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蔣介石評傳 第 184 頁


這種「餘地」很容易被視為「客氣」,並不影響「接受」,故胡適想了一晚之後,于四月一日愚人節晚上去看王世傑,「最後還是決定不幹」,顯然「難以相信是真的」•穴「too good to b
作者:待考 / 頁數:(184 / 237)

這種「餘地」很容易被視為「客氣」,並不影響「接受」,故胡適想了一晚之後,于四月一日愚人節晚上去看王世傑,「最後還是決定不幹」,顯然「難以相信是真的」•穴「too good to betrue」•雪•選但是蔣介石仍在四月四日召開的國民黨臨時中全會上,宣讀一篇預備好的演說辭,聲明他不候選,提議一個無黨派人出來候選,並替候選人開了五條件:一、守法,二、有民主精神,三、對中國文化有瞭解,四、有民族思想、愛護國家、反對叛亂,五、對世界局勢、國際關係有明白的瞭解。雖未指名道姓此候選人為誰,但胡適自己說:「在場與不在場的人都猜想是我•選」•穴見《胡適的日記》手稿本第10六冊•雪

蔣介石要請胡適競選總統,並由他親自向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提名,可是會中除吳稚暉與羅家倫兩人讚同蔣的提議外,其餘出席者都堅決主張蔣為候選人,蔣乃交中央常會決定,中常會決定擁蔣,於是胡適競選總統的插曲落幕。這一段歷史正如當年所發生的,真實不誤;蔣、胡之間的聯繫人是王世傑,王對此事有紀錄,胡本人亦曾記此事。但怎樣來解釋這件事呢?王世傑向胡適說,根據中華民國的憲法:總統無實權,所以蔣情願屈居胡下,當有實權的行政院長。這種解釋似乎言之成理,然事後證明,憲法問題難不倒蔣介石。時尚書屋
老蔣當年哪裡會為此小問題,而不願做大總統呢?王又代蔣轉告胡,蔣不當總統以便戡亂。這種從現實的考慮,當然有可能。如果再略事發揮一下,蔣一心一意要戡亂,極需美國人的大力支援,把胡適牌打出來,自可贏得山姆大叔的好感•選不過,冷靜地想一想,蔣介石如果真的堅持不當總統,真的想請胡適競選,他的中央執行委員會、他的中央常會居然敢否決他的提議,是怎麼回事呢?這位強人對他的執會、常會竟如此沒有影響力嗎?如果說是虛情假意嗎,那又何必一再派王世傑去勸胡適呢?其目的又何在呢?真相到底如何?真是一頭霧水•選
事隔四十餘年,當年的國代劉心皇無意中幫助我們揭開表象,洞見真相。劉氏于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七日給李敖的信中,有如下一段:
關於蔣中正勸胡適競選總統一節,我認為是蔣先生想請胡適代表社會賢達、代表清流,發表聲明,說:「當今之世,總統一職,非蔣中正先生擔任不可。」當時,胡適被勸時,只說自己不能幹,竟然不說擁護蔣先生干,蔣只有一勸再勸,希望胡領悟,詎料胡不唯不悟,竟終於答允,演成中常會反對,而蔣也終於接受他的中常會之擁戴,擔任總統候選人了。載《李敖千秋評論叢書》一百期下冊,頁一O七•雪
第10

:打不過毛澤東搞假民主的惡果 3
劉心皇的「認為」,不僅如他所說另有旁證,別有前科,而且令人疑竇冰釋,大有原來如此之感。原來蔣當總統始終不做第2人想的,原來蔣請胡競選,是示意胡擁己,一再敦請,乃因胡不識相,希望他領悟。結果胡不但未領悟,還認為「蔣公是很誠懇的」,居然假戲要真做。但假戲又何能真做呢?原來國民黨的中常會完全是先意承旨的,蔣完全是胸有成竹的。時尚書屋
從「政治文化」•穴political culture•雪的層次看,蔣再度表演「以退為進」、「口是心非」的中國傳統,以及再一次顯露他的性格。他是一有自大狂的人,再加上封建迷信,自以為真龍天子,天無二日,哪肯屈居人下?同時他又是一個有自卑感的人,否則何必要清流擁戴呢?時尚書屋
戲演完之後,便是如何修憲以增加總統的權力。國大代表們遂於四月十八日討論憲法修改案,蔣介石首次以代表資格出席,入座第1號代表席,以一小時的快速順利通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完成三讀程序,主要內容即為提高總統的職權。代表們在其他修憲部分爭論激烈,各不相讓,獨對提高總統職權,全無異議,可見極大多數的代表乃是忠於蔣介石的國民黨人馬,所爭者只不過是他們自己人內部的權力鬥爭。蔣介石于四月十七日召集全體國民黨代表訓話,要他們「服從領袖、尊重黨紀」,全體起立,一致接受,也就不必為異了。時尚書屋
四月五日國民黨中常委一致擁護蔣總裁為總統候選人,翌日臨時中全會也表示擁蔣為第1屆總統候選人。四月九日,一百五十餘名國代簽署,請選蔣主席為總統,連署者高達二千四百八十九人。選舉總統的日子是四月十九日,早上八時五十分開始簽到,出席的代表、來賓、記者都十分踴躍,座無虛席。中午十二時四十五分宣佈開票,結果蔣中正獲得二千四百三十票當選,陪選的居正僅得二百六十九票。時尚書屋
全場鼓掌、高呼萬歲。時尚書屋
總統選舉是一面倒的情勢,沒有人可以跟蔣介石競選,居正陪選原本多此一舉。然而副總統選舉就大不一樣,一人之下,群雄相爭。有那麼多候選人,主要也是由於蔣介石申明自由競選的原則。這幾位之中,蔣最顧忌的當然是桂系首腦李宗仁,孫科雖亦曾反過蔣,有過瓜葛,但畢竟是文人,而李不僅是軍人,而且有實力,更何況戰時的功勛以及戰後的人望,在在使蔣感到威脅。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