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8羅瑞卿 第 28 頁


1931年7月初,蔣介石又一次調集三十萬大軍,自任「圍剿」總司令, 帶著德、日、英等國軍事顧問,坐鎮南昌,指揮各路人馬,以「長驅直入,分迸合擊」為作戰方針,瘋狂地向中央革命根據地撲
作者:待考 / 頁數:(28 / 103)

1931年7月初,蔣介石又一次調集三十萬大軍,自任「圍剿」總司令, 帶著德、日、英等國軍事顧問,坐鎮南昌,指揮各路人馬,以「長驅直入,分迸合擊」為作戰方針,瘋狂地向中央革命根據地撲來。

紅軍得悉敵情,立即從閩西北出發,繞道福建的安遠、寧化、長汀和江西的瑞金、曲陽、銀坑,千里回師興國。羅瑞卿也坐在擔架上,隨紅軍主力轉移到贛南根據地。
前方戰事日緊,羅瑞卿焦躁不安。自己不能在戰場上率兵殺敵,還要被人抬着轉來轉去,這個二十五歲的烈性漢子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早已習慣于那戰馬嘶鳴,炮聲隆隆,硝煙瀰漫的戰場。然而,他的病情不容許他回去,沒有辦法,他只能耐下心來養病。時尚書屋
紅一方面軍主力在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下,在贛南山區寄插周旋于敵重兵之間,聲東擊西,尋機聚殲,取得六戰五捷的勝利。國民黨部隊在己「堅壁清野」的根據地內被紅軍牽着鼻子東跑西顛,暈頭轉向,食不飽,寢不安,「肥的拖瘦,瘦的拖死」,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最後,丟失三萬餘人馬,二萬餘槍枝,潰退而去。蔣介石對中央根據地的第3次「圍剿」以失敗而告終。
得知紅軍第3次反「圍剿」的勝利,病榻上的羅瑞卿臉上綻開了勝利的笑容。
慢慢的,隨着時序的輪轉,秋天開始來到贛南,山上山下。樹葉已變黃。
大戰後的紅軍各部也開始分散在閩贛邊界休訓、籌款,發動群眾,為下一次反「圍剿」作準備。這時,羅瑞卿的身體也漸漸的得到恢復。不久,羅瑞卿出院,與一同出院的陳正人一起趕赴瑞金參加中央蘇區黨組織第1次代表大會和中華蘇維埃第1次全國代表大會。
1931年11月7日。贛南瑞金葉坪村。曙光初照,紅霞萬里。
村東北邊的謝氏宗祠裡,氣氛莊嚴肅穆,中華蘇維埃第1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場已佈置就緒。主席台正中掛着馬克思、列寧畫像,兩旁是繪有鐮刀鎚子的大紅旗;前沿裝飾着蒼松翠柏樹枝,中間嵌着許多大紅花;上沿是一條醒目橫幅:中華蘇維埃第1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場四周牆壁上貼上了許多紅紅綠綠的標語,台下襬着一排排長凳。
會場外,數百面紅旗飄舞,成千上萬的工農群眾和紅軍指戰員都在為第1次召開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建立自己的中央政權而歡呼、歌唱,..
來自中央區、閩西區、湘贛區、湘鄂贛區、湘鄂西區、瓊崖區、贛東北區等革命根據地的代表,以及紅軍代表,全國總工會、全國海員總工會等白區的代表共計六百一十人齊集到這裡。
嘹喨的軍號聲響起,毛澤東、朱德身穿灰布軍裝,頭戴綴着紅五星的八角帽,健步走上檢閲台。
紅軍指戰員們穿著灰布軍裝,威武雄壯,精神抖擻。
一會兒,葉劍英總參謀長騎着馬來了,他繞場視察了一下,又飛馬回去。
忽然,全場歡呼,掌聲雷動,隨着「立正」的號令,受閲的紅軍刷地一聲站起來,大家都把目光一齊轉向檢閲台。這時,毛澤東、朱德、葉劍英等騎着馬走來,他們笑容滿面,策馬徐行,繞場一周,頻頻揮手,向紅軍戰士致意。

霎時間,會場上沸騰起來,掌聲、歡呼聲、鞭炮聲響成一片。看到這震天動地、激昂人心的場面,羅瑞卿熱血沸騰起來了。
大會開幕了。不一會兒,毛澤東洪亮的聲音在會場裡響起:「..紅旗不倒就是我們的勝利,敵人的破產。紅軍的發展,是保證紅色政權存在的必要條件。現在建立了紅色政權。時尚書屋
將來還要鞏固擴大,以促進全國革命的高潮到來。..」
會議期間,每晚都有數萬軍民來到葉坪村參加慶祝大會。屋坪、曬坪、操場都成了大家歡慶的地方,到處都能聽到清脆的歌聲和悠揚的樂曲。
一天,不甘寂寞的羅瑞卿和警衛員吃完晚飯就來到街上。他們來到木板搭成的檢閲台前,台前圍滿了紅軍戰士和群眾。台上,紅軍宣傳員們正在演出根據第1次反「圍剿」戰鬥中的事蹟編寫的《活捉張輝瓚》、《打倒蔣介石》等活報劇。看到精彩處,羅瑞卿笑得前仰後合,他一邊和警衛員評論着劇目的內容,一邊說笑着走到檯子對面,這邊山歌手們正在合唱着新編的山歌《感謝毛委員》:
哎!
中華全國蘇維埃,
代表大會今朝開。
一輪紅日當空照,
工農群眾踴躍來。
感謝恩人毛委員,
定出法令喜心懷。

..

與此同時,那邊正在開提燈會。馬燈、龍燈、茶燈、船燈、五星燈等等,掛在樹上的光彩照人;提在手上的,隨着人們的舞步,上下翻滾。「咚咚」,「堂堂」,那邊一群拿着槍桿的人伴着鑼鼓聲在舞花槍。他們邊跳邊唱:
打起鑼鼓響咚咚,
梭鏢大刀好威風,
鬥得地主連扣頭,
權力歸咱貧僱衣。

..

另一邊的曬坪上,嗩吶吹得嗚嗚響,一夥踩高蹺的青年在表演:土豪劣紳頭戴高帽,赤衛隊員們手持梭鏢,..這時,不知又從哪裡傳來一陣歌聲:
當兵就要當紅軍,
紅軍處處愛人民,
免除工農受壓迫,
解放世間受苦人。
一二三——四!

..

徜徉在這熱閙非凡的場面間,羅瑞卿感慨萬千。他高興,看到那些受苦受難的窮苦百姓,翻身作主後的喜悅勁,他怎能不高興呢?他看著那歡快的群眾時,又不知不覺地跟着手舞足蹈起來,只逗得警衛員在一旁哈哈大笑。
高興之餘,他又陷入深思:人民群眾起來,力量無窮啊,沒有人民群眾的支持,就沒有紅軍的一次次勝仗,就更談不上今天紅軍的存在。會議仍在進行..
1932年4月24日。閩南漳洲石碼鎮公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