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賀龍傳 第 10 頁


打擊,未隨其行,留在桑植擔任了獨立營營長。林德軒走後,賀龍就放開手 腳,統一了縣內的地方武裝,處決了幾個民憤很大的惡霸,使桑植的社會秩 序在一個時期內頗為良好。賀龍率部駐防桑植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12)

打擊,未隨其行,留在桑植擔任了獨立營營長。林德軒走後,賀龍就放開手 腳,統一了縣內的地方武裝,處決了幾個民憤很大的惡霸,使桑植的社會秩

序在一個時期內頗為良好。賀龍率部駐防桑植的 1年裡,在整軍、建政等方 面都取得了相當成績。在湖南政局動盪,形勢混亂的情況下,賀龍成了各種
勢力都不敢輕視的人物。時尚書屋
1919年夏,賀龍接到了兩張委任狀:湘西巡防軍統領陳渠珍委他為支隊 司令;澧州鎮守使王子豳委他為團長。陳、王主動籠絡賀龍有諸多原因:一
是賀龍在湘西頗具聲望,擁有武裝,政績斐然;二是陳、王都想乘國內和湖 南政局動盪之機擴大勢力。1919年夏,北京爆發了反對北京政府賣國罪行的
大規模群眾運動,即有名的「五四」運動。各省紛紛響應,大大推動了民眾 的覺醒,加深了北京政府各派系之間的矛盾和分裂。在湖南,南方軍隊內
部也出現了矛盾。南方軍隊多數分屬湘軍總司令程潛和表面上服從孫中 山、實際上擁戴桂系的前湖南督軍譚延闓,少部分保持着相當的獨立性。這 年 6
月,譚延闓發動驅程運動。程潛出走後,譚延闓進而企圖將湘西也納入 自己的控制之下。湘西各路武裝,按歷史淵源雖然多屬孫中山軍政府體系,
但由於軍政府鞭長莫及,大都各行其是。這些武裝的領導人,得知譚延闓企 圖興兵統一湘西,便紛紛擴大實力,以求自保。在這種形勢下,陳渠珍、王
子豳爭着委任賀龍,就不是偶然的了。時尚書屋
賀龍與陳渠珍素無關係,與王子豳還對抗過。賀龍當年在泥沙奪槍組織 民軍攻打石門,打的就是王子豳。進攻失敗後,賀龍大姐賀英的房屋就是被
王部燒燬的。護法戰爭時,賀龍任營長,率軍攻打大庸縣城,又一次與王子 豳作戰。近年來,王子豳雖然轉向了孫中山的軍政府,但與賀龍並無往來,
更未消除隔閡。不過,賀龍考慮:若對陳、王的委任斷然拒絶,勢必引起沖 突,以自身的力量與之對抗,很可能使部隊受損,鄉裡塗炭,于軍於民都極

不利。加上賀龍所部離開林軍以後,無人發餉,靠桑植一個貧困縣供養這許 多兵,已經相當不易,急需擴大供應來源,減輕人民負擔。於是,賀龍召集
會議商討對策。會上,一種意見主張接受陳渠珍的委任,因為陳的勢力距桑 植較近,難於抗衡;另一 種意見主張接受王子豳的委任,因為王在澧州,
距桑植較遠,賀龍的隊伍可以保持相當獨立性。賀龍權衡利弊,決定接受王 子豳的委任。參謀谷膏如極力主張投靠陳渠珍,看到賀龍不讚成他的意見,
企圖謀殺賀龍,拖走隊伍,因被賀英發現,倉惶逃跑。谷膏如逃跑後,煽動
「神兵」頭目王朝章率部偷襲洪家關,血洗賀氏家族,殺死 14人,傷 30余
人。賀龍聞訊立即率部救援,將「神兵」圍殲于魚田坪。「神兵」頭目王朝 章被群眾處死,谷膏如逃脫,投奔了陳渠珍。賀龍趕到洪家關時,那裡己是
一片瓦礫。他滿懷悲憤安置了親屬鄉鄰,30多個滿腔仇恨的青年參加了賀 龍的部隊。時尚書屋
1920年春,賀龍報請澧州鎮守使王子豳配發本部 300支槍,300箱子彈。 王雖答應了,卻遲遲未見發來。賀龍請父親賀士道。弟弟賀文掌攜帶書信禮
物,由副官賀植卿陪同去浩州拜會王子豳領取槍彈。這一行動被谷膏如偵知。 他邀集匪徒陳繼之部數百人,攔路設伏。賀士道身中數彈,落水犧牲。時尚書屋

賀文

掌被捉去,用大甑蒸死,數十名士兵被殺。不久,鍾慎吾率部殲滅了陳匪。 谷膏如逃脫,不知去向。賀英聽到父親和弟弟的死訊,回洪家關奔喪,要砸
毀谷家祠堂,替父報仇。賀氏族人也都義憤填膺,準備動手。賀、谷兩個家 族的衝突一觸即發。賀龍聽到後,飛速趕來勸阻。時尚書屋
他向大姐和族人說:「槍 桿子在我們手裡,殺幾個人容易得很,可這個仇不能報。」族人極為不滿地 說:「殺父之仇,滅族之恨,為什麼不能報?」賀龍說:“賀、谷兩家世代
通婚,互相嫁娶的不滿千也有幾百人。光我家就有一個姑姑兩個姐姐嫁給谷 家人。要是他殺我,我殺他,世代姻親變成世代仇人,外面的『大腦殼』
大人物
隨便的就能把我們毀掉。他們那管你是賀家人,還是谷家人?洪家 關可遭了殃。谷膏如不認人,我賀龍認人呀!”賀龍這種顧全大局的氣度,
說服了賀英和族人,也感動了谷姓一族。他們派出本族頭面人物前來賀家賠 禮道歉,在賀士道靈前隆重致祭,一場械斗大禍得以防止。24歲的賀龍獲得
了賀、谷兩個家族和鄉親們的愛戴和尊敬。時尚書屋
這年,賀龍與土家族姑娘向元姑結婚。賀姓家族因賀龍與前妻結婚多年 未能生子,按照當地習俗,為賀龍舉行了「喪婚」,藉以告慰先靈。這次結
婚,賀龍並未參加,由賀龍未出嫁的小妹賀絨姑抱著大公鷄,與新娘在亡父 神主牌位前拜了天地。時尚書屋
這年,湖南督軍張敬堯下台。譚延闓再次掌握了湖南軍政大權,但他仍 然腳踏南北政府兩隻船,使民眾和革命黨人又一次大為失望。時尚書屋
1920年 7月 19日,澧州鎮守使王子豳被其副使卿衡謀殺。王的兒子王 育寅于 7月 24日在慈利東嶽觀率 9個團 7000
人舉兵報仇。自任常澧護國軍 總司令,要攻取慈利縣城與卿衡決戰。他派人向賀龍說明起兵原因,請求出 兵助戰。時尚書屋
賀龍對卿衡早有認識。1916年,湘西護國軍「整編」時就曾遭他暗算, 賀龍的隊伍被他繳械。卿衡是個政治投機分子,而王子豳卻是逐步靠攏孫中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