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代文豪茅盾的一生 第 8 頁


又叮嚀他:「一人在外,要處處謹言慎行。」匯來的錢作他寒假回家的路費。於是他對凱崧和另幾個相好的同學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算了!」凱崧說:「等大考完了再跟他講話!」緊張的
作者:李廣德 / 頁數:(8 / 97)

又叮嚀他:「一人在外,要處處謹言慎行。」匯來的錢作他寒假回家的路費。於是他對凱崧和另幾個相好的同學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算了!」

凱崧說:「等大考完了再跟他講話!」
緊張的大考考過以後,德鴻、凱崧和幾個同學去郊遊。他們在南湖划船、賞景,還在煙雨樓中喝酒,又談起學監給他們記過處分的事情,都憤憤不平。德鴻沒有喝酒,對於同學的氣忿之情,也抱有同感。他們回校後,幾個同學趁着酒興就去找學監陳鳳章,質問:
「憑什麼記我們過?」
「你們搗亂校紀,目無學監!給你們記過處分,這是輕的。看你們還敢再搗亂!」陳鳳章說完,「砰」一聲關上門,不再理他們。時尚書屋
有兩個年歲大的學生,聽了這話更加氣憤,經過佈告牌時,拾起兩塊石頭,打碎了布牌。時尚書屋
德鴻和凱崧看了,也說砸得好,也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回到宿舍後,他看到同學打死的一隻老鼠,起了一個惡作劇的念頭。他叫凱崧找來幾張南貨店糕點的草紙,把那只死老鼠包在裡面,外面貼上一張紅紙,象是一隻禮品包。他抓起毛筆,在「禮包」的封套上寫道:「南方有鳥,其名為雛。子知之乎?夫雛發於南海,而飛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食不食,非醴泉不飲。時尚書屋
於是鴟得腐鼠。雛過之,仰而視之曰:『赫!』今子欲以之梁國而嚇我邪?」
這是德鴻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莊子》中《秋水》裡的句子。凱崧看了,拍手喊道:

「妙!妙!德鴻,這個腦筋只有你動得出。」
德鴻笑着抓起這個包着死老鼠的「禮包」,說道:「凱叔,走!我們給學監送禮去。」
兩人悄悄地把這個「禮包」放到陳鳳章的辦公室裡,看看沒有人瞧見,就回到宿舍。時尚書屋
他們給學監送了這份特殊的「年禮」之後,第2天就回到烏鎮度寒假了。兩人哪裡想得到,這下會闖了禍──被學校開除了。時尚書屋
陳愛珠聽了兒子和凱崧的敘述,感到學監太專橫,德鴻他們因為反對學監的專制而被除名,也情有可原。她看看兩份同樣的「除名通知」,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說:「看來學監對你們還算客氣,居然給你們寄來了大考成績單。」待凱崧走後,她望瞭望兒子說:
「德鴻,你今後到哪裡去讀書呢?是不是還回湖州?」
德鴻表示不想回湖州。陳愛珠安慰兒子說:「到何處去,一時不忙,只是年份上不能吃虧,你得考上四年級下學期的插班生。」
後來,經過反覆考慮,陳愛珠決定讓德鴻到杭州讀書。而凱崧由決定到湖州中學去。直到兩年後,這一對叔侄與同窗好友才在北京會面。時尚書屋

六、學作對聯

1912年初春的一天下午,沈德鴻乘坐的「烏杭班」客輪抵達杭州賣魚橋碼頭。他提着一隻小皮箱,夾着一個鋪蓋卷,登上岸來。叫了一輛黃包車,拉他到了位於葵巷的安定中學,很快辦好了入學手續,成了這所四年級的正式學生。時尚書屋
他是一個月前來杭參加插班考試而被錄取的。當時他住在一家與他這「泰興昌紙店」有業務來往的紙行裡,曾聽紙行老闆說過,創辦安定中學的是一個姓胡的大商人,住宅有花園,花園裡有四座樓,每座樓住一個姨太太。他辦這安定中學是要洗一洗被人說成銅臭的恥辱。時尚書屋
其實,創辦安定中學的大實業家胡趾祥,並不是一個滿身銅臭的奸商,而是一位具有愛國心的有遠見的富商兼學者。在中日甲午戰爭失敗後,「舉國上下力圖復興,多以科學足以救國,大興辦學之風。」胡趾祥的好友胡適、邵伯炯、陳叔通,都力勸他創辦學校。時尚書屋
《杭州文史資料》載:「胡趾祥即手示二子煥、彬,撥八千元為開辦費,六萬元儲息為學堂經常費,並請陳叔通來杭籌建。」他的治學精神是:「學唯誠意正心四字,教育經義治學兩齋。」為了辦好學校,與公立中學競爭,凡是杭州的好教員,他都千方百計聘請來。如當時被稱為浙江才子的張相獻之、舉人俞康侯就被聘請擔任國文教員,其他的數理化和史地教員,也多為知名學者和外國留學生。時尚書屋
這些教員熏陶、培育了一大批優秀人才。與德鴻先後在安定中學畢業或肄業的有: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尹民,及範文瀾、錢學森、潘潔茲、蔡振華、華君武、馮亦代等人。時尚書屋
新的校園,新的師長,新的同學,這裡的一切都使沈德鴻感到新鮮。杭州人說話差不多每句話都帶著個「兒」,也是他聞所未聞的。教員上課沒有通用的固定課本,每個教員愛教什麼就教什麼,不受任何約束。因此,學生上課的興趣很濃厚。時尚書屋
德鴻上的第1堂國文課,是張相獻之教的。他對同學們說:「我要教你們作詩、填詞。但是,學人選對子是作詩、詞的基本功夫,所以我要先教你們作對子。什麼是對子?你們知道?……」
對子,德鴻當然知道,這就是對聯嘛。雖然他還不會作對聯,卻接觸過不少對聯。他的祖父沈硯耕擅長書法,常用楷書為烏鎮的商店、人家書寫對聯。他常站在一旁觀看。時尚書屋
他舅父陳粟香也是一個喜歡作對聯的人。前年暑假,他跟母親到外婆家「歇夏」,曾聽陳粟香舅父和母親談話。舅父說:「北面一箭之遠,前年失火,燒掉了十多間市房,其中有我的兩間。今年我家在這廢墟上新造了兩間。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