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2曹操大傳 第 2 頁


阿瞞掙脫母懷,雙手叉腰道:「它敢咬我嗎•我把它打走了!」 母親見他無事,且氣壯如牛,便笑着流下了眼淚…… 不久,母親因病倒床,漸漸有些沉重,吃了幾付藥都沒有任何效果。天真活
作者:王義祥  / 頁數:(2 / 229)

阿瞞掙脫母懷,雙手叉腰道:「它敢咬我嗎•我把它打走了!」

母親見他無事,且氣壯如牛,便笑着流下了眼淚……
不久,母親因病倒床,漸漸有些沉重,吃了幾付藥都沒有任何效果。天真活潑並且貪玩的曹阿瞞不再往外跑了,整日守在母親的房間門口,寡言少語,一下子老成了許多。父親叫他出去玩玩,他也不去。有時即使出去了,不一會兒又轉回來,依然守在母親的房門外。時尚書屋
他聆聽著母親的咳嗽聲,有時許久沒有聽見聲息,便從門縫裡往裡窺望。他目視着為母親端藥進去的奴婢,注意着她們出來時的眼神。
母親終於不行了,才把阿瞞叫到床前。母親握著他的一雙小手,兩眼淚如泉湧。阿瞞卻不哭,很堅強地站立在踏板上,好像要以他的強壯,來止住母親的悲傷。
直到母親真正嚥了氣,阿瞞才哭出聲來,那種鬱積的悲傷爆發出來,化成聲嘶力竭的呼喊。他雖然才五歲半,但也明白母親永遠不會說話了,不會愛他疼他了,他越想越悲哀,越想就越有些淒涼……
沒有了母親的曹阿瞞,便只有以父愛為心理依附了。但是父親不比母親,往往疏忽大意,只是在大處對兒子嚴加約束而已。這樣,雖然曹操得不到慈母之愛,但卻大大有利於他放縱性格的形成。他由以彈弓打鳥,發展到弓箭射獵。時尚書屋
父親以他年僅十二三歲為由,不讓他去狩獵放野。但是曹操的放縱性格既已形成,便如發枝長椏的一株蓬勃小樹,要約束其發展,是不大可能了。
他沉迷于狩獵,不管父親如何禁止,他總是想盡辦法,偷偷地和三五好友奔馳在原野森林中。他小小年紀,騎在馬上,左弓右箭,甚是瀟灑奔放。那廣闊的荒野,那濃密的森林,那古怪的山岩,那潺潺的小溪……無一不使他感到心曠神怡,其趣無窮。特別是當他馳縱追射野物之時,那種起伏顛搖的震動,兩耳虎虎生風的快感,更使他有一種超群拔類的豪邁和愉快。時尚書屋
每當這時,他就止不住想嘯叫呼喊。他于此時完全體會了古人的所謂傲嘯山林的情狀……
因此,十三歲的曹操,一有機會就要出去狩獵,就要到曠野和密林之中。當然,他的行動不能讓父親知道,那樣父親就會責罵他。罵一頓倒是小事,會讓父親把他看得更緊了。他只有悄悄地避着父親去狩獵,他將狩獵的弓箭和衣服放在外面,將馬匹事先牽出馬廄,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溜走了。時尚書屋
可是有一次,在狩獵途中,不幸被他的叔父撞見了。

叔父問他:「你怎麼又在狩獵•」
曹操說:「我剛來……」
說著,他就打馬離開了。他知道事情糟了,叔父肯定會回去向他的父親稟告的。他得想個什麼辦法才行。忽然,他靈機一動,便率先打馬返回家中,將衣服換過後,出門到途中來迎候叔父。時尚書屋
很久,叔父才走過來,曹操假裝在一個土坎上跳耍,猛一下就栽倒在地,呻吟不止,並且臉部抽筋,裝成中風狀。叔父見了大驚,忙叫曹操休息一會兒,他立即回去叫人。一會兒,曹嵩及幾個家人趕到了,而曹操卻不見了人。大家四處尋找,才看見曹操在後院和幾個小孩玩耍。時尚書屋
曹嵩忙問:「阿瞞,你剛纔是不是在外面倒地了•」
曹操搖頭,表示茫然。
曹嵩說:「你叔父說你中風了,現在好了嗎•」
曹操說:「沒有沒有,怎麼說起的•我一直在這兒玩耍……哦,叔父一向不喜歡我,想必是他故意造謡吧!」
曹嵩默然,不再說什麼。
從此以後,不管叔父如何打小報告,曹嵩都不大相信了。曹操因此而暗喜,更為放縱了,但他仍然儘量小心,不讓父親撞見。  
第2章
仕途初登 嶄露鋒芒(1)  
公元一七四年,也就是東漢靈帝熹平三年,曹操剛好二十歲,已是一個非常成熟的青年了。他的才華開始顯露出來,許多人都知道有一個叫曹操的小伙子。
於是,曹操經過推薦,被選為孝廉。孝廉就有了做官的資格,這在許多求官讀書人中,是渴望而不容易得到的。有的甚至奮鬥了幾十年,才得到一個孝廉的資格。就以與曹操同時推選為孝廉的人來看,曹操也是最年輕的一個,甚至他是唯一一個三十五歲以下的。時尚書屋
一般都在三十五至四十歲之間,還有不少已經過了五十歲的。可見孝廉資格的可貴和不容易得到了。
因此,曹操是同齡人中的出類拔萃者。
但是,曹操的外表形象卻與他的內在實力極不相稱,他姿貌短小,身高只有一五五公分,屬於「矮、短、粗」型。但他好學不倦,比別人更加努力。他以自己的天資並通過自己的努力,總算如願以償,戰勝了許許多多與自己同齡的人,成了最年輕的孝廉。
孝廉既有當官的資格,曹操也就等着做官了。年剛二十歲的曹操,雖然年輕,但他早已等不及了,急於通過仕途,以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負。
祖父曹騰知道曹操這個心思,願意成全他。曹騰請準靈帝,給了曹操一個頗為重要的正式官職,這就是洛陽的北都尉,即京城北區警備隊長。
警備隊長具有絶對的武力權威,特別是在京城這個地方,尤其如此。其時,洛陽京城因宮廷原因經常發生兵變,任何一位皇帝為了保證登基後的安寧和平穩,對京城都有許多治安方面的嚴格秩序。任何人都必須遵守這些秩序,而監督維護這些秩序的正是警備隊。
曹操走馬上任的第1天,即召集全體警備隊員開會,首先命令大家暫時各司其職,維持原有秩序,並告訴大家,為管好北區社會治安,必須在認真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全面進行整頓革新。一旦新的制度出來,即嚴格施行,絶不手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