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1粟裕 第 77 頁


4月20日,從汶上、寧陽地區北進佔領泰安的敵整編第7十二師,位於敵之左翼,較為孤立。粟裕即定下圍泰安打援的決心。以三個縱隊包圍泰安,吸引敵整編第7十五、八十五師北援,準備在運動中予
作者:待考 / 頁數:(77 / 123)

4月20日,從汶上、寧陽地區北進佔領泰安的敵整編第7十二師,位於敵之左翼,較為孤立。粟裕即定下圍泰打援的決心。以三個縱隊包圍泰安,吸引敵整編第7十五、八十五師北援,準備在運動中予以殲滅,以四個縱隊待機殲滅可能自泗水、平邑北援之敵。雖然泰安守敵呼救數日,鄰近泰安各路敵軍恐懼華野打援,始終按兵不動。時尚書屋

無奈,粟裕只得改變作戰計劃。
4月28日,湯恩伯兵團進占河陽、青舵寺、垛莊、桃墟、蒙陰等地。29日,粟裕即以四個縱隊向桃墟、青舵寺地段之敵出擊,擬分割湯恩伯兵團,殲滅其一部。敵一經接觸即後縮,退據蒙陰至臨沂公路以西地區。
到嘴的肉又沒有吃到。
5月3日,進占新泰之敵整編第10一師立足未穩,我軍以四個縱隊達成對新泰的包圍。王敬久兵團主力急忙來援,根據當時情況,粟裕認為不易速決取勝,即主動撤退。
就這樣,一個多月來,時南時北,或東或西,機動周旋,但始終沒尋到有利戰機,沒有打上個痛快仗,不少指戰員沉不住氣了。粟裕也一時有點着急,嘴上起了一溜小水泡。
為了進一步調動和分散敵人,5月初粟裕和陳毅商量,打算以兩個縱隊南下魯南,一個縱隊南下蘇北,威脅敵人後方,吸引敵軍回師或分兵,以便於我在運動中殲敵。
此設想上報後,5月4日,中央軍委、毛主席即覆電指示:「敵軍密集不好打,忍耐待機,處置甚妥。」同時指示:「膠濟綫以南廣大地區均可誘敵深入,讓敵佔領萊蕪、沂水、莒縣,陷于極端困境,然後殲擊,並不為遲,惟要有極大耐心;要掌握最大兵力;不要過早驚動敵人後方。」
5月6日,中央軍委指示「凡行動不可只估計一種可能性,而要估計兩種可能性。」
中央軍委和毛主席的頻頻來電指示,使陳毅、粟裕進一步確定了持重待敵的方針,立即決定放棄以第7縱隊南下蘇北和第1縱隊去魯南的計劃。命令已位於新泰以西的第6縱隊就近南下至平邑以南地區,不再以牽制敵人為主要任務,不採取積極行動,隱伏于魯南敵後待命。
徐州。
顧祝同公館。
顧祝同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剛纔蔣介石來電話,命令尋找機會與共軍決戰。決戰,決戰,哪有機會呢?在一個多月的連續四次作戰行動中,陳毅、粟裕不知搞什麼鬼名堂,退退進進,時南時北,時東時西,像條泥鰍,讓人摸不着,抓不住。一個月來只是行軍、行軍,路程竟達一千多公里,那情景就像「耍龍燈」,時不時地向你揮綵球,左右迴旋,上下飄動,就是無法與其接觸。
誰能理解自己的苦衷呢?顧祝同煩躁地抽着悶煙。
國共兩黨的軍事力量相比,國軍優於共軍,這不容置凝。
最初,顧祝同想依仗強大的兵力優勢,逼陳、粟部退向黃河以北,或退到膠東一隅,至少是等待陳、粟部疲憊之際,再同其決戰,這樣既可以揀到便宜,又可以保存實力。但一經接觸,堂堂國軍主力便立即龜縮和靠攏,只求自保,不顧大局,甚至對非嫡系部隊見死不救。這一點讓顧祝同非常惱火,但他又無從下手處理。
顧祝同最頭痛的就是戰役上指揮的遲緩與戰略上快速之間的矛盾,更憂心的是蔣軍內部嫡系與非嫡系、主力與非主力、中央軍與地方央軍、上級與下級間的內江,顧祝同想管卻又無能為力。
這些話他不能對蔣介石說,他這個陸軍總司令、徐州總指揮,僅僅是一個有其名無其實的空架子。
顧祝同狠狠捏滅了煙頭,正想站起來出去散散心,副官劉進堂突然進門報告說:「顧總,據可靠消息,共軍主力已向蒙陰東北及淄川、博山撤退,我軍是否跟進?」
顧祝同眼睛一亮,一下子站起來:「共軍現已疲憊,向北逃竄,好!等的就是這一天。我馬上給委座打電話報告。」
劉進堂知趣地退出門去。
顧祝同一下子精神煥發,國字形臉上滿是喜氣,他迅速撥通了南京總統府的電話。
「委座,共軍現向蒙陰東北及淄川、博山撤退,我認為戰機出現。」
「娘稀匹!陳毅、粟裕想溜,傳我的命令:『跟蹤追剿』,改『穩紮穩打』為『穩紮猛打』!」蔣介石的聲音裡透着興奮。
「是,委座,我們打算以整編第7十四師為中心,第2十五師、第8十三師分別為左右翼,第6十五師保障第2十五師翼側,第7軍和第4十八師保障第8十三師翼側,幾日攻佔華野指揮部所在地——坦埠。調王敬久兵團之第5軍,歐震兵團之第10一師等部,由萊蕪、新泰東進。委座有何指示?」
顧祝同在電話裡就迫不及待地開始部署兵力。
「好!你馬上去辦!」蔣介石似乎很滿意。
坦埠,華東野戰軍指揮部。
粟裕茶不思,飯不想,拿着黨中央發來的各種電報檔案、各方面送來的偵察報告,還有敵台的一些廣播記錄,在地圖前走來走去,沉思默想。常常一個人站在地圖前面,用鉛筆和手指在地圖上比來划去,一看就是半天。
現在粟裕更加消瘦了,胃病又復發了,血壓高達二百二,他在地圖前沉默得愈久,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就愈加不安,他們擔心的是粟裕司令的身體頂不住,心裡盼望他好好休息,卻又不敢勸止。因為早在黃橋決戰之時,陳毅就有明確規定:「粟總在地圖前構思殲敵方案時,任何人不准打擾!」
正當身邊的工作人員着急時,陳毅來了。
「好啊!大好春光你不賞,一個人關在屋裡念什麼經啊!走,一起打獵去。」
「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一會。」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