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蔣介石評傳 第 161 頁


官樣文章去後,蘇聯有所謂《蘇聯外交人民委員部莫洛托夫部長復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長照會》,全文如下:部長閣下:接準閣下照會內開:「茲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獨立之願望
作者:待考 / 頁數:(161 / 237)

官樣文章去後,蘇聯有所謂《蘇聯外交人民委員部莫洛托夫部長復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長照會》,全文如下:

部長閣下:

接準閣下照會內開:

「茲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獨立之願望,中國政府聲明於日本戰敗後,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證實此項願望,中國政府當承認外蒙古之獨立,即以其現在之邊界為邊界。 上開之聲明,於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簽訂之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批准後,發生拘束力。」
蘇聯政府對中華民國政府上項照會,業經奉悉,表示滿意,茲並聲明蘇聯政府將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穴外蒙•雪之政治獨立與領土完整。時尚書屋

本部長順向

貴部長表示崇高之敬意。時尚書屋

此照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外交部王部長世傑

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

公曆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

莫洛托夫•穴簽字•雪

蔣介石出賣了外蒙,卻說「茲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獨立之願望」,以謊言做下台階,真是中外罕聞•選
另一類官樣文章是如何完成「公民投票」的假戲,以便使蔣政府得以卸賣國之責。但這也是—場笨戲,無端以「公民投票」使外蒙獨立更加「合法化」•選演出這一幕既假又笨之戲的蔣介石代表是雷法章。雷法章當年被派到外蒙古去「參觀」公民投票時,他的身份是內政部常務次長。他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在《東方雜誌》上發表《奉派赴外蒙參觀公民投票之經過》一文,這篇回憶文令我們長了不少見識:

第1、在「公民投票」結果沒公佈前,外蒙古是中國領土,外蒙古人民是中國人民,在「完成法律手續」之前,自然當受中國政府管轄。中國政府派中央大員去,理該是「監票」,怎麼可以是「參觀」?「投票之籌備與執行,均由外蒙當局自行主持,政府不予過問。僅在舉行投票之際,遣派代表前往參觀。」這是什麼話?時尚書屋
第2、雷法章說「奉派之後,迭次晉謁先總統蔣公,即當時國府主席。奉諭,代表政府參觀投票情形,兼可考察外蒙政治社會情況,而不與外蒙當局進行任何交涉。關於投票一事,只宜細心觀察,但不得干涉或發表任何聲明」。這又是奉命放水了。時尚書屋
第9

:還都前後出賣外蒙古 3

第3、雷法章報告中已指出「此項公民投票,據稱為外蒙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獨立願望之志。故此項過程,純屬掩耳盜鈴之舉」等語,則所謂「公民投票」之說,在國民黨大員眼裡,也是不足採信的假戲,這一點自為蔣介石所深知。深知而要瞞天過海,就只好封鎖真相。於是:「因原報告系屬秘密檔案,政府始終未予公佈。時尚書屋
是以除外交當局外,鮮有知悉其內容者。」而雷法章「在蒙時慎重行事,歸國則忠實報道。惟除書面報告政府,並口頭備供諮詢外,對外未發表任何談話或書面聲明,借保機密。即如中央大學與中央政治大學,曾數次邀請,做公開講演,均經婉謝。時尚書屋
而奉最高當局面諭,預定在中央紀念週之報告,亦未果行」。為什麼如此?原因無他,蔣政府要卸責,要騙中國人民,說外蒙古不是我要它獨立的,乃是經由「公民投票」獨立的。如今「公民投票」既是假的,則外蒙古獨立即失其依據。外蒙古不獨立,蔣政府就不能完成賣國的壯舉了,所以只好一切遮蓋。時尚書屋
雷法章當然也不敢吭氣了。時尚書屋
毛以亨《俄蒙回憶錄》中說外蒙古「公民投票」,四十九萬合格投票人,參加者有百分之九十八,一致贊成獨立,但是雷法章說:「外蒙古的公民投票,是一件法律的滑稽劇,不僅外蒙政府自己知道、我們知道,甚至于世界各國又哪有不知道的呢?我們的論斷,絶不是主觀的偏見,是有具體的事實與理由為根據的。」•穴雷法章《故國河山話外蒙——民國三十四年庫倫視察記》載《中外雜誌》•雪蔣經國在《風雨中的寧靜》也承認「關於外蒙古的獨立問題——實際就是蘇聯吞併外蒙古的問題」,也知道中國的「國民」「一定不會原諒」、中國的「國民」一定會說蔣介石的國民黨「出賣了國土」,正因為有這一清楚知道,所以國民黨要一切遮蓋,想用「先立密約」、「公民投票」種種的方式,來達到既賣國又脫罪的目的。但是,正如蘇聯獨裁者所說:「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蔣介石辛苦多年的張為幻,最後還是落得個欲蓋彌彰。時尚書屋
連雷法章自己,在蔣介石死後、在信基督教走火入魔以後,都要小心翼翼地把內幕抖了出來,使我們恍然當時的一些真相。這真是「主耶穌」的「奇蹟重現」了•選•穴雷法章曾寫《奇蹟重現》一文,發表在《基督教論壇》,特此借喻一下。•雪
王世傑從蘇聯賣國回來,說這個條約可保中蘇三十年的和平,要求順利通過。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四日,九十九位國民黨訓政時期的立法委員,在重慶國民政府大禮堂集會,由院長孫科宣佈贊成的立委請起立的時候,九十五位站了起來,只有四個人反對。於是,國民黨總裁、國民黨外交部長賣國以後,國民黨立法委員也賣國了。第2年,孫科在留美同學會講「親美乎?親蘇乎?」有這樣的說話:
訂此條約我們的損失已很大了,但能以三十年友好條約的代價,在三十年中讓我們埋頭苦幹建設起來,則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也還值得。待三十年後,中國強大了,收回損失,尚未為晚,用遠大眼光研討這個條約,所以終於批准了。•穴《中央周刊》中央日報出版•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