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袁崇煥傳 第 24 頁


但是,事過不久,改變主意。朝廷要他們「鑒不和之覆轍,破彼此之藩籬,降志相從,和衷共濟」。經過廷議,袁、王留任,但袁管關外防務,王管關內防務,分轄信地,同功同罪。袁崇煥畢竟是個光明磊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30)

但是,事過不久,改變主意。朝廷要他們「鑒不和之覆轍,破彼此之藩籬,降志相從,和衷共濟」。經過廷議,袁、王留任,但袁管關外防務,王管關內防務,分轄信地,同功同罪。袁崇煥畢竟是個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冷靜下來後,從大局出發,知道是自己的不對,於是上奏請再用滿桂,同意將滿桂留任,並願與之和好。時尚書屋

六年1626年七月,令滿桂為征虜將軍、駐山海關、兼管四路。調總兵趙率教由前屯移駐寧遠,總兵左輔先代居前屯。
明軍遼西諸城官將做出調整,遣將分守。于山海關,由滿桂任征虜將軍,統兵鎮守。于前屯,以其系遼東南路前屯路城,合寧遠衛城,而稱為寧前路,由總兵趙率教帶關內兵馬,出壁前屯,以捍關門,並援寧遠,後改任左輔鎮守前屯。于寧遠,袁崇煥在《戰守佈置大局疏》中,做出周詳而切實的部署,甚至對城上設置西洋炮及司炮官員、對街道牌甲的守兵飲食等都做了安排,並將中右所畫入寧遠防守汛地,還將覺華島水師策應做出安排。時尚書屋
袁崇煥則駐守寧遠,並率總兵滿桂後移鎮關門,副總兵王牧民、左輔、劉永昌、朱梅,參將祖大壽,中軍何可綱又作何可剛等分信協守。于錦州,由太監紀用和總兵趙率教後移鎮于此鎮守。後袁崇煥擢祖大壽為前鋒總兵官,「掛征遼前鋒將軍印,駐錦州」。四月,命原寧夏總兵杜文煥為總兵,調赴寧遠。時尚書屋
總兵尤世祿駐錦州,總兵侯世祿駐前屯,左輔加總兵銜駐大凌河城;滿桂照舊駐關門,節制四鎮及燕河、建昌四路,賜尚方劍,以重事權。當後金兵渡遼河的警報傳來時,明朝迅即調整各將防地,重新部署兵力:命滿桂移鎮前屯,原駐此地侯世祿同三屯總兵孫祖壽移駐山海、宣府,黑雲龍移駐一片石,薊遼總督閻鳴泰移鎮山海關城。臨戰前,總兵趙率教尚在錦州負責築城,責令他與副將左輔、朱梅,監軍太監紀用等「嬰城固守」。袁崇煥奉命駐寧遠,「居中調度,戰守兼籌」。時尚書屋
這些將領久歷戰陣,作戰勇敢,富有經驗。如滿桂、趙率教、左輔、祖大壽等都經歷寧遠血戰,立下軍功。天啟帝稱讚「左輔、祖大壽、朱梅俱久在塞垣,將略素著,兵民倚賴」。
以上諸將,所守之城,即為信地,專責其成。戰則一城援一城,守則一節頂一節。信守不渝,死生與共。袁崇煥將年邁母親和妻子從南國接到危地寧遠,趙率教也把自己的妻兒遷來居住。時尚書屋
他們誓言:「土地破,則家與之俱亡!」

第2,築城。後金與明朝的戰史表明,後金騎兵長於野戰,明朝步兵憑藉堅城。袁崇煥總結遼事以來血的教訓說:「虜利野戰,惟有憑堅城以用大炮一著。」大炮,需要架設在城上;堅城,成為大炮的憑藉。時尚書屋
故遼東巡撫袁崇煥將繕築城垣,作為建立寧錦防線的重要一着。在寧遠和寧錦兩次戰爭期間,遼軍進行緊張的修城工程。天啟六年即天命十一年1626年春,在寧遠之捷後,袁崇煥即著手修治被戰火毀壞的寧遠、毀于火災的中後所及前已毀損的前屯衛、中右所、中前所五座城垣。調用班軍,責期完工,有違制者,分別處治。時尚書屋
第3
弔喪修城3
修城工程尚未告竣,關內外遭到雨災:「山海內外,官舍民居,倒塌無算;軍馬露處,死病相連;中前禾黍,狼藉波濤。前屯、中、後、右復然。糧草三軍命脈,皆飄蕩如洗。階苔積滑,灶已產蛙。」
淫雨為災嚴重,城垣修而復壞,前屯、中前所、中所、後所、右所等都遭受嚴重水災。寧遠、前屯、中後等城,新葺之垣,遭雨倒塌。同年秋,又調秋班軍復行修葺城池。至本年末,山海諸城,未完者完之,覆圮者補之,浚濠築垣,扼險置器,壁壘一新,固若金湯。時尚書屋
兵部尚書馮嘉會題覆遼東巡撫袁崇煥疏,總結秋季修城工程成績稱:「山海四城,業已鼎新,誠所謂重關累塞矣。」次年春季,進行寧遠迤北諸城的修治。時自高第將其盡撤去,寧遠外無城障。袁崇煥奏請:「修松山等處扼要城池,以四百里金湯,為千萬年屏翰,所用班軍四萬,缺一不可。」
明廷決定調派去年秋班與今年春班,共合4萬班軍,修繕中左、錦州、大凌河諸城。4萬班軍,分班築城,合計工時,按期責成。督令班軍,期限一年,「併力修舉,通期竣工」。錦州城工剛竣,後金騎兵進圍;其他二城,未及完工。時尚書屋
此期三季秋、冬、春,修治八城。其軍事價值,袁崇煥題云:慨自河西失陷,縮守關門。無論失地示弱,即關門亦控扼山溪耳,何能屯養十三萬兵馬?雖進而寧前,四城金湯,長二百里,但北負山,南負海,狹不三四十里,屯兵六萬、馬三萬、商民數十萬于中,地隘人稠,猶之屯十萬兵于山海也。地不廣則無以為耕,資生少,具一靠于內地供給。時尚書屋
貧瘠而士馬不強,且人畜錯雜,災沴易生。故築錦州、中左、大凌三城,而拓地一百七十里之不可以已也。自中左所以東漸寬,錦州、大凌,南北而東西相方,四城完固,屯兵民于中,且耕且練。賊來我坐而勝,賊不來彼坐而困。時尚書屋
此三城之必築者也。業已移兵民于三城之間,廣開屯種。……是三城之完不完,天下之安危系之。此三城不得不築,築而立刻當完者也。時尚書屋
錦州三城若成,有進無退,全遼即在目中。乘彼有事東江,且以款之說緩之。而刻日修築,令彼掩耳不及。待其警覺,而我險已成。時尚書屋
三城成,戰守又在關門四百里外,重障萬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