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12曹操大傳 第 6 頁


作為議郎官的曹操,以更加充分的時間廣為研讀詩書,思考問題,同時提高警惕,以防不測。 但是,不測之事的降臨,有時是無法抗拒的,即使是機智的曹操,也不能例外。因為他警惕得了自身,卻
作者:王義祥  / 頁數:(6 / 229)

作為議郎官的曹操,以更加充分的時間廣為研讀詩書,思考問題,同時提高警惕,以防不測。

但是,不測之事的降臨,有時是無法抗拒的,即使是機智的曹操,也不能例外。因為他警惕得了自身,卻警惕不了自身之外的事。也許老奸巨猾的蹇碩當初以穩操勝券的態度把曹操養在身邊,就是因為看到了這一點吧。時尚書屋
 
第2章
仕途初登 嶄露鋒芒(4)  
不測之事來源於後宮。這是曹操調任議郎官的第2年,即靈帝光和元年,曹操二十四歲,宮中又發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皇后宋氏被廢。因宋氏是一個頗有稜角的人,對宦官操縱朝廷、箝制靈帝很為不滿,因此常和宦官發生衝突。宦官集團覺得宋氏是對他們很不利的人物,因其皇后身份特殊,若不及時採取措施,時間一長,說不定會生出什麼變化來。時尚書屋
外戚勢力往往就是因皇后所起,過去的教訓太深刻了。和帝即位時,有竇太后掌政,太后之兄竇憲即為大將軍,掌握軍政大權,竇家兄弟几乎個個位居要津;安帝即位時,鄧太后之兄鄧騭一族,也几乎獨霸朝廷的決策權;延光四年,即公元一二五年,安帝去世,皇后閻氏之兄閻顯立刻成為炙手人物。最令宦官們記憶猶新的則是有「跋扈將軍」之稱的梁冀,他是順帝皇后梁氏的哥哥,几乎一人獨霸朝政,壓迫宦官。後來質帝即位,由於其早熟的才氣,使他對梁冀的擅權及凶暴大為不滿,常有責備之意,梁冀居然一不做,二不休,派人毒殺了質帝,擁立十五歲的桓帝繼位,梁冀仍掌握朝廷的決策大權。時尚書屋
二十年間,梁氏一族不但佔據朝廷高官及肥缺,而且橫行兇暴。不論朝野,只要有批評梁氏一族作風的必被殘害,宦官們更不敢嘖牙。所有想在朝廷當官的,必先賄賂梁家,並建立師生關係,各地區官員要朝貢天子的禮物,也必須先經梁冀之手,儼然成為地下皇帝。桓帝去世後,又有竇皇后及其父大將軍竇武要對宦官下手的企圖,幸虧宦官先下手為強,以禁衛軍團解除竇武的軍權,並將其逮捕誅殺,才有了宦官集團現在的天下。時尚書屋
現在皇后宋氏對宦官大為不滿,若不及早想辦法,防變于未然,有朝一日就難以收拾了。於是,宦官決定對宋氏發起進攻,他們有計劃地不斷向靈帝進皇后的讒言,不惜編造事實和細節,至于節外生枝,誇大其詞就更多了。靈帝終於對宋氏討厭以至憤恨,一怒之下,便聽從了宦官的建議,廢除了宋氏的皇后身份,從此打入冷宮。
凡是和皇后有關的,當然要受牽連。蹇碩早就知道曹操的一個表妹夫宋平是宋氏家族的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將曹操放在身邊,就是為了等待時機加以報復的。現在既然皇后被廢,皇后的族人宋平又是曹操的表妹夫,東牽西連,自然也就和曹操有關了。時尚書屋
因此,蹇碩正式奏明皇上,以曹操是宋氏親屬的名義,建議解除他的議郎官職。蹇碩是想藉機斷了曹操的仕途,以解他心頭之恨。靈帝即刻下旨,對曹操解職,送返故鄉閉門思過。
曹操未料到不測之事竟來自自身之外,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他不得不認命了。其時祖父曹騰,因年邁過于體弱,已少入宮中,常居私宅,故而對此變化,也無能為力了。何況蹇碩是為了宦官的利益,凡有瓜葛的,盡皆剔除,曹騰也不好說什麼。他只能對曹操執手長嘆,唏噓不已。時尚書屋
幸而曹操並不沮喪,依然是躊躇滿志,意在天下,對遠大前程的必然出現深信不疑。曹騰也就聊以為慰,頗為心安了。

曹操在祖父面前的表現,並非僅僅是安慰祖父,他實實在在也是如此落拓不覊,豁達開放,心懷憧憬的。
曹操回到家鄉,照樣是習拳使劍,狩獵射箭,研習兵法,誦經讀史,從不懈怠。興之所至時,曹操即賦詩歌。有一天,他一邊喝酒,一邊遙想,他日後仕途的理想目標,那就是建立一個理想世界。他想像着設計着那個理想世界的樣子,必定是十分圓滿有序的,於是興起,倣傚樂府「相和歌,相和曲」的調子,寫下了洋洋灑灑的一首《對酒》歌。時尚書屋

歌曰:

對酒歌,太平時,吏不呼門。
王者賢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
咸禮讓,民無所爭訟。
三年耕有九年儲,倉谷滿盈,斑白不負載。
雨澤如此,百谷用成。
隙走馬,以糞其土。
爵公侯伯子男,咸愛其民,以黜陟幽明。
子養有若與父兄。
犯禮法,輕重隨其刑。
路無拾遺之私。
囹圄空虛,冬節不斷。
人耋耄,皆得以壽終。
恩德廣及草木昆蟲。
這完全是曹操想像中的一個理想世界:太平盛世,官吏絶不會上門追討稅款;皇帝賢明,大臣忠良;人人守禮,民間再無訴訟之事;良馬不再作戰,而是用於耕作;官愛民如子,人無私心,獄中沒有犯人;國君實行仁政,連草木昆蟲都受其恩澤……
又一天,曹操在研經讀史之後,一腔熱血,豪情滿懷,聯想自己日後為官,一定以民為本,以國為本。一時興起,又以樂府「相和歌,相和曲」的另一調式,寫下了《度關山》一詩。詩曰:
天地間,人為貴。立君牧民,為之軌則。車轍馬跡,經緯四極。黜陟幽明,黎庶繁息。時尚書屋
于鑠聖賢,總統邦域。封建王爵,井田刑獄。有燔丹書,無普赦贖。皋陶甫候,何有失職。時尚書屋
嗟哉後世,改制易律。勞民為君,役賦其力。舜漆食器,畔者十國。不及唐堯,采橡不斫。時尚書屋
世嘆伯夷,欲以厲俗。侈惡之大,儉為共德。許由推讓,豈有訟曲。兼愛尚同,疏者為戚。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