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蔣介石評傳 第 5 頁


有學問的革命家章太炎便譏嘲蔣介石執行的三民主義是「賣國主義、黨治主義與民不聊生主義」,雖極盡挖苦之能事,卻有其真實性,故能引起共鳴,亦足以說明蔣介石的「革命」連虛有其表都沒有。蔣介
作者:待考 / 頁數:(5 / 237)

有學問的革命家章太炎便譏嘲蔣介石執行的三民主義是「賣國主義、黨治主義與民不聊生主義」,雖極盡挖苦之能事,卻有其真實性,故能引起共鳴,亦足以說明蔣介石的「革命」連虛有其表都沒有。蔣介石在短短幾年內,從「紅色將軍」到「白色恐怖」也就不足為奇,更不必徒勞說明他從極「左」到極右的思想轉變,因為他的「革命思想」本無真實的內容,原是一種作為政治訴求或贏得政治利益的口號或形式。真正的革命思想必須要能突破既有舊思想的「情結」(emotional evolvement),蔣介石並沒有;如果我們說列寧、托洛斯基、甘地是革命家(參閲Wolfenstein,The Revolutionary Personality:Lenin,Trotsky,Gandhi),蔣介石根本不是。時尚書屋

當蔣介石下級軍官出身的歷史學家黃仁宇提倡「大曆史」,呼籲從大處與宏觀來看待歷史事件與人物。其實治史原當如此,不過他從「大曆史」來看蔣介石,有意無意之間,以歷史之「大」來掩遮個人之「小」,以「非人身因素」(inpersonal factors)來解脫個人因素,個人的歷史責任就可推給不可抗禦的歷史趨勢,於是蔣介石的「有所作為」或「無所作為」,都成了歷史之「必然」而無可厚非,若加以譴責便犯了「道德裁判」的謬誤!有趣的是,黃仁宇既認定蔣介石個人在「大曆史」中,身不由己,無可奈何,卻又說蔣氏建成「高層建築」,主持「人類歷史罕見」的「群眾運動」,以及在「統一的軍令之下」,動員三五百萬兵力抗戰,為「洪荒以來所未有」,為中國現代化鋪了路。(參閲黃仁宇《從大曆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這些論斷,且不說在思維上的矛盾,與史實也多有不合。時尚書屋
一九二四年國民黨改組,請共產國際的鮑羅廷當軍師,的確組織並發動了群眾運動,但是自從蔣介石清黨之後,已與群眾運動「劃清界線」,視為暴動,採取敵對的態度與鎮壓的政策。工會、農會一體解散,工運、農運頭目,迭遭殺害。被清除的共產黨倒是在「朱毛」的領導下,大搞特搞工運農運學運,與蔣抗衡。足見蔣自執掌大權之後,始終站在「群眾運動」的對立面,他雖然「革命」不離口,以革命做標榜,實際行動根本是反革命的,最後也就是被革命暴力所擊潰而失去大陸、退居海島的。時尚書屋
一個自稱革命的人結果被人革了命,不知是「反諷」還是「弔詭」?至于說抗戰時期「統一的軍令」,只是蔣介石的「夢想」而非「實際」,那「洪荒以來所未有」的「動員」,悲壯有之,淒慘更有之,几乎毀掉了一個國家,于中國現代化絶對有礙,遑言「鋪路」?蔣介石建築的「高層機構」,無非是說他成立了一個南京中央政府,但此一機構並不比北洋政府更高層,而同樣缺乏中下層的基礎,何足深論•

黃仁宇從「大曆史」的角度,最後做這樣的結語:「蔣介石不是大獨裁者,他缺乏做獨裁者的工具。他也不可能成為一個民主鬥士。縱使他有此宏願,他也無此機會。」(見前引書,頁四二七)事實上,蔣介石並不缺乏獨裁的工具,除了直接控制軍隊外,還有中統、軍統等特務機關,所謂「藍衣社」根本是效法墨索里尼的「黑衣社」(the black shirts)與希特拉的「褐衣社」(the brown shirts),只是比不過希特拉的「集權」,又因中國幅員遼闊,「魔掌」尚不能涵蓋全域耳。時尚書屋
正由於獨裁心態,他絶無可能有做「民主鬥士的宏願」;若有此宏願,則絶對有足夠的機會。且不論抗戰勝利後,在自由民主的潮流下,他仍堅持一黨專政,反對聯合政府,即使在美國的壓力下,完成政協決議而又故意破壞之。至少撤退到台灣後的四分之一世紀中,有足夠的時間與環境,逐步推行民主,然而他卻以一再違憲連任,嚴禁言論自由,使反對黨胎死腹中終其生。「無此機會」云云,完全不能符合事實,大曆史的角度竟把歷史銅鏡看成哈哈鏡了。時尚書屋
第1

歷史天平上的蔣介石 2

蔣介石生長的時代,正值中國近代民族主義之勃興,在空前激烈的內憂外患震盪下,仁人志士們的救亡意識特彆強烈。蔣介石身歷其境,具有顯著的民族主義與愛國情操,原是順理成章的事。然而我們細察他一生的言行,這位普遍被認為「深具民族主義」人物的愛國情操,並非如是簡單。他的反帝民族情緒很不一致,例如對英帝表現出深惡痛絶,而對美帝卻委曲求全,未免勢利眼,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心目中國家民族利益與其個人利益孰輕孰重的問題。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