟弟陳炯光和鐘景棠先後上山與接洽收編 本事。自于李深知
他們的收編用意在於擴充自己的實力,所以都被李一一拒絶。可是, 李卻向粵軍當局提出了
以下收編條件:1、部隊直屬粵軍總部領導,2.本人要一職兼兩省, 不直屬於任何一省。李
宗仁的這些條件,明確地要對方讓自己保持獨立性。李處境落魄,提 這些條件顯然是苛刻
的,很難想象收編的人會接受。但出人意外的是,陳炯明爽快地答應 了。收編後、帶
領的那部分躲在山中的大兵成了「粵桂邊防軍第3路」,本人成 了司令。陳之所以這
樣爽快答應李的條件,那是因為,陳雖是勝利者,但也有自己的困境: 桂軍敗北,除少數接
受粵軍收編外,大多潛匿各縣農村,開展游擊戰,對抗粵軍:而李宗 仁向以能戰著稱,陳恐
其將散佈的桂軍集合起來,對他不利,與其逼他反抗,還不如暫時恩 施於他,然後設法消滅
他。 陳炯明的假意很快暴露。被收編後,陳炯明不發糧餉,僅命李
帶部往橫縣,聽候 點名。陳的命令,苦了李的部隊,許多士兵衣履不遮,光腳行軍更不
足為奇。好生不易到了 橫縣,此時陳在武鳴一役中慘遭失敗,陳深恐李與武鳴桂軍聯合,裡
外夾擊,於是又令李領 部開往北流鎮駐紮。到了北流,陳仍不解決部的軍費,只是敷
衍地發放些微伙食錢。 此時,醒悟,強烈地意識到,這是陳炯明耍計謀,企圖拖垮這
支部隊,於是決定自己 設法解決,用槍換取軍費。他命令在司令部內所存傷病員交回的槍中,
撥出 100枝,每枝配
以 200發子彈,折價以每枝 150元賣給當地防匪的團隊,獲洋 1.5萬 元,終於度過了難關。時尚書屋
陳炯明看此計不成,又生一計。他令將部隊中 4門山炮交出。 這分明是要削弱李
宗仁的實力,因此被李頂了回去。陳見李態度堅決,未持己見。但他 又召去南寧報告
部隊情況,李的部下為李擔心,恐其遭不測,勸他取消此行;但李宗 仁考慮,如若不去,反
授柄于陳,被其指責·不聽命令”,顯得理虧,決定鋌而走險。臨行前, 他告訴手下軍官:
「我去南寧若有不測,那時諸君可自作決策」,「見機行事」,千萬不要「為 我投鼠局器」。話中有話,交待完畢,便自北流到貴縣,乘船溯江而上赴 南寧。時尚書屋
其實,陳炯明此時還不敢加害于,他讓李赴南寧,一是要顯示 一下自己的威風,
二是試探的動靜。因此到南寧後,僅三言兩語,遂無下 文,連繳炮的事也未提
及。在南寧,除拜訪時任廣西省長的馬君武外,無所事事,住 了 10多天,便折回北
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