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代文豪茅盾的一生 第 7 頁


三年級上學期,沈德鴻向一個四年級的大同學學會了篆刻。一天,學校裡的一些紈袴子弟組織一次會議,為保密起見,會前印了門票。一些思想進步的同學,要和他們鬥爭,但苦於無票入門。這時,德鴻想
作者:李廣德 / 頁數:(7 / 97)

三年級上學期,沈德鴻向一個四年級的大同學學會了篆刻。一天,學校裡的一些紈袴子弟組織一次會議,為保密起見,會前印了門票。一些思想進步的同學,要和他們鬥爭,但苦於無票入門。這時,德鴻想出了一個辦法,仿照他們的門票刻了枚肖似的圖章,印出了不少票子。時尚書屋

進步的同學拿了闖入會場,展開鬥爭,把他們的會場攪散了。時尚書屋
放暑假後,他回到家裡,用父親遺留下的舊石章,自己治了十幾方印章,除刻了「德鴻」、「雁賓」、「T·H」、「沈大」等姓名章外,還刻有「醒獅山民」、「志在鴻鵠」等言志印。時尚書屋
他把這些印章,或鎸在書籍封面,或蓋在《文課》作文本扉頁,當作一面面鏡子、一方方磨石,警醒、砥勵自己上進、奮飛。時尚書屋

五、除名

德鴻在1911年秋初轉學到嘉興府中學四年級讀書。原來已在那裡上學的凱崧,比他小一歲,因為是四叔祖的兒子,德鴻叫他「凱叔」。這一對叔侄,是一對要好的同窗學友。時尚書屋
德鴻之所以轉學到嘉興,是因為聽凱崧說起嘉興府中學英文教員是聖約翰大學畢業的,比湖州府中學的英文教員強得多,而且,嘉興中學教員與學生平等,師生宛如朋友。校長方青箱是革命黨,教員大部分也是革命黨。師生之間民主、平等,也是嘉興中學的校風。時尚書屋
四年級第1個學期,是在辛亥革命的熱烈、興奮、激動中度過的。一放寒假,他們兩個人便結伴反回了烏鎮。時尚書屋
一天上午,雪後初晴,德鴻到鎮上去看一個同學。他母親見郵遞員投進一封信,接過一撲克,是德鴻學校寄來的。她拆開信封,從裡面抽出兩張紙,一張是德鴻的大考成績單。時尚書屋
看到兒子門門功課優秀,她臉上浮現出了微笑。另一張紙是什麼呢?她一看,大吃一驚:
「啊!『除名通知』。怎麼,德鴻被學校開除了?」因為生氣,她拿信的手也顫抖起來,又感到一陣眩暈,站立不穩,趕忙轉身坐到一把太師椅上。時尚書屋
這時,德鴻從門外進來,見到母親臉色難看,急忙上前問侯。母親問道:「你,你說,你在學校裡做了什麼壞事?」這使他象是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便說自己在學校沒有做過對不起母親的事。時尚書屋
「沒有?那學校為什麼把你開除了?」陳愛珠說著把學校的「除名通知」遞給兒子。他接過一看,頓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在心裡罵了一句:「陳鳳章這個壞蛋!」

看見他不吭聲,陳愛珠催問道:「你怎麼不說話,還想瞞我嗎?」
「我沒有做壞事。不信你問凱叔好了。」德鴻對母親說。「好,我就叫人去找凱崧來。」
她說著便喚人去喊凱崧前來。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凱崧跟着沈家的傭人走來了。還未等陳愛珠開口,他就從衣袋裏取出一張紙遞過去。陳愛珠一看,原來也是一張同樣的「除名通知」。她着急地問,這一對叔侄、同學究竟因為什麼被學校開除呢?時尚書屋
德鴻和凱崧便把他們被「除名」的原委說了出來:
11月初,德鴻、凱崧同時接到學校通知:嘉興已經「光復」,因學校臨時放假返家的學生,着立即回校上課。他倆結伴返校後,才知道教員中的幾個「革命黨」同盟會會員
已離開學校,或參加革命軍,或到軍政府工作。老校長方青箱已經出任嘉興軍政分司的官職,校務無暇顧及,目前的校務由一位新來的學監陳鳳章負責。這位新學監一反方青箱的做法,把嘉興府中學師生之間民主平等的校風拋到一邊,按照舊的一套教育方法管理學校,只準學生埋頭讀書,不讓學生過問政治。德鴻在後來回憶時寫道:「這位學監說要整頓校風,巡視各自修室,自修時間不許學生往來和談天。時尚書屋
我覺得『革命雖已成功』,而我們卻失去了以前曾經有過的自由。」
一天晚上,凱崧到德鴻的自修室來,拿着一張刊和革命軍光復各地消息《申報》,指着對德鴻說:「你讀讀這一段!」德鴻接過報紙看了起來,幾個同學聞聲也圍攏在他倆身旁。這時,猛然傳來大聲的喝斥:「自修時間不准談天!你們知道嗎?」
他們往門口一看,學監陳鳳章鐵青着臉正舉着手杖怒視着教室裡的學生。幾個圍在一邊的學生趕緊溜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只剩下德鴻和凱崧。陳鳳章此時已站在兩人面前,抓起課桌上的那張《申報》撕成破紙,扔在地上。時尚書屋
「你怎麼撕掉我們的報紙?」德鴻不服,起身問學監。時尚書屋
「不准讀報!」陳鳳章想不到這個學生竟然敢質問他,便說:「自修時間要做功課!」
「我們功課都做完了,看報不行嗎?」凱崧問。時尚書屋
「不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陳鳳章專橫地大聲說。時尚書屋
「方校長讓我們讀報的!」「也允許我們自修時間往來和談天!」德鴻、凱崧不服,和陳鳳章爭吵起來。這時,不少學生圍了過來,也幫他倆跟學監講理。還有一個學生把陳鳳章的手杖悄悄拿走藏了起來。陳鳳章講不過學生,又找不到手杖,氣急敗壞地說:
「好!你們不服我學監管教,居然如此搗亂,看我不處理你們!」一邊說一邊離開了自修室。時尚書屋
第天,陳鳳章就掛出佈告牌,對德鴻、凱崧等幾個學生給予記過處分。時尚書屋
德鴻、凱崧和其他被記過的學生都不服,他們認為自己並沒有「搗亂校紀」,是陳鳳章故意刁難他們。一個同學說,「他是拿我們開刀,殺鷄給猴看!」另一個同學說,「去找方校長,告他!」
恰在這時,德鴻收到家裡母親的來信和匯款,囑他好好複習功課,把期終的大考考好。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