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蔣介石評傳 第 162 頁


好個「三十年」的「遠大眼光」•選何必三十年呢?蘇聯第1年就給了蔣介石好看。蘇聯軍隊在東北奸、掠,孫科在文章中也抱怨,為了避免糾紛,中國政府雖有充分的理由,也裝啞巴不說話。蘇聯既
作者:待考 / 頁數:(162 / 237)

好個「三十年」的「遠大眼光」•選何必三十年呢?蘇聯第1年就給了蔣介石好看。蘇聯軍隊在東北奸、掠,孫科在文章中也抱怨,為了避免糾紛,中國政府雖有充分的理由,也裝啞巴不說話。時尚書屋

蘇聯既已違約背信,而蔣介石的外交部仍不知採取行動,還在「仍一向恪守其由此約產生之一切義務」呢•選簽訂賣國條約後兩年——一九四七年五月二十二日,王世傑在國民參政會報告,還說:「關於中蘇關係,中國政府在過去一年中,系依照參政會之決議,努力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之嚴格履行。」還說這種傻話呢?直到被蘇聯耍得七葷八素之後,才在一九四九年,發出《宣佈與蘇聯斷絶邦交之聲明》,後又在聯合國提出控蘇案。其實控蘇的理由,早在四年前——一九四五年——就已成立,但是為什麼要到一九五三年那麼晚、那麼遲才表態廢棄中蘇友好條約呢?原來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向國會要求通過廢止二次大戰的秘密協定,三天以後,台灣這邊就廢了約。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新生報》載:

我廢止中蘇條約具充分法律根據

根本無需與他國商談沈昌煥答覆記者詢問
政府發言人沈昌煥昨•穴二十三•雪晚答覆記者詢問時,斷然否認我國廢棄中蘇友好條約之決定,系與美總統艾森豪威爾元月三日向美國會提出的國情咨文有任何關聯。沈氏強調這是我國的主權行為,「這是我國自己的事,純粹是中國政府自己的決定」,根本不需與美國商談。時尚書屋
但是邵毓麟明白透露,他在艾森豪威爾否定雅爾達密約之後,于二月二十五日上午請見蔣介石,報告說:「我國在聯合國大會所提『控蘇案』,大會僅決議蘇俄並未遵守《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未予懲處。實則蘇俄利用雅爾達美俄英秘密協定,既逼我簽訂中蘇條約,又憑此約,佔領東北,協助中共,使我大陸淪陷。過去我為顧慮美國關係,遲未採取行動,如今美國總統既經公開否認雅爾達密約,我實應立刻廢除《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昭告國內外人士。」蔣介石聽了,連說:「很對,很對,就請你立刻去告秘書長辦理。」
於是邵毓麟立刻到了王世傑的辦公室,說明「奉諭」經過,王世傑一面說「沒有想到,沒有想到」,一面電邀外交部長葉公超立刻前來會談。就這樣,在當天下午,由國民黨外交部發表,正式廢除《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穴見邵毓麟《奉派駐韓外交代表又無疾而終》,《傳記文學》第3十一卷第6期•雪

第9

:還都前後出賣外蒙古 4

邵毓麟的透露,說明了為什麼蘇聯早就違約背信而蔣介石不早點廢約,為什麼拖到八年以後才廢約。蔣介石到一九五三年廢除《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固對外蒙古獨立等既成事實,不能移動分毫,但是,蔣介石敢在上當後八年,順着美國人眼色廢除此約,也算稍舒窘局,趁此大宣傳特宣傳,自然也是一件快事。不料,好景不常,又過了八年,外蒙古獨立之未足,竟要加入聯合國了。蔣介石大吃一驚•選因為這時蔣政權在聯合國安理會還有否決權在手,外蒙古入會而不否決,即無異承認《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根本沒廢;若予否決,則蘇聯必然也否決日本與非洲許多小國入會,蔣介石的島國是禁不住非洲小國和美國的遷怒的。時尚書屋
於是,蔣介石又放水了•選對外蒙古入會問題,它不敢使用否決權了•選蔣介石在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十二、十四、十六日主持國民黨第8屆中央委員會第4次全體會議及中央評議委員會第6次會議,發表《貫徹本黨的時代使命和革命任務——動員、革新、戰鬥》,秘密地說:他「避免使用否決權」,是「不得不勉循盟邦之請」,因而不得不又來一次「嚴重的失敗和恥辱」。他說他「避免使用否決權」,「對國內民心士氣的影響,則是相當沉重的」。他還說:「在防阻匪偽入會的間接目的上,我們可以算是換取了一次迂迴戰的勝利」,換言之,如果否決外蒙入會,可能連自己的席次都保不了•選
蔣介石、王世傑認為同蘇聯簽約,可對蘇聯有個約束,這是完全不懂近代外交史的。因為在所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簽訂前,蘇聯至少已有過二十三次違約背信的紀錄。•穴詳閲李敖《蔣介石研究四集》,頁一九九至二OO•雪這麼多違約背信的紀錄,除幾次有待一九四五年以後正式證實者外,至少有十八次以上,都在簽訂所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以前違約背信在案。有這麼多次前科的國家,居然還同他「友好同盟」,這豈不太無知了嗎?何況在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後,國民黨政府已同蘇聯訂過一個《中蘇互不侵犯協定》,第2條中明說:
倘兩締約國之一方,受一個或數個第3國侵略時,彼締約國約定在衝突全部期間內,對於該第3國,不得直接或間接予以任何協助,並不為任何行動或簽訂任何協定,致該侵略國施行不利於受侵略之締約國。時尚書屋
但在一九四一年三月,日本外務大臣松岡洋右在訪問德國之後,訪問蘇聯。蘇聯外交部次長在三月二十七日對國民黨駐俄大使說:「史達林接見松岡,是純禮貌問題。」四月十一日,蘇聯駐華大使潘友新對國民黨政府說:「蘇聯不為自己而犧牲友邦的利益,蘇聯政府對松岡是照例招待。」但是《蘇日中立協定》竟在第3天——四月十三日公佈了。時尚書屋
一九四一年違約背信如彼,蔣介石、王世傑居然于一九四五年還同它簽約如此,還要相信它如此•選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