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耐庵-絶代奇才 第 109 頁


這小梅娘立時從黃連窩跳進了蜜糖罐裡。也不知什麼緣故,偌大個府邸裡上上下下竟把她眾星捧月般地侍候起來,每日裡飫甘饜肥,穿的綾羅綢緞,吃飯有人喂,上轎有人扶,一個小乞丐霎時變作千金之體
作者:孫昌宇 / 頁數:(109 / 264)

這小梅娘立時從黃連窩跳進了蜜糖罐裡。也不知什麼緣故,偌大個府邸裡上上下下竟把她眾星捧月般地侍候起來,每日裡飫甘饜肥,穿的綾羅綢緞,吃飯有人喂,上轎有人扶,一個小乞丐霎時變作千金之體,把個小梅娘直喜得心花怒放,恍然一腳踏進了天堂。

其實她哪裡知道,將她收養的那人乃是元廷朝中棟樑、足智多謀的堂堂宰相脫脫大人,此人龍韜虎略、滿腹經綸。他身處亂世,眼見得江湖上群雄並起,舉國烽煙,立志效忠朝廷,蕩平眾「寇」。除了親冒矢石,東征西討外,他覺着欲打勝仗,還須牢記孫子兵法: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攻壘為下,攻心為上。於是便在軍旅倥傯之餘,着意蓄養了許多身手不凡的能人,或縱橫捭闔于綠林草莽之中,挑撥離間于義軍各營之間,企望能在反元好漢營壘裡刺探軍機,挑起內訌,渙散鬥志。時尚書屋
無奈元廷太失民心,義軍禁令森嚴,他這樁計策收效不大。此番南巡閩贛,半路上恰恰遇上個秦梅娘,要是尋常人,哪裡去管一個行將倒斃溝壑的小乞兒。偏偏這脫脫一見小梅娘骨相清奇,應對敏捷,儘管鶉衣百結、鳩形鵠面,卻隱隱顯出天生麗質,他心下一動,便將她抱回相府,細細盤問,秦梅娘區區一個未諳世事的孩兒,見脫脫待她恩高德重,口裡便無禁忌,枝枝葉葉扯出了自己的家世。儘管她說得不甚分明,脫脫已然聽出她乃是當年梁山造反英雄的後代。時尚書屋
這一喜更是非同小可,他早已風聞當今的反元「賊黨」,無論賢愚智不肖,沒有一個不把前朝宋江等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漢奉為神明!如今這亂黨遺孽落到自己手裡,真是平空掉下個活寶,只要將這不懂事的孩兒的心買過來,將來撒將出去,借鬼打鬼、以毒攻毒,怕不閙得江湖上風雨滿城?於是,他一回府便將秦梅娘收為膝下螟蛉,又為她在順帝駕前討了個禦前龍禁衛的封誥,命闔宅上下加意服侍。
秦梅娘開初倒還惦記住在閩西深山中的各位嬸嬸,懸想那些青梅竹馬、同甘共苦的兄弟,時間一長,漸漸地便也淡忘。孩兒家心性,見好想好,何況此時花團錦簇般的生涯、至尊至貴的境況,遠勝當年吃糠咽菜、餐風宿露的日月,偎在綺羅叢裡,手捧嵌絲薰爐,她一想起漳州道上的風雪饑寒,一想起倒斃在路旁的魏氏嬸母那骨瘦如柴的身影,心裡便後怕,哪裡捨得離開這富貴窩兒?
俗語云:人敬身貴,福至心靈,倏忽四、五年,秦梅娘已然長大,果然如花似玉,嬌滴滴儼然相府千金,那心思氣度、行事為人自然連一絲綠林味兒也沒了。脫脫宰相見她已然脫胎換骨,心中大喜,更自加意調教,手把翰墨,親授書史,又請得一流名師指點她琴棋書畫、歌舞彈唱,見她姿質聰穎、才堪大用,專程派人送她到嶗山、嵩山學習各門武功,命元廷第1高手兀良哈台親授十八般兵器,直至覺得她智計武藝天下無對,方纔笙簫鼓樂,將她迎回相府。
這一日,秦梅娘正自與眾武師演練刀法。脫脫忽然將她喚進花廳,一進門,她不覺吃了一驚:只見花廳上燈燭輝煌、禁軍羅列,階砌下豎著一口大鐵釜,鐵釜下燃着熊熊烈火,兩個赤縛大漢惡狠狠地手拿麻繩叉手侍立。脫脫滿面寒霜地高踞在太師椅上,神色威嚴陰鷙,哪裡有一絲一毫平日那慈祥溫藹的形貌。秦梅娘正自竦懼,只聽那脫脫厲聲說道:「梅兒,還不跪下,你的事犯了!」

秦梅娘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施施跪下問道:「義父,你平日待孩兒勝似親骨肉,為何今日弄出這等唬煞人的場面?孩兒依依繞膝,端的犯了何事?」
脫脫喝道:「俺念你孤苦零仃,將你收為義女,誰知有人告到朝廷,道俺庇護叛逆後代。今日老夫只好大義滅親,割愛報國,將你明正典刑!」說畢,吩咐禁衛:「來人,將這叛賊遺孽拋入油鍋,熬骨揚灰,以表俺對朝廷一片忠心!」
眾禁軍正欲動手,秦梅娘忙道:「義父,孩兒十歲便到相府,祖上罪孽絲毫與俺無涉。義父不念孩兒一介弱女,也須看在哀哀撫養八九年的親情份上,饒孩兒一死罷。」
脫脫見她說得淒慘,沉吟半晌,冷冷說道:「既如此,俺為你想了一條生路,只怕你不肯走。」
秦梅娘道:「孩兒這條命都是義父給的,便是上刀山下火海孩兒也靜聽教誨。」
脫脫點點頭道:「那好!有一樁秘密你瞞了老夫九年,今日若肯說出,老夫便面稟皇上,免你一死。」
秦梅娘忙道:「請義父明示。」
脫脫厲聲說道:「九年前與你一起藏在閩西深山的那幾個叛逆子孫乃朝廷欽犯,隱匿之處你是清楚的,還不快快如實道來!」
秦梅娘聽畢心下一動:原來是為這一樁事!想那幾位嬸母兄弟雖是叛黨後裔,怎奈曾經對天盟誓:不離不棄,不叛不泄密,倘若今日說出,怎對得起這些無辜的婦孺?她戰戰地說道:「義父,小女幼時曾對生父盟誓:千刀萬剮,不離不棄,倒不是怕說出來叛了綠林,而是怕對不起生身父親!」
脫脫一聽,不覺呵呵冷笑兩聲,倏地走下座來,一把扳起秦梅娘的頭,從袖內掏出一唱本,瞪目說道:「傻孩兒!你居然還在念你那叛逆的生父,還憐憫那些江湖賊黨!你看看,這唱本上寫的什麼?」
秦梅娘接過一看:原來唱本寫的是當年梁山泊的故事,脫脫翻開的那一回,乃是宋江如何設計捉秦明上山的經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