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林語堂 第 53 頁


誰知就在大辦訂婚宴的前一天,文靜內斂的如斯突然和一個美國青年狄克私奔了。聽到這個消息,林家上下驚如晴天霹靂。請帖已經發出去,新朋舊知該來的也來得差不多了,一時間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
作者:朱艷麗 / 頁數:(53 / 72)

誰知就在大辦訂婚宴的前一天,文靜內斂的如斯突然和一個美國青年狄克私奔了。聽到這個消息,林家上下驚如晴天霹靂。請帖已經發出去,新朋舊知該來的也來得差不多了,一時間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夫妻倆只得裝出笑臉應付各種誹謗、猜測、嫉妒、流言。時尚書屋

狄克是個不務正業的小混混,仗着家裡有幾個錢,胡作非為,在中學時就被學校開除,靠父親養活。如斯去昆明前就認識他了,只是一般朋友,為什麼會和他私奔,想破了腦袋也想不通。
從此如斯居無定所,過的是窮困落魄的生活。她說狄克要寫作,要這樣要那樣,但沒有一件幹得好的。
不放心如斯和這樣不堪的人一起,可女兒喜歡,做父親的能有什麼辦法?他背地裡對翠鳳說:「憨囡囡,怎麼做出這樣的事來?我現在比以前更加疼她。我捨不得。」每次如斯和狄克回家,交代翠鳳什麼也不准說,還要格外整出一桌好菜,待女婿如上賓。「吃,吃啊!」夫妻倆熱情地勸,裝出喜歡的樣子,生怕女兒心裡難受。時尚書屋
這樁不體面的婚事很快走到了盡頭。1955年,如斯和狄克莫名其妙地離婚了。如斯生性敏感,有什麼事都悶在心裡,拋家棄父卻換來這麼個結局,她接受不了,從早到晚發獃,像沒有靈魂的木偶,扯一下動一下。狄克沒有付分文的贍養費,如斯不願意去要。時尚書屋
勸她冷靜想想,和人爭錢固然討厭,但是人總要吃飯,總要活下去,沒有錢是不行的。如斯聽了這話,很激動地痛哭流涕,說她不要討價還價,不要和狄克有任何聯繫,她辦不到。別過身,眼淚往肚裡咽。
他剛從南洋大學回來,那也是段不愉快的經歷,廖翠鳳嚇得神經衰弱又發作了。對太乙說:「別擔心,媽媽要有個廚房可以燒飯就會好起來的。」
他是一個父親,一個丈夫。
在溫暖的坎城租了一套普通的公寓,帶著受傷的妻女療養生息。翠鳳稍微好些後,他買了一輛小汽車,全家人在歐洲遊歷。他對悲痛欲絶的如斯說:「這個世界假使樣樣照邏輯發展,生活就沒有趣味。人的心思不可理喻,有矛盾,所以可愛。時尚書屋
人如果沒有弱點,沒有不可抗拒的情感,沒有不可逆料的意欲,便沒有文學。人容易犯錯,所以生命千態萬狀。如果我們都是理性的,則我們會淪為機械人。」
歐陸的風光夢幻一般美麗,他們不買明信片,不照相,像流浪漢一樣,漫無目的地遊蕩,走到哪兒算哪。如斯還是提不起勁來,見縫插針地勸導:「鳳如啊,你回美國後,找份工作,你不是喜歡詩嗎?可以試着翻譯唐詩。你還年輕,離婚不是天大的悲劇。」
遊玩了幾個星期,如斯的情況有了好轉,便回美國去了。相如也要到哈佛大學研究院攻讀生物化學。女兒們都走了,老倆口在坎城過着無拘無束的恬淡生活。他們穿著便衣,手牽着手到菜市場買菜。時尚書屋

翠鳳的法語不靈光,就幫着壓價。做了一道好菜,兩人能像小孩子似的,樂上老半天。翠鳳還在陽台上種起了馬鈴薯。坎城人友好和善,誰也不知道這個每天提着菜籃子溜躂的中國老頭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時尚書屋
他已經60歲了,仍然精神矍鑠,有時走在大街上,他會突然興奮地大叫;坐在露天的咖啡館裡,毫無形象地大打哈欠,別人看他,他不理會,按心裡的想法來,彷彿是很有趣味的遊戲,樂此不疲。他樂觀地對老朋友說:「老婆對我不嫌老,既不傷春也不悲秋,俯仰風雲獨不愁。」
他又寫了一部小說《遠景》,描寫了世外桃源的烏托邦,人人過着平靜安定的生活,這是理想的社會,是古希臘田園風味和老莊「無為而治」的綜合體。他寫道:「哲學教授應該接受考驗,向他的女仆解釋他教的科目。假使女仆聽不懂,則大學必須開除那位教授。」
秋天的況味(3)
「兒童犯罪呢?」
「把他的父母關起來。」
「人口過于稠密呢?」
「納稅,家庭人口越多,納稅越多。」
因為翠鳳念女情切,兩人在坎城住了一年多,又搬回紐約去了。創作了《武則天傳》、《中國人的生活方式》等書。他還發表了《從異教徒到基督教徒》,宣佈再度皈依基督教。他解釋說:
30多年來,我惟一的宗教乃是人文主義:相信人有了理性的督導已很夠了,而知識方面的進步必然改善世界。可是觀察20世紀物質上的進步,和那些不信神的國家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我現在深信人文主義是不夠的。人類為著自身的生存,需與一種外在的、比人本身偉大的力量相聯繫。這就是我回歸基督教的理由。時尚書屋
我願意回到那由耶穌以簡明方法傳佈出來的上帝之愛和對它的認識中去。
最後的日子(1)
1958年10月,受學生馬星野之邀,到台灣進行了為期半個月的私人訪問。
他受到了極其熱烈的歡迎,黨政要員、社會名流、文化界人士等爭相拜訪,連蔣介石夫婦都設私宴款待,和他笑談《紅樓夢》的譯述問題。
最讓他開心的是,台灣的閩南僑胞對這位名滿世界的老鄉格外熱情,來探望的人如海如潮,險些踏破了門檻。講起了生疏已久的家鄉話,「鄉音不改鬢毛衰」,用閩南話,衰就念「cui」,特別中聽,鄉音難得,難得鄉音啊!他喃喃自語道:「回到台灣,就像回到了閩南漳州的老家!」
隨後,夫妻倆到中南美訪問了兩個月。
惟一掛心的還是如斯。
「爸爸媽媽要去中南美,你會好好的照顧自己嗎?」如斯前陣子剛進了醫院,廖翠鳳怎麼也不放心。
「當然會的,你們放心去好了。」如斯輓住父母的胳膊,裝出很開心的樣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