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施耐庵-絶代奇才 第 256 頁


第8十二名鄧浩隱于閩州; 第8十三名歐燕隱于鄂州; 第8十四名張康隱于襄南; 第8十五名鄒謙攜男無恙隱于沂州; 第8十六名鄒謖攜男去疾隱于沂州; 第8十七名宋靖
作者:孫昌宇 / 頁數:(256 / 264)

第8十二名鄧浩隱于閩州;

第8十三名歐燕隱于鄂州;

第8十四名張康隱于襄南;

第8十五名鄒謙攜男無恙隱于沂州;

第8十六名鄒謖攜男去疾隱于沂州;

第8十七名宋靖邊隱于楚州;

第8十八名蔡渙隱于太平;

第8十九名蔡漣隱于六安;

第9十名朱恆隱于膠州;

第9十一名李南山隱于萊州;

第9十二名李春隱于廣州;

第9十三名李明隱于湘州;

第9十四名張傲隱于龍州;

第9十五名童淵隱于徐州;

第9十六名童浩隱于徐州;

第9十七名施元德隱于蘇州;

第9十八名湯擒虎隱于泉州;

第9十九名燕紫綃隱于濟州;

第1百名徐文俊隱于蘄州;

第1百一名張蔭隱于蔡州;

第1百二名張藍隱于蔡州;

第1百三名董祈攜男大鵬隱于揚州;

第1百四名劉玠隱于淮南;

第1百五名馬堅隱于韶州;

第1百六名顧菡隱于彰德州;

第1百七名阮鶚攜男中武隱于幽州;
第1百八名阮鸞攜男小武隱于燕州;
梁山不肖遺孽宋靖國錄于偽元仁宗延祐五年。”

施耐庵、吳鐵口、宋碧雲三人看完這白絹上寫着的長長名冊,不由得感慨萬端。悠悠二百餘年,時世紛繁,滄海桑田,特別是宋高宗南渡、元人入主中原以來,暴政高壓、綠林凋殘。然而梁山一脈,卻似山火中的野草、磐石下的潛流,一代復一代悄悄地延續了下來。而且用一種任何人也難以察覺的秘密辦法,把散匿在天涯海角的英雄子孫聯成一氣!而宋靖國又在血與火的凶險搏殺中,把它傳到這一代梁山後代的手中,其間耗費的心血,經歷的磨劫,的確令人難以想象!
吳鐵口虔敬捧着那白絹,語調沉靜地說道:「這些年,俺吳鐵口也在苦苦搜求,想把梁山後代聚到一處,共圖抗元大業。今日見了宋靖國前輩遺下的這幅白絹,方纔知道世上更有苦心之人!」說著,他指點着白絹上的那些名字,細細剖析起來:
「依俺看來,這白絹上一百單八名英雄,牽涉到當年梁山大寨中一百零六位前輩,即除開魯智深、武松二位方外之士外所有的頭領。其中七十三位已記至第5代裔孫,三十五人卻是第6代傳人。由於這白絹上的名冊乃是宋靖國前輩三十年前所錄,故爾如今年紀在三十歲以下者均未載入,其中有關猛、呼延鎮國、燕銜梅、林中鶯、李黑牛、李金鳳、朱尚、呂俊、郭雲、金小鳳、燕綠綾等人。據俺這十餘年悉心查訪,到此時為止,這白絹上一百零八名梁山後裔中已然查實、相聚或互通音訊者為九十六人,其中惠州一役陣亡的七人,翠屏山一役戰死的朱豐、張豹、裴蘭田、周延祿、楊孝直五人,共計十二位英雄已然絶嗣;另有三人投靠朝廷作了鷹犬,即公孫玄、秦梅娘、董大鵬;餘下的便是今日在山寨聚義的六十位好漢,再加已在滁州大營的樊鐘、鮑洪、項鼎、李鼐四人,『嚇天大將軍』張士誠營中的索元亨賢弟、烏橋大營裡的王擎天、金克木二位好漢、洋河集童氏雙傑以及經扈慧娘救助現在潁川、蘄水等義軍大營的十一位英雄,外加新到飲馬川大寨的安百川先生,共計八十一位梁山後裔,恰恰湊成個九九之數。時尚書屋
想來這也是天意使然!」
施耐庵聽了他這一番歸納剖析,心中亦已條理清晰,頭緒井然。宋碧雲則倚在床頭,一邊聽他敘說,一邊搬起十個手指,計算着人數,她眼裡飽噙着晶瑩的淚水,神色變幻,每聽到一位梁山後代的名字,臉上便掠過一絲喜悅的笑容,聽到那些慘遭屠戮的好漢姓氏,鼻翼便徐徐抽動,一旦聽到董大鵬、公孫玄等叛徒的名諱,那眼底便燃起憤火!不待吳鐵口說完,她便急切地問道:「吳大哥,白絹上尚有十二位梁山後人未曾聯絡,也不知他們的生死存亡,還須早些與他們通個訊息才好!」
吳鐵口笑道:「賢妹不必擔心!白絹上所記的餘下十二人,俺已默出:其中張劭、張勵二位必是當年梁山張順、張橫前輩之後,宋靖國前輩則極可能是宋清宋大英雄的嫡傳後裔,張康、劉玠則無疑是當年梁山前輩張清、劉唐的血嗣。張蔭、張藍隱于蔡州,當是當年『菜園子』張青的兩個遠孫,李明、張傲、朱恆三人來歷尚待查實,想來亦與當年梁山上的某位李姓、張姓、朱姓人物大有瓜葛,至于馬堅,極可能是當年『鐵笛仙』馬麟一支嫡派,而那顧菡,則多半是一位巾幗英雄,依俺揣度,說不定就是當年梁山大寨『母大蟲』顧大嫂娘家子孫!」
施、宋二人聽了他這番揣測之言,儘管一時難以證實,但是他們素知吳鐵口思慮縝密,卜算精當,自然深信不疑。宋碧雲拭淚嘆道:「果然又是足足一百單八位兄弟姊妹,這也是先祖英靈庇佑!」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