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雕天下 第 8 頁


據說,這樣做的目的是用女人的穢氣去驅趕瘟神。但是,尼郎鎮的人仍再不斷死去。當時有人這樣描述:「晝死人,莫問數,人鬼屍棺暗同屋。夜死人,不敢哭,瘟神吐氣燈搖晃。三人行,未十步,忽
作者:楊楊 / 頁數:(8 / 114)

據說,這樣做的目的是用女人的穢氣去驅趕瘟神。但是,尼郎鎮的人仍再不斷死去。當時有人這樣描述:「晝死人,莫問數,人鬼屍棺暗同屋。夜死人,不敢哭,瘟神吐氣燈搖晃。時尚書屋

三人行,未十步,忽死兩人橫截路」。怎麼辦呢?老佛爺又出了個注意,從尼郎鎮找來一個最厲害的女人,她已嫁過四個男人,但至今仍然守寡。由這個命硬的女人,手拿柳條,去抽打那些抬棺回來的女人。那不是象徵性的抽打,而是真正意義上的抽打。時尚書屋
從數量上來說,要抽打七七四十九鞭,七七的意思去……去……叫瘟神離去,滾開。從輕重的程度上來說,要把每一個抬棺的女人抽打得遍體鱗傷,聲聲慘叫。
即便如此,尼郎鎮的人依然不斷死去。不久之後,就完全被瘟神佔領了。有的全家死盡,有的逃往他鄉。許多街道,十室九空,狗叫聲像哀嚎一樣,鳥啼聲像哭泣一樣,而這一切都與高石美有關,以至很久以後,仍然有人說是高石美把瘟神帶進了尼郎鎮,人們總是從他身上尋找瘟神與死亡的事實根據,甚至有人遇見他就像碰上了瘟神,嚇得轉身就跑。時尚書屋
一(5)
那一段時間,高應楷也經常說:「尼郎鎮完了,尼郎鎮完了,尼郎鎮沒救了。」每次說這話的時候,高石美就感到異常孤獨和寒冷,就不停地向父親認錯:「阿爸,我錯了,我錯了。那天我不該冒犯你們,不該穿著褲衩跑回來。」父親也總是說:「石麥,我沒有埋怨你,瘟神不是你帶回來的。時尚書屋
你想想,如果你身上有瘟神,那父子倆還能活到今天?你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但是,眾怒難犯,你以後要聽阿爸的話!」停了一會兒,父親接著說:「其實,瘟神早就在尼郎鎮了,而且現在仍沒離開。我們要想辦法驅趕它。」聽了父親的話,高石美漸漸平靜下來,他對父親說:「阿爸,你的辦法很多,你就救救尼郎鎮吧!再這樣下去,我們尼郎鎮的人就要死光了。阿爸!」 父親說:「我現在也想不出什麼好法子。時尚書屋
尼郎鎮有經驗和辦法的人總是很多,如果他們需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去做。」
果然,沒過幾天,就有人說,尼郎鎮為什麼死了那麼多人?不是什麼瘟神降臨,而是因為尼郎鎮的地毒發作。因此,他們發動許多人,在尼郎鎮的中心挖掘了一個巨大的地洞,拉來一車又一車木炭,推入其中,然後點火。半個小時後,只見地洞一片通紅,紅得令人恐怖。誰也沒見過那麼大的地洞,誰也沒見過那麼金紅的大火。時尚書屋

巨大的熱氣吞沒了周圍的房屋,又漸漸擴散,似乎要吞沒整個尼郎鎮。大火燒了三天三夜,人們也三天三夜沒法入睡。無論在尼郎鎮的哪個角落,人們都感到徹骨灼熱,渾身冒汗。同時還感到大地吱嘰作響,微微震顫。時尚書屋
十幾天以後,大地才有幾分涼意。因而人們都說尼郎鎮的地毒排出了,尼郎鎮似乎太平了。
但是,中柵街一個跳神的大端公說,挖洞排毒簡直是胡作非為,燒死了土地公公怎麼辦?罪過啊,罪過。為了贖罪,大端公經過精心準備,在地洞前擺了一個香案,開始跳神。只見大端公請來的14個助手,都是以前參加過跳神、驅鬼逐邪的人,由他們裝扮成牛頭、馬面、六丁、六甲,分別在地上坐成兩排,個個手執龍刀,口口聲聲叫着要保衛尼郎鎮。大端公坐在神壇上,唸唸有詞。時尚書屋
據說,那是在請神靈附身。這個過程完成後,表示神靈已經降臨。於是,大端公端起一碗淨水,含一口就往牛頭上噴,牛頭立即從地上跳起來,大叫一聲「哞」。接着又含一口水,往馬面上噴,馬面長嘶一聲,同時蹦跳幾下。時尚書屋
如此依次進行,直到六丁、六甲完全站起來。隨後,大端公說,神要降旨了,並意示身旁的謄錄生提起毛筆,準備記錄。大端公閉眼搖頭,念道:
士庶黎民,不敬神靈。瘟神發怒,百姓遭劫。焚土燒地,罪上加罪。吾神奉敕下凡,勸化黎民百姓,往後男女老幼,個個改過自新,人人安分守己。時尚書屋
降旨之後,牛頭、馬面、六丁、六甲,護駕着大端公,揮舞着大刀、棍棒,到大街小巷去驅逐瘟疫。
但是,令人想不通的是,排了地毒,跳了大神,癢子症不但沒被鎮壓下去,反而變本加厲地吞噬百姓。尼郎鎮又死了一百多人。那一天,高石美看見了最悲慘的一幕。人死了,沒有棺材,就用木櫃。時尚書屋
沒有人抬棺送葬,就把死人拋入湖中。
高石美說:「再這樣下去,我們也要死了。」 說這話時,他嘴唇乾裂,血汩汩地往外冒。他用手背一抹,繼續說:「阿爸,人們都認為你是個神奇的木匠,你救救我們,救救尼郎鎮吧!」
高應楷聽了兒子的話,一夜未眠。他躺在床上,對高石美說,石麥啊,你可知道,我並不是尼郎鎮的人。我也不是高家的兒子,我原來的姓名叫龔自亮,我的家鄉在陽泉鎮。高應楷是唱關索戲的,很有名。時尚書屋
十村八寨的人,都認識他。後來,高應楷老了,唱不動了,跳不動了。按照戲班子的老規矩,每個角色都是父傳子,子傳孫,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因此高應楷所唱的角色——關羽,就必須由我來傳承下去。時尚書屋
但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卻改變了我的命運。那一年,我18歲,已經完全勝任自己所唱的角色。高應楷就放手讓我去唱,他則徹底的離開了戲班子。但高應楷是個閒不住的人。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