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周潤髮私家相冊 第 3 頁


在成年周潤髮的回憶中,從小學到中學的經歷是一個可以混在一起說的,因為無論是小學還是中學,無論是留級還是升級,對於那時的他來說,都不曾有任何特別的意義。轉來轉去,無論到哪所學校,那時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7)

在成年周潤髮的回憶中,從小學到中學的經歷是一個可以混在一起說的,因為無論是小學還是中學,無論是留級還是升級,對於那時的他來說,都不曾有任何特別的意義。轉來轉去,無論到哪所學校,那時候的周潤髮都是「唔鍾意讀書」粵語:不喜歡讀書時尚書屋

一位小學老師回憶這個學生時實話實說:「發仔成績普通,屬頑皮一類。」
這個頑皮的孩子卻也是一個孝順的孩子,他喜歡幫母親下田耕種,經常清晨五六點鐘就要出去賣茶果,那時候沒有電燈,照明用的是水火燈,他們在燈下準備好茶果,細狗就拿着出去賣。時尚書屋
「細路仔粵語:小孩子們個個都百厭頑皮貪玩,他也通山跑、爬樹、游水,又去搶花炮,但都能依時依候按時回家吃飯。」2002年的南丫島天后寶誕慶典活動中,81歲的發媽在戲棚裡對探訪者描述周潤髮兒時的情狀,在發媽眼裡,細狗是四個孩子中最孝順的一個。時尚書屋
「在南丫島生活好淒涼,無人看得起你。想靠人?沒人幫!哪個會借一杯米給你煲粥?我養豬,種番薯、花生,一日整幾百隻茶果同鉢仔糕賣,發仔也都有幫手去賣。」
發媽早已不在島上住,來南丫島參加天后寶誕慶典,老太太自有一種別樣的榮耀。周潤髮雖然沒來南丫島,但神功戲的戲棚外掛着為天后賀誕的巨型牌匾,周潤髮的名字老遠就能看到。時尚書屋
「我的家裡好窮,連五元一個月的租金也付不起,有次我幫老爸擔東西到船上賣,發爸看中我,問我老爸這個女兒嫁不嫁到鄉下去,老爸說嫁到鄉下有屋住。」17歲的港島姑娘陳萊芳就這樣嫁到了南丫島,她就是後來的發媽。而周潤髮的父親周容允是南丫島的原住民,周家祖籍廣東,早在1889年先人就遷徙到了南丫島。時尚書屋
說到周潤髮這個「天生的好演員」,發媽笑着說:「發仔身形似老爸,但樣子似我。」
發媽沒有理由不得意,發仔的「四萬笑容」和發媽簡直就是一個樣。時尚書屋
兒時的細狗就是一個「小靚仔」,一個貪玩的小靚仔。玩炮仗,打雀仔,捉青蛙,無憂無慮的童年就這樣度過了。對於細狗來說,南丫島就是整個的世界。時尚書屋

一次搬家改變了發仔的人生軌跡。不愛讀書的發仔多年之後戴上了博士帽。他的傳奇故事被寫進香港中學的教科書。他在內心深處深愛他的南丫島。時尚書屋
一次旅行改變了細狗的「世界觀」,那是他第1次離開南丫島去香港島,聽見「噔噔噔」的電車聲,他興奮得整夜睡不着,回到南丫島,更是興奮地給小伙伴們講了一個月。時尚書屋
1970年夏天,周潤髮終於小學畢業了。他的小學讀過兩個一年級,還有一次中途留級。周潤髮10多歲的時候,他們家從南丫島搬到了九龍。時尚書屋
對於家庭來說,這是為了謀求生計的改善,而對於周潤髮來說,這次搬家則有着更多的意味:這是從農村到城市的搬遷,也是人生旅途的分界線。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島頑童漸漸遠去了,城市的街頭多了一個略帶幾分憂鬱的少年。十幾年以後,我們在《上海灘》中愛上了那個名叫許文強的年輕人,那個許文強打動我們的就是這種憂鬱的氣質。時尚書屋
第1
:南丫島上 一個頑皮的浪子香港城市大學的博士帽(圖)
那時的發媽當然不會想到,這次搬家給發仔帶來了決定性的影響。假如沒有這次搬家,就沒有發仔日後成為大明星的最基本的環境,發仔的人生很可能就會是另一種情狀。時尚書屋
「我住在西環,西環的酒樓我間間做過,我又幫人倒垃圾。有假期我就幫人替工掙錢,我不怕挨苦。」
回想當年的種種艱辛,發媽不勝感慨。發仔的父親因病去世後,發媽的擔子就更重了,吃苦耐勞的發媽就這樣帶大了四個子女。發媽為發仔今日的成就感到自豪:「你說發仔成功,不是表明發媽更成功?因為發媽成功養大了四個子女才有今日成功的發仔!」
發仔以15歲的「高齡」進入西環的廖創興中學讀中一初一,他的中學生活只有短短的3年時間。時尚書屋
發仔不是一個「好學生」,如果他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世界上就不會有這個被人們稱為「發仔」或「發哥」的周潤髮了。時尚書屋
儘管後來他也為自己讀書不多而感到缺憾,但對於以表演為職業的周潤髮來說,社會才是真正的學校。時尚書屋
2001年11月,周潤髮戴上了香港城市大學的博士帽,與他同時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的還有北京大學校長許智宏。香港城市大學頒予他這個榮譽學位的理由是為了表彰他作為國際巨星的成就和不斷努力的精神。時尚書屋
這種精神也是香港之所以成為香港的不斷進取的精神。時尚書屋
在周潤髮獲得榮譽博士的這個2001年,正是香港經濟不很景氣的年份。周潤髮在領受這份榮譽時不忘鼓勵香港人一起努力共度時艱:「做人最重要的是不怕挨苦,肯做肯挨,總有出頭日,例如我有今時今日成就都是因為自己不怕辛苦,將來要學的事情還有好多,做人最要緊的是不要自滿。」
當周潤髮在台上戴上博士帽的那一刻,發仔的妻子陳蕙蓮感動得眼泛淚光。「見到老公戴博士帽的那一刻,真是好感動,覺得老公努力了這麼多年,終於有了這樣的榮耀。」
作為與周潤髮同甘共苦十幾年的愛侶,發嫂當然最有資格分享這份榮耀。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