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中國文壇傳奇作家我的父親張恨水 第 5 頁


父親的案頭放有《聊齋》、《唐詩別裁》,這是他當時精讀細考的書,《聊齋》雖是殘本,但卻是套色木版精印的,內有許多批註。父親這時看書已不單看正文,也很注意批註。他從批註上得知了許多典故
作者:張伍 / 頁數:(5 / 47)

父親的案頭放有《聊齋》、《唐詩別裁》,這是他當時精讀細考的書,《聊齋》雖是殘本,但卻是套色木版精印的,內有許多批註。父親這時看書已不單看正文,也很注意批註。他從批註上得知了許多典故,又學到了許多形容筆法。另外,還有兩部書是祖父規定他看的,一是《袁王綱鑒》,另一是《東萊博議》,這四部書同時擺在案頭,看似隨便,細究起來,不僅有趣,而且反映了一個新舊時代即將更迭交替前的衝突反映。時尚書屋

前兩部書是所謂「性情中人」的讀物,被當時士大夫階級視為「彫蟲小技」的閒書,難登大雅之堂,小孩子看多了,是會「玩物喪志」的,弄得好,是個會謅幾句歪詩的斗方名士,弄不好,就是個識字的無賴,絶非「正途」;而後兩部,則是祖父選的,是仕途經濟的必讀課本,學而優則仕之路的階梯。這充分反映了父子兩代人的興趣以及對生活道路的不同選擇。妙就妙在父親對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文風,全都認真地揣摩研習過,自然而然就融匯于父親的筆端,真是太絶了。時尚書屋
父親關在樓裡兩個月,由着性兒地吟風弄月,蕭先生出的十道論題,他全交了卷。尤其是《管仲論》,蕭先生打了密密的雙圈,做了詳細批改,而且讓父親的父執輩傳閲,神童之譽不脛而走,轟動了整個三湖鎮。時尚書屋
三湖鎮的求學生活,對父親一生影響巨大,在那裡奠定了他的寫作生涯,所以他對這個淳樸美麗的水鄉,是充滿着深厚的感情和懷念的,他帶著這種感情於1935年寫了《北雁南飛》,這部小說不是自傳體小說,更不是自傳,但是它是以父親求學的生活環境為背景,為我們探求父親少年的學堂生涯,給了形象生動的參考。我非常喜歡這部小說,父親以真摯的感情,細膩的筆法,栩栩如生的人物,令人掩卷嘆息的情節,以及三湖鎮民風、民情、民俗的生動勾畫,為我們徐徐展開了一幅晚清江南水鄉圖。書中曾以我祖父一件壯舉為原型,做了藝術加工寫進了書中,那就是第2十三回「瀝血誓宗祠通宵備戰,橫予來俠士半道邀和」,原來在江西內地,有一種極其不好的陋習,宗族械鬥,每次村與村、族與族之間發生了糾紛,在調解不成的情況下,就要發生械鬥,每村16歲以上的男丁,都要「上陣」廝殺,每次戰鬥結束,勝負兩方都傷亡慘重,重者死去數人,輕者也要重傷十幾人,《北雁南飛》對這一場面,作了生動的描寫,當姚馮兩家為了婚姻糾紛,決定械鬥,在調解不成,即將動武之際,一場血腥的廝殺無可避免了,這時突然出現了一批壯士———「當頭一個,是個圓臉大耳的胖子,頭上紮了青布包頭,身上緊緊地束着白板帶,斜背綠皮套子的橫柄大砍刀。手上也握了一根一丈多長的紅纓竹矛。時尚書屋
足下蹬了快靴,腿上紮了裹肚。」在描繪了他的衣着裝扮之後,接着又寫他:「端了那長矛子在手,叫道:『你們不都用的長矛子嗎?矛子使得最長的,越算本事到家。我不敢怎樣誇嘴,我使一丈六尺長的矛子,諸位的矛子,比我長的,自然是有,但是恐怕不能像我這樣使。』他說著,將矛子一倒,兩手橫拿着,做了一個八字樁,將矛子一伸,兩腳並攏,向前一跳———只這樣一跳,已經到了岸上。時尚書屋
只見矛尖到處,那排列着的草人,卻狂風捲着的一般,接二連三地向半空裡飛去。他先挑的姚姓陣前的,轉身又去挑馮姓陣前的。挑完了,他大聲叫道:‘這不算,草人胸前,都貼了一張白紙,上面畫了一顆紅心,請大家看看,我的矛子尖頭,是不是都紮在紅心上?’兩姓陣上,有好事的,果然撿起來看看。可不是依了他的話,矛尖都紮在紅心上。時尚書屋

大家齊齊地喝了一聲彩。」
多精彩的描寫,這種繪聲繪色的神來之筆,並非向壁虛構,而是我祖父的絶活!
我在十七八歲時,第1次讀了《北雁南飛》,被深深地感動了,那纏綿悱惻的哀情使我久久不能平息,書中的詩及四六信札,把這種情緒渲染得淋漓盡致,讓人不忍釋手。看後,我對父親說:「《北雁南飛》寫得好,我非常喜歡,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父親聽了微微一笑說:「我是用心寫的。」
第7節:老書房的苦澀記憶(1)
老書房的苦澀記憶老書房外綠重重,百尺冬青老去濃;幾次分離君更健,一回新建一駝峰。時尚書屋
十年前到舊書堂,門外新平打稻場;只剩老根龍樣臥,太空蒼莽對斜陽。時尚書屋
勝利歸來不到家,故鄉山澤有龍蛇;慈幃告我傷心事,舊日書堂已種麻。時尚書屋
這是經過8年抗戰後,父親回到魂牽夢縈的安慶,祖母告知他劫後的故鄉「老書房」已成一片廢墟,父親感慨系之,寫下了《舊日書堂》七絶三首。提起了家鄉的「老書房」,張家的子侄輩,都有一種近乎神聖般的敬畏。因為父親曾在這裡,像山僧問禪似的面壁苦讀,足不出戶地自修自寫數年,奠定了他深厚的國學根基,從老書房裡,走出了一個蜚聲中外的「張恨水」!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