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Virgin商業帝國——理查德·布蘭森自傳 第 73 頁


「不,不,不,」西德尼讓步了,「但是你必須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我可以從他們的觀點清楚看到:儘管集團的其他部分有着巨大價值,但是維珍航空小的現金流赤字讓我們受羅伊德銀行的支配。在英國
作者:待考 / 頁數:(73 / 108)

「不,不,不,」西德尼讓步了,「但是你必須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我可以從他們的觀點清楚看到:儘管集團的其他部分有着巨大價值,但是維珍航空小的現金流赤字讓我們受羅伊德銀行的支配。在英國銀行系統下,銀行願意通過高利率賺錢卻不願像德國和日本的同行那樣冒險,因此英國銀行更可能切斷與某個公司的聯繫後逃離,而不是支持它度過困難時期。戰爭中期令人絶望,航空公司比任何其他行業的公司更快地破產:所有的電話鈴聲消失了,乘客們停止訂票,即使大航空公司也撐不了幾天。時尚書屋

西德尼走出門口時,他已經消除了絶大部分憂慮,他寫信給我承認他最害怕的東西不見了,他甚至為「反應過度」道歉。羅伊德銀行暫時站到我們這邊,唯一的麻煩是他們認為出售部分或整個維珍唱片應當儘快提上日程。時尚書屋
特雷弗已經對1991年做了很多預測,即使最壞的估計也顯示這年維珍航空會有七百萬英鎊的利潤,所以我們非常自信。然而,一回到倫敦我就意識到謡言傳遍了這座城市,說維珍航空將步上歐洲航空和丹航空公司的後塵。沒時間為維珍唱片尋找合適的合作者,我必須把注意力轉移到去撲滅有關維珍航空各種千奇百怪的謡言。從航空公司傳來的消息也令人不快:訂了票友退掉的乘客數量已經超過了自我們成立以來最高的水平。時尚書屋
一天,威爾憂心忡忡地走進了我的辦公室。「我收到了一位在羅斯恰爾茲公司的朋友電話,」他說,「金男爵昨天在那吃了中飯,他對維珍航空大放厥詞。」對脆弱財務的指控很快會自我兌現,尤其當它來自崇高的權威人士。金男爵關於維珍財務風險的指控有許多重要聽眾,比如新聞界。時尚書屋
更重要的是,金男爵的談話也會被銀行家們聽見,他們正在考慮收購維珍航空的部分股份。我們正同美國銀行所羅門兄弟公司進行初步接觸,他們準備融資兩千萬英鎊,而有關我們即將破產的謡言將讓我們失去進一步談判的資格。第3種被這個謡言影響的受眾是飛機製造商,儘管衰退,我們還正在準備擴展我們的機隊,但是沒有人會願意同一家拮据的航空公司做生意。而最重要聽眾是掌握所有航空公司運行權的國家航空管理局。時尚書屋
當我們開始創建維珍航空時,維修任務外包給蘇格蘭航空,英航收購蘇格蘭航空時,他們向交通部和國家航空管理局許諾自己會延續所有現存的維修合同。然而,當我們于1988年9月獲得了第3架和第4架747飛機後,英航對它們的服務索要了高昂的費用:平均勞動力成本從每小時16英鎊躍升到61英鎊。一開始我認為這不過是個打印錯誤,但讓我們驚懼的是,它不是。自從英航成為唯一一家有足夠大的飛機棚保養波音747的公司後,他們認為即使將成本增加兩倍,我們除了他們別無選擇。時尚書屋

但是,我們決定飛往愛爾蘭,由Aer Lingus公司保養
我們所有的飛機,即使這很貴,也非常不便利。時尚書屋
此外,回溯到1988年夏天,英航應履約保養我們的一架747飛機。他們的工程師沒有發現聯繫發動機和機翼的飛機外掛架上有裂縫,以致我們最後必須買個新的外掛架,這架飛機停飛,可英航竟然拒絶提供他們空閒飛機來代替,因此羅伊只能暫時外租了一架747。然而情況越來越糟:零件缺貨,飛機在機棚中又沒了位置,工程師也排不出時間……當英航的工程師們修好外掛架時,我們的747已經在地上待了16天,這可是一年中最繁忙的季節。在絶望的等待中我給英航的老總科林•馬歇爾爵士打電話:「你們的工程師太差了,簡直毀了一架飛機。」
「這是從事航空業必須承擔的風險之一,」他冷漠地告訴我,「如果你們堅持做流行音樂,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我們不會借給你們一架飛機。」
這次事件意味着無法用夏天旺季收入貼補冬天的淡季,還讓乘客疏遠了我們。由於必須另付飛機的租金,我們的現金流嚴重受損。當我們同意英航的補償時,他們有拖延欠我們幾百萬英鎊的賠償金不辦,讓我們陷入了周轉危機,維珍唱片不得出面幫忙。所以,在我出發去日本進行熱氣球飛行之前,我們對英航提出起訴。時尚書屋
除了維修之外,我們同英航的主要鬥爭是我們申請每週增加去日本的兩班航線,正在同日本政府談判。航班日程表和航道對其他行業毫無意義,但它們是我們的命根子。沒有飛行許可,我們那兒也不能去,如果維珍要擴張,贏得去東京的航道和航線特別重要。蘇格蘭航空被收購後,他們飛往日本的四條航線已經轉移給了維珍,但是這依然還不夠。時尚書屋
要讓這些航線維持下去,我們得每天都有航班從希思羅機場起飛。日本政府提供四個航道,英航想當然是他們的。但諮詢了律師後,我們依然提出了申請,如果我們成功了,維珍不僅贏得航道,更給予英航沉重一擊。當我們申請的消息泄漏出去,英航暴怒異常,這種事情從未發生過,他們開始行動起來。時尚書屋
金男爵和他的隊伍努力向議員們遊說,這些航道應該由英航「公正地」繼承,把它們交給維珍航空是非法的,結果,這個論點收到了反效果。「它們不是『你們的』!」交通部長的馬爾科姆•瑞金德簡略地告訴英航,「它們屬於政府,我們來授權。英航並未擁有它們。」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