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4陳賡 第 1 頁


第1章 出武門立宏志 英雄少年時 1903年2月27日。湖南湘鄉縣城北二都柳樹鋪,解甲歸田的湘軍將領陳益懷家,喜氣洋洋,人來人往。 這一天,陳益懷喜得長孫,取乳名福哥,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08)



第1章
 出武門立宏志 英雄少年時
1903年2月27日。湖南湘鄉縣城北二都柳樹鋪,解甲歸田的湘軍將領陳益懷家,喜氣洋洋,人來人往。
這一天,陳益懷喜得長孫,取乳名福哥,學名庶康,字傳瑾,這位落地有聲、睜開雙眼便哇哇大哭的嬰兒,就是本書的主人公——幾十年後叱吒風雲、聞名遐邇的人民解放軍著名將領陳賡大將。
陳賡的祖父陳益懷,是一位傳奇式的人物。他出身寒微,家境困窘,但從小酷愛武術,喜歡拳腳棍棒,力氣過人。十幾歲時,跑到舅舅家混口飯吃。
這位娘家舅舅家境並不大好,為人又小氣。陳益懷在他家被當長工使喚,白天放牛種地,樣樣活都干。夜晚他還要練習武藝。這樣,自然食量不小。時尚書屋
舅舅心疼糧食,對他練武橫豎看不慣。一天,陳益懷幹完活,拿起碗口粗的棍棒,在屋後的空地上「嘿嘿嘿」地練開了,舅舅從屋裡跑出來,倚在門框上,冷言冷語:
「成天練個啥?黃鼠狼變貓——變也變不高。」
陳益懷一聽這話,氣得掄起手中的棍子,砸倒了一顆小樹。他實在忍受不了這種侮辱,心裡想:我堂堂七尺男兒,幹嘛要受這份窩囊氣?我非幹出點名堂讓你瞧瞧!
當晚,陳益懷拿了幾件自己的換洗衣服打一個包袱,憤然離開了舅舅家。
當時正值湘軍招募新兵,陳益懷跑到招募處去報名,當了一名士兵。
既無靠山提攜,又不會逢迎拍馬攀高枝,陳益懷憑自己的一身武藝和沙場上英勇善戰,一步一步登上了軍中高位,從一個「伙頭軍」當上了湘軍管帶,成為一方名士。據傳他在軍中使用的大刀,重達八十餘斤,他掄起來如同旋風,水潑不進。他能站在三張疊起的桌于上面,用牙齒提起四隻捆在一起、裝滿水的木桶離地。每次作戰,總是披堅執鋭、一馬當先。時尚書屋
陳益懷的夫人、陳賡的祖母,也是一位跨馬揮刀、飛騎射雁的軍中女俠。

兩軍陣前,常見她披一件綠色的花緞斗篷,出沒在刀光劍影之中。
夫婦二人征戰數十載,逐漸看清了清王朝的腐敗無能以及連年戰火對百姓的殘害,尤其是對湘軍充當清王朝幫凶、趕殺太平軍的做法心存疑異,遂萌生退軍之意。
不久,陳益懷上奏辭官,攜帶夫人,解甲歸田。
陳益懷夫婦回到故鄉湘鄉縣二都柳樹鋪羊吉安,買下了二百四十畝田地,一處院落。田地大都租種出去,自留三十畝,僱人耕種。陳益懷樂善好施,在當地享有盛譽。
二都柳樹鋪在湘鄉城北十五里,東西兩面,有兩道綿亙起伏的小山巒,山巒之間夾着一條寬約三四里的狹長谷地。在湖南,人們管這樣的地形叫「沖」。陳賡誕生之時,正是中國處于風雲變幻、政局動盪的時代。湖南以其獨有的地理上的重要地位和深厚的文化傳統,成為鬥爭最尖鋭的一個地區。時尚書屋
陳益懷解甲歸田多年,過着平靜的田園生活,但內心仍時時回想起往日的歲月。眼看兩個兒子老老實實、本本份份,大概一輩子就這麼過下去了,他把希望寄託在長孫身上。
陳賡是個聰明調皮的孩子,深得祖父祖母喜愛。
健談的祖父經常給陳賡講述自己的戰鬥經歷。繪聲繪色的敘述,驚險動人的故事,常常使陳賡入迷,從小就培養出一份對當兵打仗的興趣。他纏着祖父祖母要學武藝,比祖父年輕許多的祖母便開始一招一式地帶陳賡練功。
當年的女騎士,威風猶在,對疼愛的小孫子要求極嚴。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越是陳賡叫苦的時候,她越是要讓他練。就地十八滾,刀槍棍棒,虛實變換,長驅直入,摸爬滾打,越練越苦,越苦越練。
騎馬蹲襠,一蹲幾個時辰。在木棍上翻筋斗,一翻幾十遍。折騰得泥一身,汗一身。常言道,「功夫不負有心人」。時尚書屋
陳賡硬是練出了一身紮實的功夫。
馬上的招數,地上的路數,抬胳膊動腿,處處不凡!柳樹鋪一帶幾十里沒有能擋得住他的房舍高牆,沒有他攀不上的懸崖陡壁!
陳賡自幼豪爽仗義,愛結交朋友,好打抱不平。他有一身硬功夫,腦瓜子又好使,自然成了前村後巷的「娃娃頭」。哪個小朋友受了氣,挨了大孩子的欺負,陳賡就一把拉起他,找人算賬去。那些調皮霸道的「小刺頭」遠遠看見陳賡,便不敢太放肆撒野。時尚書屋
爺爺常摸着陳賡的頭,得意地誇道:
「我家福哥就是有本事吶!」
陳賡六歲時,家裡給他請了私塾先生,教他《三字經、《百家姓》、《論語》、《孟子》等。
舊日私塾教學,先讓學生背得滾瓜爛熟,然後老師再開講。一天到晚,學生都得端坐凳子上,閉起眼睛,搖頭晃腦,拉長了腔調背誦:「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陳賡生性活潑好動,對這種死記硬背經書常常感到厭煩,有時還搞一些惡作劇,以反抗老師的斥責。
有一次受到先生的嚴厲呵斥之後,他悄悄地溜進廁所,將茅坑上的踏腳板,踞開一半,然後在附近隱藏起來。先生上茅坑,剛踏上一隻腳,木板斷裂了,險些一腳踏進糞坑裡。
類似的惡作劇,自然要受到先生的斥責。陳賡的父親知道後也氣極了,高聲呵斥:
「看!等你到十六歲的時候,一定把你從家裡趕出去!」
陳賡低着頭,滿不在乎,心裡不知又在轉什麼念頭。後來,他在《自傳》中承認:「幼年讀書,調皮搗蛋。」「我的浪漫,不修邊幅,從小就如此。」
不過,調皮歸調皮,陳賡的功課倒是不錯的。因為他頭腦靈活,背書難不住他。
1915年,陳賡十二歲時,結束了味同嚼蠟的私塾生活,來到離家二十里的湘鄉縣立東山高等小學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