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雕天下 第 1 頁


雲南邊城一個天才木匠的傳奇: 這是一部迷人的奇書,幽深迷亂的雲南邊地、奇譎詭異的情節、撲朔迷離的人物、繁複的象徵意象、恣意馳騁的想象力、詩意的語言……在寓言、童話、小說等似
作者:楊楊 / 頁數:(1 / 114)



雲南邊城一個天才木匠的傳奇:
這是一部迷人的奇書,幽深迷亂的雲南邊地、奇譎詭異的情節、撲朔迷離的人物、繁複的象徵意象、恣意馳騁的想象力、詩意的語言……在寓言、童話、小說等似是而非的表現形式中,一個身處雲南邊陲古城的民間木雕大師似真似幻、自我探索的心路歷程,驚心動魄的故事,富於歷險的一生,引人人勝,極具閲讀魅力。
高石美——這位傳奇的民間木雕大師,留給世人的是不可思議的傑作和神奇的故事。
讀它,如同一個人撲在雲南這塊精神疆土的某個文化交匯口上,分享她豐富的地域文化,而這些無疑是我們生存的養料。小說在不斷向詩意推進的同時,把對抗苦難的主題演繹為人類精神歷程中一個永恆的現實。

安徽文藝出版社 出版

序及相關

序一 神秘巫境中的言說者(海男)(1)

——前序

海 男

懷着一種奇異的感情,几乎是一口氣徹底地讀完了楊楊呈現在面前的原創長篇小說。木質的味道從那一刻就開始逐一瀰漫在空氣中,隨語詞的朝前遞嬗,神秘巫境的言說者楊楊,用來自滇南的聲音,吟說著一個被我們的閲讀幻想曾經追循的一種文字圖像開始出現了。楊楊,是我在21世紀初葉認識的一個寫作朋友,他生活在通海秀山腳下,他在滇南的小縣城創建了書齋,從而也創造了一座寫作的迷宮,記不清有多少時刻,每次經過滇南,都要經過楊楊的書屋,並情不自禁地走進去。從許多年以前開始,楊楊就跟我們講述了一個「木頭聖徒」的故事,也許,從那時開始,楊楊就已經在虛構一部長篇小說的結構了。時尚書屋
在悄無聲息的時間磨礪之中,突然之間,一部原創長篇展現在面前,宛如割捨開了作家創作的過程,那些已經被省略的時間都已經深藏不露,只有在翻拂紙頁時,我才預感到了作為生活在語詞邊緣之秘境的楊楊,已經用他的作品,給我、以及讀者的你們帶來了一種閲讀的震憾和喜悅:這是一部超越了現實意義的作品,它几乎彙集了神秘巫境中的一切語詞,從而揭示了一個生活在遙遠世紀藝術家不為人知的世俗史和藝術史。為此,解開了籠罩在時間之霧中的一世秘密,讓我們領略並呼吸到了猶如朝露相互編織的光陰的色香。
我捨去了一切雜蕪,專心致志地閲讀完了這部作品之後,從內心深處開始向這位滇南的作家致意,他的這本書無疑是一次苦澀而艱辛的旅途,其中,穿越的時空只有用作家篡改過的魔法才能貫穿到底。當雲南南方的小木匠——高石美在閲讀中的圖像裡冉冉上升時,雲南春天的一層薄薄霧已經開始瀰漫,並在層層疊疊的濕霧中一波三折,彷彿久遠的四堂木雕格扇門已經敞開,隨同黝亮光澤的相互映照,我開始被一種漫長的時間所籠罩着。就這樣,閲讀的快感已經降臨,彷彿已經進入1870年6月的一個黃昏,那是故事的開始,那是一個木雕藝術家出入的尼郎鎮,那裡正發生着一場災難,正是那場屬於一個小地方,也屬於人類生活的霍亂症,展現出了一個龐大的人生遊戲,於是,南方邊緣的尼郎鎮——一個樸實而偉大的藝術家已經被時間看見。
時間,只有偉大而輾轉不息的時間之謎,才可以讓我們在此刻,在遠離着尼郎小鎮的另外一個世紀看見了高石美那雙黝亮的眼睛,他是必須從霍亂中出走的少年,他必須繞開霍亂,走出一個小世界,用生命的存在證實他以後最為漫長的熔煉,所以,他活了下來,而且走出了尼郎鎮。我閲讀着小說中每一個精心謀策的細節,因為出生並生活在雲南,所以,我能夠憑着語詞的味道嗅到一種人性的魔法,那是熔煉時間之謎的聖殿,於是,小木匠高石美朝着聖殿走來了,離我們已經越來越近。
高石美被楊楊安置在一種無法擺脫的宿命之中,那就是自始至終伸出雙手,觸撫到世間萬物的語詞,那也許是飛鳥的雙翼掠開一層層屏障,那也許是神賦予他視線的一種喜悅。儘管如此,高石美卻迴避不了同俗世的一種苦難,所以,伴隨着高石美的藝術生涯,永遠是來自現實的,難以預測的一次又一次變異,這也許是人性,也許是魔法。一個創造性的作家應該將一種合理的魔法展現在我們面前,並且賦予這個魔法以詩學和形而上的意義。在這部小說中,通過中國雲南南方地區一個已經被遺忘的小木匠的私人生活,我們可以深入到楊楊一個巨大的魔法王國中去旅行,在裡面,在荊棘製造的層層屏障之中,我們會與雲南南方地區特殊而迷人的地理環境相遇,那些路徑、瓜果、暗夜中升起有月色瀰漫,都散髮出只有我們靈魂被其召喚的一種聲音;我們還會在小木匠高石美漫長的觸撫之中,一次次地被他迷人的手指帶到一種精神的聖殿中去,在裡面,一切苦難都已經表述為喜悅和肉身被徹底淨化的境界。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