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8羅瑞卿 第 27 頁


羅瑞卿同紅十一師幹部戰士和紅軍主力在東固等待二十多天,依靠根據地的人民群眾,不僅沒有走漏絲毫消息,而且達到了迫敵就我的要求。南昌何應欽連日派飛機詳細偵察,始終未發現紅軍蹤影,即電令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103)

羅瑞卿同紅十一師幹部戰士和紅軍主力在東固等待二十多天,依靠根據地的人民群眾,不僅沒有走漏絲毫消息,而且達到了迫敵就我的要求。南昌何應欽連日派飛機詳細偵察,始終未發現紅軍蹤影,即電令其右路軍:「不顧一切,奮勇前進,如期攻下東固,樹各路之先聲。」

5月14日,紅軍總部獲知王金鈺部的公秉藩二十八師經中洞向東固進犯,四十七師的王冠英旅將沿觀音崖、九寸嶺向東固攻擊前進,當晚8時下達作戰命令:黃公略的紅軍為中路,沿東固通中洞的大路前進,佔據有利地形,伏擊公秉藩師;林彪、羅榮桓的紅四軍同羅炳輝和譚震林的紅十二軍為右路軍,分兩路分別搶佔九寸嶺和觀音崖;彭德懷的紅三軍團為左路,向固陂、富田迂迴包抄。
觀青崖,位處富田和東固之間,周圍山巒起伏,叢林密佈,地勢險要。
5月16日,羅瑞卿和曾士峨率紅十一師迅速搶佔了觀音崖,並將所屬三個團佈防在周圍一帶。經過察看,他們決定把師指揮所設在山頂稍下的一間房子裡,房子可能是老表們看山歇腳,避雨擋寒用的。又破又矮,由於羅瑞卿個子高,進進出出很不方便。師部特務連連長楊得志帶人砍樹,在旁邊另搭起個棚子,師指揮所立即搬到這個棚子裡。時尚書屋
很快,戰鬥打響了。
公秉藩依仗優良的武器向紅十一師陣地猛擊,山上山下炮火連天,濃煙滾滾,樹倒石飛。突然,一發炮彈擊中了十一師指揮所的小棚子。幸虧,羅瑞卿、曾士峨正在棚子外邊觀察敵情,未被炸傷。
羅瑞卿站在小房子門口,用望遠鏡向前方望了一會,然後一手向左前方指着,對師長曾土峨說:「敵人想攻佔三十三團的陣地,從左翼包圍我們。」
曾士峨師長也在用望遠鏡觀察。聽了羅政委的話,一邊點頭,一邊說:
「不要緊。你看,三十三團前面還有一個山頭,敵人要通過這個山頭才能接近三十三團」。他停了停,轉臉對身後的特務連連長楊得志說:「楊得志,派人告訴聶鶴亭①同志,一定要擋住敵人!」
楊得志剛把人派出,一陣密集的子彈飛來,只見羅瑞卿一轉身,手沒有扶住小房的門框便倒下了,鮮血立刻從頭上湧出,浸濕了頭髮,染紅了衣服。

師長曾士峨一面派人搶救,一面命令楊得志帶人衝下山去搶佔一個山頭。..
得知羅瑞卿負傷,剛剛恢復了黨籍四天的葉青山醫生飛快趕來,「羅政委!羅政委!」,但羅政委已不能說話了。經過簡單的包紮,羅瑞卿被用擔架抬到了師救護所。一位護士看到羅瑞卿的臉上結了紫黑色的血痂,上面還粘了一些泥草,但不知他的傷情很重,便用手去清除污物,一不小心,血痂被揭開了,動脈中的血像噴泉一樣冒出。護士嚇壞了,趕緊到前線去找葉青山。時尚書屋
葉青山從十幾里外趕來,再次止住了血,但這時,羅瑞卿已十分虛弱了。
葉青山決定將他送到後方醫院。
羅瑞卿的勤務員王保林、醫生葉青山和兩個民工輪流抬着擔架,一路輾轉,于5月25日來到位於上田的後方醫院。
後方醫院條件極簡單,只有一些紗布、棉花及幾把鑷子和剪刀,藥品除一些碘酒、磺胺外,十分奇缺。儘管如此,醫務主任李治和葉青山醫生還是成功地給羅瑞卿作了動脈血管吻合和顳頜關節複位的手術。可是,羅瑞卿失血太多了,加上轉往醫院途中,風吹日曬,身體已十分虛弱,很快感染上了大葉性肺炎,高燒不止,時而清醒,時而昏迷,有時嘴裡呼喚着葉青山和王保林的名字。
一天,羅瑞卿清醒過來了,他一眼看到了葉青山,吃力地張開了嘴,以微弱的聲音對葉青山說:「葉醫生,你..你..回前線吧,那裡更需要你。」
說完,又昏迷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到有人說,「這人恐怕不行了,趕快做棺材吧!」
不一會兒,外面傳來拉鋸的聲音,並聽有人說:「棺材得做長一點,沒見那個人,個子長得好高咧!」迷迷糊糊中的羅瑞卿仍然聽得真切,他知道說的是自己,心想,完了,全完了。他想到四年前秋天在武漢病倒時的情景:那時形勢一片混亂,為了參加革命,尋找黨,自己到處奔波,生活沒有着落,終於抵不住傷寒的侵襲,病倒在武昌四川會館裡,大病纏身,舉目無親,已無生的希望。然而瘦骨嶙峋的自己在一位姓熊的師傅的救護下,終於活過來了。
這時,羅瑞卿又一次想到了死。然而,他不能死,他不願意死,革命還沒有成功,救國救民的願望還沒有實現,怎麼能死呢。想到這裡,他流出了眼淚。他怕死嗎?不!怕死,他不會參加革命。時尚書屋
怕死,他不會參加紅軍。
很快,羅瑞卿又昏迷過去了。
一會兒清醒,一會兒昏迷。不知又過了幾天,羅瑞卿靠着他那神奇的生命力,又一次戰勝了死神,為他準備的棺材沒用上。
與此同時,從1931年5月16日至31日,紅軍主力從江西的富田、固陂圩打到福建西部的建寧,橫掃七百餘里,相繼取得富田、白沙、中村、廣昌、建寧五戰五捷的勝利,殲敵三萬餘人,繳槍二萬餘支,痛快淋漓地打破了蔣介石對中央革命根據地的第2次「圍剿」。其它革命根據地的反「圍剿」也都相繼取得勝利。
這樣,冒着炎炎烈日,沿著蜿蜒的贛南山路,伴着第2次反「圍剿」的硝煙,羅瑞卿躺在擔架上,一路顛波,隨紅軍主力轉移到閩贛邊界。隨後的一個月,紅一方面軍主力以建寧為中心分散在閩贛邊界的泰寧、黎川、南豐、宜黃地區發動群眾,擴大根據地並籌措給養,羅瑞卿則繼續養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