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立三之謎 第 8 頁


呼吸那自由的空氣,瞻仰那自由的女神。我還要唱那自由之歌,撞那自由之鐘,喚醒可憐的同胞,驚起他們的酣夢。鼓蕩雄風,振作精神,造一個光明燦爛的新世界,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42)

呼吸那自由的空氣,

瞻仰那自由的女神。時尚書屋
我還要唱那自由之歌,
撞那自由之鐘,
喚醒可憐的同胞,
驚起他們的酣夢。時尚書屋
鼓蕩雄風,
振作精神,
造一個光明燦爛的新世界,

作一個幸福無比的新國民。時尚書屋
此時的李立三,雖然還不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但他的學習目的非常明確,那就是為了「創造自由的新世界」!因此,他一面在蒙達尼公學補習法語,併到三俠孟一家紡織廠和鋼鐵廠做工,一面積極參加政治活動。在其師傅(一名法國共產黨黨員)的幫助下,參加了由法國共產黨組織的一次大罷工,第1次受到革命的階級教育,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學說,並初步形成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李立三學習很刻苦,僅幾個月時間,就能閲讀一般的法文報紙了。他特別喜歡讀法國共產黨人主辦的《人道報》。時尚書屋
青年時代的李立三是個性格十分外露的人。他天性好動,因此每有體育活動總是少不了他。他性格直爽,襟懷開闊,雷厲風行。就連讀書這樣的事,他都顯得與眾不同。時尚書屋
比如他要是得到一本好書,總喜歡一口氣看到結尾。據友人對他的回憶說,一次,李立三從同學處借到一本《資本論》,簡直如獲至寶,書一到手,他就把自己「釘」在房子裡,獨自蹲在一旁,「啃」得津津有味,誰也別想叫動他。時尚書屋
李立三對舊世界有着強烈的憎恨,因之他思想活躍,善於講話,非常喜歡談論和爭辯政治問題。據當年《時事新報》記載,1920年4月下旬,時逢五四運動一周年即將到來之際,在法國同學以「群策群力爭回山東主權」為主題,召開歡迎新到法國的同學大會,到會的有巴黎同學及各地來的代表百餘人。歡迎大會由李聖章主持,報告開會理由,繼由書記周覽詳述該會一年來之經過,隨後請來賓演說。時尚書屋
首先由北京大學的許德珩登台,報告國內最近情形,談及政府聽命日本,壓迫國民諸罪狀,聞者無不痛憤切齒,大呼「誓除國賊」。時尚書屋
次由湖南勤工儉學的老教育家徐特立先生(年約40歲)演說:吾國丁茲時局,危險已極,欲圖自存,惟有實行國民外交,要求同情於歐美各國之真正瞭解正義人道者,合世界善類之力,以推倒武力侵略之強權國家,然後可以轉危為安。時尚書屋
緊接着,血氣方剛,年僅20歲的李隆郅(立三),也上台演講。他除了激烈抨擊帝國主義侵略,表達愛國熱情外,還主張把愛國運動和當前的學習結合起來,提出共同創辦英法文定期出版物,以「發表中國之文明,宣揚日本之罪狀」。時尚書屋
李立三那「粗暴誇大的性情」,「毛茸茸的像一條小『大蟲』」,在旅法同學中留下了深刻印象。每當同學們在房子裡談起災難深重的祖國時,誰一提到反動軍閥,他會立即揮動拳頭:「推翻」!誰一談起無恥政客,他會擺動胳膊:「打倒」!誰一講到賣國賊和反動派,他會高聲喊道:「殺掉!」這一方面反映出李立三為人坦率直爽、胸懷開闊急躁的性格特徵,同時也反映出他對舊世界強烈的憎恨,與反動統治階級勢不兩立的態度。「推翻!」「打倒!」「殺掉!」這六個字,成為李立三的口頭禪,被同學們稱譽為「李隆郅的英雄氣概」。時尚書屋
李立三早年曾經傾向過無政府主義,因此和陳延年、陳喬年、王若飛等關係密切,而同蔡和森等人比較疏遠。但時間很短,在他讀了較多的法共報紙和一系列馬克思主義著作之後,很快就轉到了馬克思主義方面來。他堅決相信照十月革命的干法,把軍閥政府砸它個稀巴爛,中國革命很快就成功了。時尚書屋
思想的飛躍帶來行動的堅決。洋溢着青春活力的李立三從此堅定不移地走上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的偉大實棧道路。1940年,他在《自述》中回憶自己在法國期間的革命活動時寫道:「1920年底,我和趙世炎、魯易、劉伯堅、袁慶雲等人一起組織了留法中國工人學生中第1個共產主義小組。」

二、與蔡和森的首次意見不合

1920年,大批留法勤工儉學生抵達法國,秋後總數已達1600多人,另外還有在法華工10多萬人。這時,戰後的法國發生經濟危機,這麼多的留法學生和華工在法國尋找工作十分困難。面對此種形勢,1920年12月31日,李立三、王良輸、吳明、楊洵、趙世炎、羅漢等22位相好的朋友,經過幾番討論,聯名給「法蘭西巴黎華法教育會學生事務部全體執事先生」寫出了一封長信。時尚書屋
這封信一開頭就說:「在法國勤工儉學的聲浪,哄傳了一年多,實際的經過以及現狀,到底怎樣,向來沒有系統的記載,就有,也只是些片斷的新聞。」「時機逼迫我們到了現在,令我們不得不想披肝瀝膽,坦然一吐。」「我們希望大家不要對於現狀太含糊,也不要因恐怖而生悲觀。」他們列舉了勤工儉學生的種種困難處境,「到法國同學已經千五、六百人了,除四百上下現在做工,其餘在學校補習法文或是住巴黎等候工作。」
他們還提出瞭解救的辦法,建議:「①工業學校交涉開特別預備班;②工廠交涉特別學習部;③限制國內未來(法國)的同學。」
在大批學生尋不到工作的情況下,中國駐法大使館對學生的生活毫不過問。而代表當時中國政府的華法教育會會長蔡元培于1921年1月12日和16日兩次發出通告,宣佈「華法教育會對於儉學生及勤工儉學生,脫卸一切經濟上之責任,只負精神上之援助」,至二月底止,以後概不發給維持費。這一「宣佈」從經濟上斷絶對勤工儉學生的接濟,使學生陷入了極大的困境,廣大勤工儉學生頓時面臨着能否堅持以及如何堅持下去的問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