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雕天下 第 39 頁


十天半月過去了,趙天爵既不見高石美回來,也沒有他們的任何消息。趙天爵猜測高石美一定出事了。他派人去尋找。幾天以後,那些人消耗了所有的糧食,迫不得已地低着頭,帶著睏倦、恐懼、失望返回
作者:楊楊 / 頁數:(39 / 114)

十天半月過去了,趙天爵既不見高石美回來,也沒有他們的任何消息。趙天爵猜測高石美一定出事了。他派人去尋找。幾天以後,那些人消耗了所有的糧食,迫不得已地低着頭,帶著睏倦、恐懼、失望返回來,說沒有找到高石美。時尚書屋

趙天爵再次挑選精兵強將,前去尋找,依然是山窮水盡,無功而返。但這一次總算打探到了一個消息,說高石美手下的一個小伙計,已經被登雲寨的彞人殺死了,至于高石美他們現在的下落仍不清楚。趙天爵不甘心失敗,第3次派人出去,他們走遍了滇南的山山水水,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都去尋訪。路越走越遠,山越攀越高。時尚書屋
終於從一個牧羊人那裡打聽到了高石美他們的確切消息。牧羊人說:「一個月前,我看到一群偷砍毛椿樹的人被白莫寨的人捉走了。」趙天爵立即帶上大量的禮物——白酒、清醬、粉絲、糯米、醃肉、土布、黃煙、黑大頭、雪片面、冰冬瓜、蜜橄欖、蘿蔔絲、電光火炮、手紙、五香鹵藥、撥雲錠眼膏等等,一共20馱西宗特產,奔赴白莫寨。
六(7)
高石美和小伙計們被關得暈頭轉向。從外表來看,他們簡直不像人了。頭髮又臟又長,衣服又黑又臭,誰見了都會噁心。特別是手和腳上尖尖的指甲讓人想到他們是一群會吃人的野獸。時尚書屋
那幾個彞人一直在暗暗商議用什麼方式處置他們才好,所以一直沒有報告白莫土司。時間一長,他們反倒成了那幾個彞人的心病和包袱,既不敢私自把他們處決,又不想把他們悄悄放走。怎麼辦呢?經過那幾個彞人反覆商議,最終決定把他們送進土司衙門。
白莫土司見到他們的時候,已無法認出高石美。但高石美一眼就認出了白莫土司。白莫土司對所有在場的人都有一種威懾力,以至沒有人敢第1個在他面前說話。高石美忍不住哭了,眼淚洗淨了他臉上的污垢,露出了他的真容。時尚書屋
白莫土司「啊呀」一聲,摸摸高石美的額頭,「年輕人,你怎麼出現在這裡?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請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誰把你弄成這個樣子?是誰把你當作罪人?」

高石美一把抓住白莫土司的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他把自己到白莫寨的前因後果及種種危險經歷,從頭講了一遍。恰恰在那個時候,趙天爵的人馬趕到了白莫寨。有人進來報告:「尼郎鎮的錫礦大老闆趙天爵前來拜見土司老爺。」

白莫土司熱情地接待了趙天爵,收下了他帶來的禮物,並讓他與高石美見面。趙天爵見到高石美和小伙計們個個安然無恙,一個也沒死,一個也沒傷。原先說高石美手下的一個小伙計已被登雲寨的人殺死了的消息,純粹是謡傳。
高石美哭着說:「要是沒有白莫大人的寬恕,我們的命早就完了。」白莫土司毫不留情地批評了趙天爵和高石美,說:「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我們倮人的寨神樹,你們怎能想砍就砍呢?說實話,即使是本衙門的人犯了此規,也是要殺頭的,決不循情寬容。你們需要毛椿樹,告知本衙門一聲,本衙門不會不給你們面子的。」 高石美和趙天爵無話可說。時尚書屋
接着,白莫土司又說:「現在,你們既然來了,那就按照我們的寨規,請你們去拜訪一下我們的伙頭村寨的行政長官和巫醫,向他們提出你們的需要,他們一定會送給你們所需要的毛椿樹的。」
趙天爵和高石美向白莫大人告別時,白莫大人說:「尊貴的客人,本衙門也為你們準備了一些禮物,請一定收下。」趙天爵和高石美一看,那是一些牛腿、黃魚、麝香、麂子、蜂兒、熊膽、熊掌、竹蛆、岩蜂臘、蜜多蘿、扁米、螞蚱、蘭蕨菜、草果等等,也是大大小小的20馱特產。趙天爵和高石美非常感動,再三道謝。那時的氣氛美妙極了,思想和激情、情誼和夢想在賓主的招手和拱手之間傳遞、增加、轉換和變得牢固,直至在記憶中永恆。時尚書屋
趙天爵和高石美回到新林村後,經過充分準備,他們帶著家禽和山羊,再次來到白莫山。高石美翻閲了《魯班經》,選擇了一個吉日——「天德」的午後,來到毛椿樹下,跪在那棵被砍倒的毛椿樹樁,說:「我們毀掉了一棵毛椿樹,就等於殺害了自己的母親,我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今天,我們向樹神認罪,向白莫寨的鄉親們認罪。」
白莫寨的伙頭來到了現場。他說:「白莫老爺已經求得本寨巫醫的允諾,同意你們砍伐12棵毛椿樹。你們就按自己的需要進行砍伐吧!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助,儘管說出來,不要把我們當作外人。」
站在一旁的巫醫也面對毛椿樹說:「他們是遠方的客人,是我們白莫老爺最真誠的朋友,他們將用我們白莫山上的12棵毛椿樹,去雕刻六扇飽含神氣的格子門。求樹神就不要降罪於他們,求樹神不要懲罰他們,讓12棵毛椿樹的靈魂永遠依附在木雕格子門之上。」
開始砍樹了。高石美先向12棵毛椿樹獻上12隻鷄和12隻羊,然後,不停地磕頭。緊接着,一個小伙計向樹身砍下了第1斧。高石美立即俯下身子用嘴在砍過的地方吮吸樹汁。時尚書屋
巫醫說:「好,你和毛椿樹已結成了兄弟關係,你們的血液已經流在彼此的血管裡了,你們兄弟之間今後就可以相互使用了。」另一個小伙計也掄起板斧,狠狠向另一棵毛椿樹砍去。高石美依然俯下身子用嘴去吮吸樹汁。巫醫同樣重複那句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