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2曹操大傳 第 10 頁


陳天龍請求劉章批准並支持他的行動,劉章完全同意,並捐資幾千兩白銀,用以修建天龍教教祠。曹操來到濟南上任時,天龍教教祠早已修成,規模雖不算宏大,但香火卻是十分旺,龍神殿內,香火晝夜燎
作者:王義祥  / 頁數:(10 / 229)

陳天龍請求劉章批准並支持他的行動,劉章完全同意,並捐資幾千兩白銀,用以修建天龍教教祠。曹操來到濟南上任時,天龍教教祠早已修成,規模雖不算宏大,但香火卻是十分旺,龍神殿內,香火晝夜燎燒,上錢敬香者,從未斷絶。

曹操因調查故進了天龍教教祠,他發現進祠上貢的百姓,多帶勉強之意。於是,便出了教祠,去路上攔住去祠進香上貢的百姓,打聽天龍教教祠的規矩章法。  
第2章
仕途初登 嶄露鋒芒(8)  
百姓開初不說,後來曹操暴露了他新任濟南相的身份,並說他此來的目的,正是為了整肅濟南種種惡俗劣行。
一婦女這才忍不住痛哭失聲,向曹操曆數了「天龍教」強迫百姓入教的暴行。凡不入教者,即有被騷擾打殺的可能;凡入教者,除一次性交入教費銀五十兩外,還要每月進祠上香敬貢一次,貢銀不得低於五兩。也就是每個教民除第1次交五十兩白銀外,每月還要交五兩白銀。所有百姓都為此叫苦不迭,許多人被搞得家破人亡。時尚書屋
也有實在交納不起的,深夜舉家遠逃。但要是被「天龍教」的人抓住,就要以褻瀆龍神的名義,在祠門前處死。
曹操聽了震驚不已,當即安撫幾位百姓,說他定於近日整肅此事。
一個中年男子出於好心,就勸曹操道:「大人有所不知,這陳天龍是得劉章寵幸的,而劉章是皇親,權勢很大,大人怕是不好對付啊……」曹操聽了十分生氣,但他按壓住了怒火,他不必氣壯如牛,去說大話,而是要以實際的行動,使老百姓親眼見到。於是他十分冷靜地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你們不必多慮,我自有辦法。」
曹操當天就拜訪劉章。劉章對曹操的名字早有知曉,當年曹操在洛陽北城門處死蹇碩叔父蹇昌,消息就很快傳到劉章耳朵裡。這事連同曹操的名字,就深深烙印在了心中。所以聽說曹操任濟南相時,他心中就有些打鼓。時尚書屋
這時,聽僕人來報,曹操來訪,正在後廳靜心養息不願見人的劉章不由得一驚,連忙出迎。

劉章從未見過曹操,心想不知是何等高大威嚴的一個人物。及至見了,才大為吃驚,居然是一個矮小膚黑的人。但是,雖矮卻很壯實,膚黑卻兩眼有神氣。特別是說起話來,聲音朗朗,有一股不易覺察的逼人氣勢,使聽者不知不覺中為之折服。時尚書屋
因此,劉章又有些畏怯了,特別是聯想到他為騎都尉率幾千騎兵馳騁衝殺的壯舉,更是膽寒生畏。
曹操自然是以尊敬的口吻向劉章問好,劉章當然也對曹操表示了熱烈的歡迎之意。二人一陣寒暄,互相交談了洛陽和濟南的一些情況。最後,曹操拱手道:「此次曹操初任濟南相,還望皇親大力支持。曹操雖才力不濟,但為漢室天下,努力盡心盡職是辦得到的。時尚書屋
今既來之,則必安之,則必盡責為之,皇親定當以漢室社稷為重,不吝指教才是。」
劉章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曹相乃能人也,今朝廷既委以此任,想必已是看中了曹公的才幹。此真濟南人之幸也!」
曹操哈哈笑了:「皇親真是誇獎了。不過我決不會有負朝廷之命,定當秉公辦事,努力治好濟南。日後如有不妥之處,還望皇親以國家為重,多加包涵。」
劉章不由得心中一顫,曹操話中那一股逼人之氣,猶如強風一道,直穿人心。於是他除了附和,不知再說什麼的好,直到曹操起身告辭,他還沒有回過神來。
事隔一天,濟南城內就貼出了一道禁令,禁令說:我漢室以孔學為尊,儒術為效,其餘一切妖言邪說,盡皆禁止。凡有任何教派組織,從禁令發佈之日起,即停止活動,三日之內全部解散。違令者一律處以重刑。
禁令一出,濟南百姓,盡皆拍手稱快。各種教派多是民間組織,以自願為主,並不強迫,因此逐一解散也並不難。唯獨天龍教,已成大氣候,並且組織嚴密,具有強權,若它能解散,百姓怎不高興•但私下裡又很擔心,天龍教主與劉章關係親密非同一般,曹操有這個能耐把「天龍教」解散嗎。時尚書屋

第1天過去了,天龍教祠仍是香煙繚繞,雖上香進貢的人比往日少了許多,但還是有人來。因為天龍教祠並沒有關上大門,那些十分害怕陳天龍的膽小百姓,當然不敢不來上香。
顯然陳天龍是仗勢劉章,他在心中掂量過,你個濟南相,怎敢和皇親抗衡•所以他不僅不關大門,反而驅使幾個小頭目不斷進祠上香,以維持場面。
第2天過去了,百姓來上香進貢就比第1天多了。既然教祠內香火未斷,就說明天龍教是不怕這道禁令的,所以第1日未來的百姓,第2日又趕來了。
到第3天,天龍教祠上香進貢的人大增,百姓紛紛趕來,表示自己的「忠心」,生怕陳天龍怪罪下來,一家人便不得安寧。
正當天龍教教祠香煙如霧,人聲鼎沸之時,一大隊全副武裝的士兵來了,曹操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腰間佩劍,左手執鞭。
祠外百姓最先看見,紛紛躲閃。曹操並不管百姓,揚鞭一指,軍士便分作兩支,包圍了教祠。祠內上香者這才知道,頓時一片驚慌失措。
曹操策馬來到教祠門前,喝道:「百姓人等,不必驚惶。今天龍教教祠不遵禁令,特來查封。除教主及教祠頭目,余等一概無事,依次離開教祠便罷。」
曹操話一說完,上香者就紛紛湧向門外。曹操叫軍士將百姓列隊,一一出門,凡是頭目,一概拘留。原來曹操早選了幾個識得天龍教大小頭目的人摻在軍士中。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