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1粟裕 第 7 頁


南昌街頭,到處張燈結綵,一派節日氣氛。「歡迎鐵軍來南昌!」「打倒蔣介石!」的標語,到處可見,成千上萬的居民站在大路兩邊夾道歡迎部隊入城。粟裕為自己能成為這支軍隊中的一員而感到無比興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23)

南昌街頭,到處張燈結綵,一派節日氣氛。「歡迎鐵軍來南昌!」「打倒蔣介石!」的標語,到處可見,成千上萬的居民站在大路兩邊夾道歡迎部隊入城。粟裕為自己能成為這支軍隊中的一員而感到無比興奮、無比自豪。

教導隊一到南昌,即正式改編為第2十四師七十二團,駐紮在貢院背後的新建小學內,駐地左側便是朱德主持的第3軍軍官教育團。
7月27日,周恩來風塵仆仆,化裝潛來南昌。他是按照武漢撤退前夕黨中央的決定,擔任黨的前敵委員會書記,前來南昌籌劃武裝起義的。葉挺派粟裕負責周恩來的保衛工作。
前敵委員會即日在江西大旅社正式成立。前委和軍事參謀團設在樓上,警衛隊就住在樓下。粟裕他們接受保衛前委安全的重任後,擔負起了站崗警衛、內勤雜務、通信聯絡等各項工作。
周恩來房間裡的燈已經兩夜沒熄了。前委的領導,幾天來通霄達旦地開會,出出進進,忙碌異常。擔任警衛工作的粟裕憑着直覺,感到一定會有重大事件發生。
東方剛發白,門「吱呀」開了,粟裕抬頭一看,正是周恩來同志。雖然兩天沒闔眼,周恩來看起來卻毫無倦意,濃眉下的雙目依然炯炯有神。
粟裕趕緊迎上前去,敬了一個軍禮,問:「周部長,有什麼事嗎?」
周恩來看著這個年輕的戰士,微微露出笑容:「小同志,你辛苦了!」
「周部長,我想問您件事可以嗎?」粟裕拘謹地問道。
「哈哈,當然可以。」周恩來親切地拍了拍粟裕的肩膀。
「周部長,我猜要打仗了吧?跟誰打?是人家打我們,還是我們打人家?」粟裕一口氣問道。
周恩來笑了笑:「不要性急嘛,你就準備聽命令吧!」堅定的聲音裡透着自信。
此後的兩三天,粟裕一有空就擦拭着武器,擦了一遍又一遍。焦灼地等着上級的命令。萬萬沒想到30日那天發生了一件大大出乎他意料的事情。
上午,葉挺親自把粟裕叫進房間裡,進去時,周恩來正在同一位戴眼鏡的領導同志商談工作,粟裕一眼便認出那就是曾到二十四師教導隊做過政治報告的惲代英同志。他雄辯的口才和幽默詼諧的語言,令粟裕終生難忘。
周恩來見粟裕進來,便放下手中的筆,和葉、惲交換了一下眼色,對粟裕說:「黨中央又來了一位負責同志,一會兒前委和參謀團就要舉行重要會議,會議的保密性極高,組織上鄭重研究決定由你擔任會議廳內的內警和保衛。你要特別謹慎小心,做好這項工作!」

接着葉挺又具體地向粟裕交代了有關注意事項。
粟裕聽說中央又有一位負責同志前來召集重要會議,非常興奮,以為肯定是來下達作戰命令的。
不料會議剛開始,周恩來便與新來的那位負責同志就舉行武裝起義問題發生了矛盾。
「恩來同志,中央的意見是慎重,沒有成功把握,不可舉行暴動;沒有張發奎的同意,不可舉行暴動..」那位新來的中央負責同志滔滔不絶他說著。
粟裕作為會議廳的內勤警衛人員,當然沒資格插話,但聽到這裡,急在心上。
那位同志話音剛落,周恩來同志立即站起來說:
「國燾同志,中央派我來的任務,就是籌劃這次起義。」
張國燾一聽火了把手中的紙片往桌上一摔,說:「這是加侖①將軍的意見! 共產國際的電報你敢不執行!」語氣中透着威脅。
「一切都準備好了,沒什麼好討論的!誰要阻止南昌起義,我誓死反對!」
粟裕偷眼望去,慷慨陳辭的是惲代英同志。
「誰阻止起義,誰是混蛋!」譚平山①拍案而起。
一見眾人都強烈反對,張國燾氣焰頓時消失了,他放慢口氣說:「同志們,我們黨的力量太小、太弱了。要起義怎麼也得張發奎參加;退一步講,即使張不參加,也得徵得他的支持或者同情,免得我們樹大招風。」
「張發奎是什麼東西!」屋門「呼」地一聲被推開。賀龍怒容滿面,一臉豪氣。
「你是誰?!」張國燾被賀龍逼人的眼光駭得倒退了幾步。
「賀龍!」聲如洪鐘。
「這是黨內會議,不通報怎麼隨便進來?」張國燾以勢壓人。
「國燾同志!。」一向從容和藹的周恩來有些慍怒,「賀龍同志是忠誠于黨的革命同志,你怎麼說這種話?!」
「誰不讓起義,就滾他的!」屋門隨後「砰」地合攏上。
粟裕心裡暗暗叫好。
張國燾被噎得漲紅了臉,但仍固執己見,雙方僵持不下。
7月31日晨,前敵委員會再次開會,又辯論數小時之久。
此時,張發奎因幾次來電催促賀龍、葉挺到廬山參加軍事會議而沒有得到回音,於是電告賀、葉,他準備1日來南昌。
張國燾自知沒有理由繼續堅持己見,不得不表示服從多數意見。但他還堅持起義應繼續推遲一、二月,以便通知尚未到南昌而跟隨張發奎部行動的共產黨員。
鑒於形勢已十分緊迫,任何拖延都可能導致起義的夭折。前敵委員會最後一致決定起義于8月1日凌晨4時舉行,這比前委會原先計劃的日期推遲了一天。
會上,張國燾又提出宣言須經他修改,並表示要到當天晚上才能改好。
這一提議又遭到譚平山的強烈反對。在雙方相持不下的時候,周恩來說:「回頭還是我來改吧。」再一次否定了張國燾的意見。
經過兩次前敵委會議的激烈鬥爭,終於排除了張國燾的干擾,把發動南昌起義的決定堅持下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