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最亮的十米 第 22 頁


跳水池距離馬路的直線距離不遠,但要爬上高達二、三十米的看台台階。我只顧着和胡佳說話,沒有留意到台階前面的一個小平台,這個疏忽讓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我一腳睬了空,穿著拖鞋的腳趾探出了
作者:田亮 / 頁數:(22 / 35)

跳水池距離馬路的直線距離不遠,但要爬上高達二、三十米的看台台階。我只顧着和胡佳說話,沒有留意到台階前面的一個小平台,這個疏忽讓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我一腳睬了空,穿著拖鞋的腳趾探出了頭,撞上了高一層的台階。身體像香蕉皮一樣地在空中作了個拋物綫栽在地上,手上的盒飯也脫了手,掉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鷄湯和青菜等開始流出。時尚書屋

緊接着,我覺得右腳拇指劇疼,一看,整個大腳趾的指甲被掀翻,血肉模糊。「太疼了!我可能回不去了!」我齜牙咧嘴地對胡佳說。「沒事!我扶着你!」他回答道。時尚書屋
但我已經站不起來了,要在台階上休息一會。這個時候,血開始如水流般地往下滴。我看著表,已經過了12點,離下午比賽不到四小時:接下來的半決賽和決賽,我還能嗎行?時尚書屋
坐在台階上,我捏着腳腕,想幫助止血。但過了一會,血還沒有要停止的意思,而我卻感覺越來越疲憊,我快暈倒了。時尚書屋
閉着眼睛躺在靠在台階上。那種疼痛的感覺告訴我,傷勢挺嚴重,情況不太妙。這時,胡佳跑回去叫來了教練和隊醫,大家看到的我已經是斜躺在看台上,烈日炎炎,我卻渾身出虛汗,面無人色。時尚書屋
他們將我抬起來,平放在看台頂層陰涼的樓道上。我感覺舒服多了。雖然睜開眼看不到東西,但我的思維活動一直沒停止過,下午是繼續比賽還是宣佈棄權,這是個大問題。時尚書屋
我能進行思考,證明我還沒有暈過去,傷勢還不嚴重,應該能夠比賽的……我這樣安慰自己。時尚書屋
過了幾分鐘後,他們將我送到了醫務室,又是看腳、檢查骨頭、照片子,又是包紮什麼的,忙乎了近一個小時。時尚書屋
午睡泡湯了,飯可是不能耽誤的。我趕緊把東西給吃了,還是有點噁心,腳還是鑽心的痛。時尚書屋
但當時我已經有了主意:就算斷腿也要比。這倒不是因為我有多麼高尚的榮譽感,而是因為,當時中國代表團的團長體育總局的副局長段局長說:「對一個中國運動員來說,比賽不光比技術,更要比精神,比作風。」
下午比賽前,我在陸地上做了一個簡單的全套動作熱身,還練了練407抱膝。但為了避免腳傷加劇,我選擇了直接比賽。時尚書屋

雖然腳趾還在,但這時自己第1次賽前有了輸的念頭。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時尚書屋
第1個動作,我雖然得了84.66分,但感覺不是很完美,自己的霸氣,自己的優勢彷彿被什麼東西卡住了。有一點不對勁!這幾年,我從沒有在大賽中失過手,這次,我是否要丟掉自己的又一個世界冠軍?時尚書屋
我有點接受不了沒有領先的事實,六個動作下來,只有第4個和第6個發揮了水平,其他的一個比一個糟糕。感覺只是頭朝下入水了。在進行反身翻騰的動作時,兩個大腳趾必須需要抓台的動作。但我一點也用不上力。時尚書屋
如果自己在賽前試一下,效果肯定會好一點。我開始後悔起來。時尚書屋
決賽就這麼進行着,其流程有點像1996年奧運會的時候,每一跳都是波瀾不驚,每一跳都很平淡,當然每一次分都不是很高。時尚書屋
我就這樣與冠軍,與夢想擦肩而過,只得到了第3。賽後,連加拿大人德斯帕蒂都開始關心起我的傷來:「請大家看看他的腳趾。第6個動作,他得到了96分的高分,不少裁判還打出來了滿分10分。他依然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連對手都這麼說,我當時恨不得找得地洞鑽下去。我不是一個喜歡找客觀的人,輸就是輸了。明年的奧運會,我會重新站起來的。時尚書屋
就這樣,帶著傷病,蜜蜂咬的痕跡和兩塊銅牌,還有被當地炙熱陽光嗮黑了的臉龐,我回到了北京。2003年底,由於在北京跳水館還沒有翻修好,我們只能前往天津,進行奧運會前的最後一個冬訓。時尚書屋
但就在我這個本命年快要收尾的時候,倒霉事還是沒有放過我。時尚書屋
想想這一年,雖然拿了不少冠軍,但最關鍵的世錦賽還是丟了,因此我練得挺辛苦的。我想用自己的努力訓練,來沖一沖邪氣,也為自己的本命年划上一個圓滿的句號。時尚書屋
在一天早操後的跑步訓練中,我沒有像其他老隊員一樣選擇放鬆跑,而是撒腿狂奔。時尚書屋
那天在田徑場的200-300米拐彎處,突然冒出一個1米高的小球門。本來球門是在田徑場裡面的,但不知為什麼被挪到了跑道上。時尚書屋
前幾圈,我都順利地避開球門,但到了最後一圈衝刺時,我正準備甩開隊友,歪着頭掃視一下其他人,疏忽了那個跑道上的障礙物。自己的兩腿就這樣撞在了橫桿上,球門被撞飛老遠。而我在巨大慣性的作用下,直接趴在了地上。時尚書屋
又是好半天動彈不得。起來後,大腿特別疼。我拍了拍自己,感覺還好,能走,就一瘸一拐地走回宿舍。時尚書屋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該去吃早飯了,我想下去食堂打飯,可是雙腿痛得難以忍受,根本沒辦法動彈,只好請張練幫我叫大夫。早上6點半,醫務室的大夫本來還在休息,但被強行叫起,給我的腿上敷冰袋。時尚書屋
好在除了痛感,我還有饑餓的感覺,室友秦凱幫我從食堂帶飯回來。早飯後,跳水隊的領導以及其他教練都過來看望我,我成瘸子了。時尚書屋
第2天,大腿受傷的地方開始充血,按照我的經驗,一個星期肯定好不了。12月24日和31日,國家跳水隊進行兩次很重要的全隊測驗,但我都沒有趕上,連房門都沒有邁出過。時尚書屋
在奧運會備戰的關鍵時刻,就快要出征世界盃了,我受傷了,這可不是閙着玩的,從游泳中心到全隊,還有陝西省體育局長都非常緊張。我對他們說:沒事,雖然有點疼,但很快就沒有事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