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哈耶克傳 第 37 頁


哈耶克在1983年致經濟理論家和經濟學史專家泰倫斯·哈奇森的一封信中又說,他寫《經濟學與知識》一文的「主要意圖」是「想有禮貌地向米塞斯解釋,為什麼我不能接受他的先驗主義」{12}。
作者:待考 / 頁數:(37 / 124)

哈耶克在1983年致經濟理論家和經濟學史專家泰倫斯·哈奇森的一封信中又說,他寫《經濟學與知識》一文的「主要意圖」是「想有禮貌地向米塞斯解釋,為什麼我不能接受他的先驗主義」{12}。經濟學不可能是一門純粹演繹的、先驗主義的學科,因為它所討論的決不只是個體的行為,而是要研究個體如何傳遞信息,而這正是一個經驗的過程,而不是提出一個先驗的命題。時尚書屋

第2
英國1931-1939第13章 經濟學、知識與信息(2)
寫完《經濟與知識》若干年後,哈耶克回憶這篇文章時說,「大概就在我重新思考我們在維也納那十幾年一直討論的問題的時候,我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它讓我看到了經濟學理論的真正性質,而在我看來,這種觀念是一種全新的思路」{13}。哈耶克認識到,價格是市場社會的根本所繫,而價格體系要正常運轉,就需要私有產權、契約、利潤、交換商品與服務的能力,界定和維繫這些制度的法律和社會規範。哈耶克不僅從否定的方面闡述了反駁社會主義的論據:知識的分立使集中控制經濟根本不可行;他還從正面對競爭性市場社會做出了論證:浮動的價格及與其相伴而來的種種制度,乃是克服知識之分立的最好、或許是惟一的途徑。政府的正當職能就是透過創造出市場秩序,讓個人可以借助浮動的價格和利潤,最充分地利用其分立的知識,以此促進社會成員間有效的合作。時尚書屋
哈耶克在自傳性筆記中提到《經濟學與知識》時說,隨後他又陸續發表了一組相關的文章,收入《個人主義與經濟秩序》一書中,「現在回頭看,我覺得」,這組文章「是我對經濟學理論做出的最有原創性的貢獻」{14}。繼《經濟學與知識》一文後,他發表的另一篇也許最著名的文章是《知識在社會中的利用》,最初發表在《美國經濟學評論》,時為1945年,後來也收入《個人主義與經濟秩序》。米爾頓·弗裡德曼曾指出,價格「傳遞着信息,但直到弗裡德里希·哈耶克發表他那篇名作《知識在社會中的利用》之前,這一至關重要的功能卻一直被人們忽視」{15}。哈耶克認為:「合理的經濟秩序問題的獨特性恰恰是由於下面的事實形成的:我們必須加以利用的關於環境的知識,從來不會以集中的或整全的形態存在,而我們所見到的只能是由每一分立的個體分別掌握的零散的、不完整的知識。時尚書屋
社會的經濟問題就在於如何利用不能完整地由單個人掌握的知識的問題。」{16}正是以為所有知識對都可以收集為一體、由一個人掌握的錯誤假設,導致了傳統社會主義。時尚書屋

從20世紀30年代後半期以迄生命終結,哈耶克的所有研究都在強調:「我們說我們所提到的那種計劃是非理性的,並不等於說,我們所能接受的惟一的資本主義形態,就是從前人們所說的自由放任。這裡有一個決不能忽視的根本的區別:穩定的制度框架與……集中指揮體系之間的區別。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兩種制度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都可以視為理性計劃的產物。但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計劃所涉及的僅僅是穩定的制度框架。」
{17}
幾十年後,哈耶克在《法、立法與自由》中又寫道:「自生秩序所賴以維繫之規則,確實也可以是自發形成的,但未必總是如此……最後所形成之秩序的自發性……並不等於說它所賴以維繫的規則也是自發生成的,某個一直被視為自發性的秩序,其規則很有可能完全是刻意設計的結果。」{18}他支持創建新的社會宏觀制度,即「穩定的制度框架」。他反對的是政府直接指揮經濟。時尚書屋
哈耶克追求的目標是所有人都獲得最高的物質生活水平。他覺得,這一目標最有可能通過恰當設計的競爭性市場秩序實現。反過來,競爭性市場秩序又依靠浮動性價格、私有產權、利潤、契約、交換商品和服務的能力。所有這些制度性機制都是為瞭解決「人的知識的不可避免的不完備性」{19}———也即分立的個人知識的問題。時尚書屋
他曾經深情地回憶二戰前在倫敦經濟學院的歲月。高年級師生共享休息室是「非常有意思的群體」,而其規模也正好「使我有可能深入瞭解大部分人。這裡始終是個熱烈討論的地方,20世紀30年代後期,我們主要討論變化多端的世界政治形勢」{20}。時尚書屋
哈耶克是這樣形容他發表《經濟學與知識》後從技術經濟學轉向社會人文研究其它領域的過程的:「我有時覺得,我現在準備搞的研究,不知道是否有其它人能夠勝任這麼特別的任務。我確實希望,我在《資本理論》中進行的研究會有其它人繼續搞下去,而這則是一個全新的開端。我的《資本理論》其實是繼續研究一個我已經知道答案的結果,不過是要給出證明而已,這是個很乏味的問題。而這則是一個有待搞清的問題:假如你認識到經濟學是典型的某類關於複雜現象的新興科學,那麼我們該怎麼看待經濟學?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知識問題。」
{21}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