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情不過期 第 23 頁


。 「這種感覺太奇怪了,我是不是破壞了什麼?」她疑惑地問,直覺告訴她,瀧澤奇和後藤紀子的關係一定不尋常,尤其是後藤紀子見到她的那種表情,彷彿她是個第3者,被她當場逮住惡行一樣。 「什麼『破壞』?是她破壞了我們才對
作者:齊晏 / 頁數:(23 / 0)

瀧澤奇望過去,這才知道使矞矞受驚的原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當一看清楚站在門口的女孩子時,瀧澤奇的憤怒立刻炸開來,忍不住用日語大罵起對方。「後藤紀子,你能不能尊重我的隱私權?憑什麼擅自進出我的屋子。」

「對不起!」
名叫後藤紀子的女孩子彎着腰低聲道歉,一朵烏雲飛到了她臉上,表情陰睛不定,她剛轉身想走,瀧澤奇又叫住她。
「把鑰匙留下再滾出去,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准再進我的屋子一步!」他厲聲咆哮。
瀧澤奇震怒之下的恐怖表情嚇了矞矞一跳,她看見後藤紀子的表情很委屈,但是似乎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的責罵。
「是。」
後藤紀子將鑰匙不情不願地放在地板上,冷冷地瞟了矞矞一眼,幽靈般地離開。
當聽到大門打開又關上後,瀧澤奇撩起矞矞的長髮,溫柔地在她肩上印下一個吻,她反射地推開他的臉,一點笑容也沒有。
「這種感覺太奇怪了,我是不是破壞了什麼?」她疑惑地問,直覺告訴她,瀧澤奇和後藤紀子的關係一定不尋常,尤其是後藤紀子見到她的那種表情,彷彿她是個第3者,被她當場逮住惡行一樣。
「什麼『破壞』?是她破壞了我們才對!」他用力抱住她,不以為然地解釋,手指又悄悄移到她的胸上。
「等等棗」她推開他不規矩的手,認真地說。「我現在才想起來,這陣子我几乎沒問過你是不是有女朋友這件事,我不會天真的以為你這六年來一個女朋友都沒有過。」

「女朋友?」他玩弄着她的長髮,漫不經心地說。「曾經交往過五個,不過都只到接吻的階段就分手了。」

「……」
她儘可能不想表現得太在意,但是一想到他那熏人欲醉的吻,竟然曾經吻過五個女孩子,就忍不住醋意翻湧,她冷淡地說:「既然已經到接吻的階段,為什麼不順便上床?」
「順便上床!」他大笑出聲。「上床能順便嗎?沒感覺怎麼上床?男人和女人不一樣,女人就算沒感覺也能應付一下,但是男人一旦沒感覺就玩不下去了。」

「凡是正常的男人,几乎都是被情慾支配的動物,看見漂亮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沒有感覺?尤其是你這種年輕男人,受得了嗎?」她咄咄逼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也許……我就是那種不正常的男人。」
他眼中盈滿笑意,懶懶地看著她。
她別過臉,完全不信。
「我不是清純的女高中生,別拿這一套來騙我。」

他扳正她的臉,認真欣賞她吃醋的表情。
「我本來也不相信,但是試過五次以後,我想不信都不行了,也許本身就排斥把女人當成單純的性伴侶,如果靈魂不能溝通,我的身體就激情不起來,所以只有你有本事得到百分之百的我,其實象我這種男人是很難得的,你撿到一個曠世之寶還不滿足嗎?」
矞矞被他的話逗笑了。「你只是沒遇見魔力比我更強的女人罷了!」
「如果魔力比你還強,我大概活不了吧!」
她大笑,摟住他的頸子滾倒在床上。
「你跟後藤紀子接過吻了嗎?」她邊吻他邊問。
「嗯。」
完全不假思索就回答,其實他根本不想談及有關後藤紀子的事。
矞矞停止雨點般的吻,咬着唇盯着他。
「這麼說……她是你的現任女友嘍?」
瀧澤奇怔了怔,他倒從沒有認真將後藤紀子定位在他生命中的哪一種角色上,後藤紀子的出現是父親的安排,當他的助理也是父親的主意,他得重感冒的那幾天,後藤紀子廢寢忘食的照顧他,於是在感動之餘,順理成章的想和她進一步交往起來,但是很可惜,她無法擦出兩人之間的火花。
「並不算女朋友,你不必太介意她的事情。」
他輕描淡寫地回答。
「不管她曾經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都希望你和她講清楚比較好,女人是感覺的動物,我可以從她的眼神中看得出來,她似乎很在意你。」
她趴在他的胸膛上,輕柔地說。
瀧澤奇點點頭,陷入了沉思。
矞矞的感覺的確很敏鋭,後藤紀子確實很在意他,而且在意的程度,早已經超過界限了。
後藤紀子非常美麗,又擁有日本女人傳統的柔順美德,個性沉默、溫和,瀧澤奇知道她十分鍾情於自己,但是就因為她對他的愛意,使他感到極大的心理壓力,她以緊迫盯人的方式掌握他,就像個偵測器,隨時偵測着他的一舉一動。
他曾經忍不住想以凶狠的手段嚇跑她,但是不論他對她的咆哮再大聲、態度再惡劣、言語再譏諷,她居然都能夠一一忍耐下來,繼續沉默安靜地出現在他的生活周遭。
他對後藤紀子已經受夠了,再加上即將要和矞矞結婚,他絶不能讓後藤紀子介入他們之間,免得又把信心不足的矞矞給嚇跑了。
一回到「塚原株式會社」總公司,瀧澤奇第1件事就是先到瀧澤鷹夫的辦公室去作演示文稿。
瀧澤鷹夫是個頭角崢嶸的人物,威權將六十歲的他營造出一種特有的魅力,他戴着一副厚重的眼鏡,臉上帶著思考的表情,彷彿能洞察一切的眼神,正注視着他的兒子瀧澤奇。
「聽說……你帶了一個女人回來。」
聽完了演示文稿,瀧澤鷹夫單刀直入地問。
瀧澤奇淡淡地一笑。「她叫何矞矞,我正準備找您談她的事。」

「她是台灣分公司的企劃人員,資歷五年,家庭小康,父母親俱在,還有一個妹妹,她今年……三十歲!」瀧澤鷹夫的聲音平穩,眼神卻凌厲地看著他。
瀧澤奇冷冷地笑了兩聲。
「眼線的資料很詳細,不知道有沒有順便告訴您我已經和她上了床,就像您以前和我媽的狀況一樣。」

「太無禮了!」瀧澤鷹夫怒喝。
「我只是陳述事實,不管何矞矞今年三十歲或是四十歲,我都決定娶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