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情不過期 第 12 頁


是花樣年華的少女,沒有太多的心情。」矞矞立即打斷他鍥而不捨的試探。 她一連串帶刺的回答,几乎要激怒瀧澤奇了。 「這是你對老闆說話應有的態度嗎?」他強忍怒意,聲音自齒縫中迸出來。 「噢!你還不太習慣台灣的女性
作者:齊晏 / 頁數:(12 / 0)

驕傲又好強的她,明明思念他思唸得很深刻、很痛苦;明明那一夜就像一部電影最精彩的情節,時時在她腦海中播放;明明是因為他,才做出與蕭達中解除婚約的重大決定;明明是他打亂了她生活的規律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儘管如此,自尊心強烈的她,明知道擺在眼前所有的條件,都是不利於她的情況之下,她怎能容許出賣自己的感情。此刻的她就像一隻蝸牛,必須靠薄薄的那層硬殻來保護脆弱的心。
她築起一道隱行的牆,抵禦他,防衛自己。
「你是老闆,若問我喜不喜歡公司的產品,我一定會說喜歡.何必多此一問。」
她平淡地回話,一場抵禦戰已經開始。
「我想知道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情來喜歡棗」
「瀧澤特助,我不是花樣年華的少女,沒有太多的心情。」
矞矞立即打斷他鍥而不捨的試探。
她一連串帶刺的回答,几乎要激怒瀧澤奇了。
「這是你對老闆說話應有的態度嗎?」他強忍怒意,聲音自齒縫中迸出來。
「噢!你還不太習慣台灣的女性員工,我們可不像日本女人會對男人鞠躬哈腰,對上司恭敬禮貌得只差沒親吻腳趾頭,這種事我們是不會做的,請你必須習慣我們這一點。」
矞矞變本加厲地說。
瀧澤奇的憤怒終於爆發了!
他用力一踩油門,車子像箭一般飛射出去,她嚇得抓緊安全帶,心臟蹦跳到了喉嚨口,他又用力轉了半圈方向盤,車子突然衝向路旁,她失聲尖叫,他毫無預警地踩住煞車,輪胎以高速摩擦路面之後發出了刺耳尖鋭的聲音,然後死死地停住。
「你瘋了嗎?」矞矞嚇白了臉,驚喘地叫出聲。
他陡地傾身向她,手掌用力捏住她尖瘦的下巴,鼻子几乎觸到她的鼻尖,懾人的雙眼瞪視着她,冷笑一聲。
「如果你想知道我會怎麼堵住你的嘴,就繼續伶牙俐齒下去,沒有關係。」

他的語調輕微得恍若耳語,卻飽含威脅。淡淡的、熟悉的、屬於他的氣味鑽進她的鼻尖,肆無忌憚的侵略她的身心,她的指尖不禁微微發顫,屈服在他的威脅與恐嚇之下。
他輕輕鬆開手,目光流連在她的唇瓣上,她敏感地察覺得到,他俊朗的面孔一寸一寸地逼近,似乎就要吻上她了棗
她驚叫一聲,用盡全力推開他,大聲斥責着。「你想幹什麼?瀧澤特助,請你自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自重?」他大笑兩聲,嘲弄意味十足。「你結婚了嗎?」
她屏息,倔強地抿緊嘴唇不回答。
「不說?」他強悍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修長的雙手突然罩住她的胸部,不等她出現激烈的反應,手掌又滑向她的腰間,像在確認着什麼。
矞矞驚怒不已,她絶對想不到瀧澤奇竟會大膽到這種程度,氣得揚起手想給他一記耳光。
他攔下她的手,邪氣地一笑說:「你的胸部飽滿結實,沒有小腹,我肯定你沒有生過小孩。」

「那也不關你的事。」

她甩開他的手,想起他輕薄的行為,她的臉就紅得發燙。
「如果你還單身,就關我的事。」
他的表情冷然,像隻老鷹迴旋在半空中緊盯着他選中的獵物。
他變了!矞矞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他不只從喬奇變成了瀧澤奇,甚至連溫柔純真的目光也被冷酷鷙猛取代,嘴角總掛着嘲弄世人般的笑意,邪邪壞壞得令她感到危險可怕。
他不再是她記憶中的喬奇。
她將顫抖的手指緊緊捏在掌心,平靜地看著他。「欺負一個老女人,不是一件光榮的事吧!」
「為什麼把自己形容得如此不堪?」他的手伸到她腦後,指尖插進她濃密的長髮,強勢地板起她的臉,印下他的吻。
矞矞倒抽口氣,用力掙脫他,轉身想開車門,但他的速度比她更快,右手粗暴地扯住她,本能地將她壓制在椅子上,然後狠狠踩下油門,讓車子疾馳出去。
「你再碰我,我就跳車,快放手棗」矞矞發狂地搥打他的右臂,從肺腑發出尖鋭的喊叫。
「你不動我就不碰你!」他也大吼。
矞矞停止了掙扎,陌生地盯着他,一個字一個字地說:「你變得好邪惡、好霸道,你被惡魔附身了嗎?」
「被惡魔附身?」他深深吸氣,冷冷地大笑兩聲。「形容得真貼切,原來現在的我看起來像被惡魔附身了,哈哈棗」
他張狂的笑聲,令她心驚膽顫。
瀧澤奇忽然停止了笑,表情凝結成冰,目光正視前方,不再開口說話了。
車子緩緩開向和平東路,沉默的空氣流動在窄小的車廂中,窒人的靜寂。
接近國宅時,矞矞啞聲低喚。「已經到了。」

瀧澤奇將車停在路旁,她淡淡說了句「謝謝」,立即推開門下車,頭也不回的走進國宅。
他撐着頭,感到一股深深襲來的疲倦。
一路上,兩個人居然都有很默契的堅守着分開時的承諾,絶口不提曾經共有過的那段記憶。
瀧澤奇苦笑了笑,就算絶口不提,屬於他的初戀情事,一直鮮活存在他的記憶中,未曾褪過色。
再見到她,除了頭髮變卷、變長了以外,皎潔瑩白的肌膚、清亮的黑瞳、小巧纖瘦的下巴、豐滿微翹的嘴唇,尤其在她眨動睫毛,眼波流轉之間流露出來的稚氣,依舊是當時讓他心動的模樣,几乎沒有什麼改變。
他正覺得奇怪,那麼久以前燃燒過的熱情,為何在一見到她又重新點燃,熾烈的火燒痛了他,也令他失控。
他極度懊惱,自己應該表現得好一點才對,卻以這麼糟的方式結束。

瀧澤奇回到他剛為母親購置在仁愛路上的房子時,已近深夜一點了。
客廳燈還亮着,母親竟還沒睡,正一邊看電視、一邊等他回來。
他挨着母親喬雲倩坐下,輕聲說:「媽,我每天都很忙,你不用等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