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立三之謎 第 5 頁


4月回到了廣州,5月1日參加了在那裡召開的第3次全國勞動大會。在5月3日的大會上,他作了《出席赤色職工國際的經過》的報告,4日向大會作了《世界工運狀況》的報告,11日又作了《罷工戰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42)

4月回到了廣州,5月1日參加了在那裡召開的第3次全國勞動大會。在5月3日的大會上,他作了《出席赤色職工國際的經過》的報告,4日向大會作了《世界工運狀況》的報告,11日又作了《罷工戰術》的報告,代表大會主席團致了《閉幕詞》。此後,他就成為全國總工會的主要領導者之一。時尚書屋

接着,他應毛澤東的邀請,到全國農民運動講習所講課。隨即趕到上海,領導了那裡新的罷工高潮。為了加強對內外棉紗廠罷工鬥爭的領導,8月20日,中共上海區委主席團召開會議,決定組織一個特別委員會。李立三繼續以李成的名字與羅亦農、趙世炎、何松林、項英5人組成特別委員會。時尚書屋
第1
鐵樹開花時出生的人(2)
李立三在莫斯科參加完中共六大以後,1928年秋回到上海,即化名「肖柏生」,以古董商人的身份作掩護,租了一處較好的房子,開始了地下黨的領導工作。同年11月,李立三接任中共中央常委、宣傳部長兼秘書長後,雖然總書記是向忠發,但實際上是由李立三逐步主持着中共中央的工作。在此期間,他分別以立三、柏生、柏三、伯三、柏山、伯山等名字發表演說,並在報刊上發表了大量的政論文章。時尚書屋
李立三犯了「立三路線」錯誤以後,1930年9月他在六屆三中全會上的檢討發言,是以柏山的名字公開發表的,這是從安全考慮出發的一種策略。時尚書屋
1930年10月,李立三奉共產國際之命到達莫斯科,檢討結束後,共產國際不准他回國參加革命鬥爭,把他留在蘇聯,並給他取了一個俄國人的名字一一亞歷山大·拉賓,同時改用中國名字一一李明。他在蘇聯15年,還分別以唯真、維介、阿三、蒼木等筆名,翻譯書籍,有西蒙諾夫寫的《俄羅斯人》劇本,別爾文采夫寫的《考驗》小說,以及《在遙遠的北方》等,在《救國時報》等報刊上發表文章。時尚書屋
1946年1月,李立三從蘇聯回到國內,黨中央安排他以「李敏然」的化名,參加了由美國代表、國民黨代表、共產黨代表三方組成的軍事調停執行處東北小組的工作。他以東北小組中共方面負責人的身份,赴長春、瀋陽同國民黨方面的代表進行談判。不久這一內情就被美國情報機關識破,國民黨的報刊上公佈後,在社會上引起嘩然。首先是東北立即轟動起來,國民黨的主要將領鄭洞國、廖耀湘等紛紛以同鄉的名義,到他的住處來拜訪。時尚書屋

在新中國的創建過程中,李立三協助周恩來做了大量的工作。時尚書屋
十分具有戲劇性的事情是:1964年,已滿65周歲的李立三,再次以「李明」的化名,到達河北省霸縣的農村蹲點搞「四清」運動,與當地農民實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一年,去補上他一生中所缺乏的農村工作經歷。接着還以「李明」的化名到工廠搞「四清」,與工人「三同」。「四清」尚未結束,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把李立三逼上絶路。1967年6月22日李立三被迫害致死,「造反派」在火化李立三的遺體時,沒有用李立三的真實姓名,而用了他在蘇聯時使用過的名字――「李明」,結束了他的一生。時尚書屋
二、毛澤東的「半個朋友」
凡讀過斯諾寫的《西行漫記》的人,大都還記得毛澤東對斯諾說過:李立三是他的「半個朋友」。對於李立三是怎樣成為毛澤東的「半個朋友」的問題,毛澤東與李立三自己的說法並不完全一致。時尚書屋
1961年5月31日,李立三接見安源紀念館的工作人員,談安源罷工史時,就書稿中提到的「二十八畫生訪友」這一問題是這樣說明的:
「二十八畫生訪友」的時間不對,可能是1916年的事情。因為,1917年,我在廣益中學畢業,此事發生在我在長郡中學上學的時候。當時,我們幾個同學是一個小團體。「啟事」(即毛澤東的「二十八畫生訪友」)是在南城門看到的,是古典文體、手刻油印的。時尚書屋
「願嚶鳴以求友,敢步將伯之呼!」大意是:願意與有愛國熱情的青年聯絡,願與刻苦耐勞、意志堅定、隨時準備為國捐軀的志士為友。落款署名「二十八畫生」,註明了聯繫方法。讀了「啟事」,覺得這個「二十八畫生」有救國救民的志向,值得欽佩。經過一番分析猜測,推斷出這個「二十八畫生」可能是毛澤東。時尚書屋
當時,我們都聽說在長沙有一個叫毛澤東的「怪人」,都想去看看他。就在八月十五日中秋節那天,我和中學的一個姓鄧的同學相約一起去看毛主席。在第1師範的宿舍和自修室都沒有找到他。我們找到教室去,看見他坐在講台上,正聚精會神地看書。時尚書屋
(毛)主席比我大(六歲),看他好像一個大先生的樣子,思想上有些拘束,加上原來在印象中他是一個「怪人」,就沒有敢同他談話。我假裝着去看牆上貼的課程表,有意悄悄地從他的背後走過去,看見他正在看「宋史」。我從他身後走過去了,他才發現我,就起身下了講台向我走來,可是我沒有與他講話就很快走開了。後來,在與(毛)主席相處的日子裡,閒談中提起這段往事,(毛)主席說,「原來是你呀!當時我跟你講話,你沒有回答。」
我記得沒有聽到他與我說話。(毛)主席還說,「那次訪友活動,只交了三個朋友,現在再加上你,當時我們沒有對話,只見了一面,那就算半個朋友吧!」
而斯諾在《西行漫記》書中記述他1936年在延安採訪毛澤東時,毛澤東對他的「訪友」活動是這樣說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