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12曹操大傳 第 75 頁


三年過去了,情形怎樣呢•奉戴天子的人一茬接着一茬,先是董卓,後是王允,爾後西涼軍殺死王允,賈詡獻計「奉皇帝以正天下」,結果西涼軍反而放兵劫掠,大肆殺戮,加上連續兩年關中歉收,民生經
作者:王義祥  / 頁數:(75 / 229)

三年過去了,情形怎樣呢•奉戴天子的人一茬接着一茬,先是董卓,後是王允,爾後西涼軍殺死王允,賈詡獻計「奉皇帝以正天下」,結果西涼軍反而放兵劫掠,大肆殺戮,加上連續兩年關中歉收,民生經濟完全破產,朝廷的財稅收入也几乎斷絶。此後,涼州刺史馬騰眼看李傕霸佔朝廷大政,對大本營的西涼軍卻不曾有任何表示,雖幾度派遣使者交涉,李傕仍不肯將利益與馬騰分享,馬騰於是結合羌人領袖韓遂,以勤王為名攻打關中,李傕派樊稠率軍對抗,由於韓樊二人在涼州時私交甚篤,樊稠故意延誤軍機,讓馬騰得以返入涼州。李傕於是設計殺了樊稠,關中西涼軍內訌頓起。郭汜懷疑李傕有心相害,先下手為強,率軍攻打李傕,長安城陷入兵災,郭汜打算攻入朝廷,挾持獻帝到營中,以表現自己的合法地位,李傕聞訊,乃以數千人包圍皇宮,以武力脅迫獻帝到自己營中……

幾年的歷史,重頭戲便是搶皇帝,丑劇,丑劇啊,曹孟德對各路諸侯將領搶奪傀儡皇帝的動機可謂瞭然於心。「挾天子以令諸侯,」可各諸侯就是天王老子,誰的力量強大,誰就有合法地位,力量加上天子,這難道就是所謂的霸業。
夜色中,蒼穹下,借城頭燈籠的紅光,可看見曹孟德那瘦骨嶙峋的臉上露出了爭奪兗州以來少有的笑容。
東方既白,曹孟德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抓起筆管,凝神片刻,筆走龍蛇: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時尚書屋

憂從中來,不可斷絶,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宴,心念舊思,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時尚書屋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這是個極不尋常之夜,一夜未闔眼的曹公孟德對著浩茫蒼穹做出了偉大的決策,這不是偶然的心血來潮,是蓄勢既久的爆發,這不是靈感,而是深謀遠慮,勵精圖治,是各路諸侯豪雄想幹、幹了卻幹不好的舉措。
時局變化速度之快令人目眩,關中地區在董卓死後,西涼等軍長期內亂,力量早已衰頽。關東軍團北區領袖袁紹,原先遭到公孫瓚和袁術夾擊,危機重重。但在三年多的經營後卻早已反敗為勝。目前雖仍與公孫瓚在幽州相持,但已取得絶對優勢,不久將成黃河以北的超級霸主,或會擁有統一天下的實力。時尚書屋
關東軍團的南方反董卓聯盟領袖袁術,原來實力最為雄厚,但被曹孟德在匡亭之戰中徹底擊敗,目前正躲在壽春休養。而曹孟德因張邈的反叛几乎潰不成軍,幸賴荀彧、程昱等人的謀略,才重新奪回兗州。
面對如此局勢,曹孟德怎能不憂心如焚。這就是那一夜登臨兗州城頭,通宵達旦梳理情感思緒的緣由。在較長時間裡,曹孟德為此茶飯不思,女色不近。在營中,那個叫秋娘的侍妾極盡千嬌百媚之能事,曹孟德對她也索然無味。時尚書屋
加之偏頭痛的困擾,曹孟德于昏昏沉沉中度過了較漫長的時光。
這天黎明,曹孟德起得比往日都早,待秋娘慵整衣妝,孟德已舞了好一會兒劍了。
「主公,該喝蓮子湯了!」侍女先遞過手巾。
大汗涔涔的曹孟德將那碗蒸騰着熱氣的蓮子湯仰頭灌進喉嚨,很是愜意地舒一口氣。
「主公,好長時間沒見你睡得這般香甜了。」秋娘偎在曹孟德的肩上。
「有你在我身邊。」曹孟德撫着秋娘的纖纖素手,軟語溫存道。
「往日我也在你身邊,你怎麼……」秋娘很是乖巧嬌媚,這是丁氏渾身不具備的。曹孟德怎麼也愛不起丁氏來。儘管他在兗州有自己的府邸,但已是好久不曾光顧了。
「你真聰明。」曹孟德在秋娘粉嫩的臉蛋上吻了一下。口氣嚴肅道:「男人自有男人的事,女人心中只要裝得下一個男人就夠了,男人心中要裝天下事,懂嗎?」
秋娘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曹孟德愛女人愛得謹慎,在他看來,女人不過是調節人間陰陽而不至于使之失衡的東西。男人是河床,女人不過是湯湯水流中之一粟。為一女人而閙得沸沸揚揚乃至大動干戈,實在非大男人所為。
曹孟德之於女人可謂提得起放得下。
適逢年關,歷經劫難的兗州城也沉浸在祥和之中。前兩天,曹孟德已下令打開府庫賑濟百姓,他雖然受儒家仁愛哲學的熏染不深,但卻能理會孟老夫子「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政治主張,也明了「載舟覆舟」的簡單道理。為此,曹孟德的眼光早已越過了兗州城頭,越過了重山復水,那句鐫刻於心底的「以天下為己任」的儒家哲言如電光石火般叩擊着心扉。
這天是賀年節。
兗州所有重要的幕僚和將領齊刷刷聚集在曹孟德府邸。
曹孟德簡要分析了時局之後,直截了當地要大家回答該不該奉迎天子的問題。
大鬍子將領程昱首先發表意見:「據最新情報,獻帝在楊奉、董承等挾持下離開了關中,進駐安邑,倘能趁機奉迎,必能取得競爭優勢。」
荀彧立馬錶示:「豫州目前已有一半在我們的控制之中,若奉迎皇上,合適莫過于洛陽與許昌,因此必須先迅速肅清豫州境內的異己力量。」
首先,猛將曹仁則持不同意見:「雖然張邈的勢力已清除,但呂布、陳宮等雄踞徐州,和袁術勾結,隨時可能再度威脅兗州,因此屬下認為應先穩定東方戰線,徹底摧毀袁呂二人的力量,再來經營豫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