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4陳賡 第 12 頁


過了小河,槍聲漸遠漸稀。 蔣介石恢復了平靜。他立即召集指揮部的幾個軍官,對他們說:「此地不能久留,得設法與第1師取得聯絡,讓第1師趕快來接應我們!」 此時,第1師遠在一百六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08)

過了小河,槍聲漸遠漸稀。

蔣介石恢復了平靜。他立即召集指揮部的幾個軍官,對他們說:「此地不能久留,得設法與第1師取得聯絡,讓第1師趕快來接應我們!」
此時,第1師遠在一百六十多里外的海豐,中途必須闖過充滿險惡的蓮花山。當時無電台,只好派人去送信。
蔣介石:「我們必須跟周恩來聯繫,誰願意去送信!」
幾個人你看著我,我望着你,都不吱聲。
「我去!」又是陳賡挺身而出。
蔣介石打量着陳賡,只見他滿身泥水,腿上還掛着道道血痕。幾天來疲憊地行軍,剛纔又冒着危險把自己從火線上背到這裡,其疲勞可想而知。
蔣介石走到陳賡面前,用充滿了感激的聲調說:「陳賡,今天,在槍林彈雨中你已經背了我七八里地,本該讓你好好休息。海豐搬兵,山高路險,我實在不忍心讓你去送信。無奈,軍情急如火,帳下缺良將,只好辛苦你了。 你是校長的好學生,我將來一定重用你!」
陳賡一聽,忙說:「請校長不必如此,為了搬兵解圍,莫說是闖蓮花山,就是赴湯蹈火,我陳賡也在所不辭!」
蔣介石:「你可裝扮成農民,帶著我的親筆信,去找第1軍副軍長兼第1師師長何應欽和第1軍政治部主任兼第1師黨代表周恩來。軍情如火,你必須在明天早晨十點前送到。」
陳賡:「是!學生保證按時完成任務!」
蔣介石隨即叫來一個侍從,吩咐他與陳賡同行。
離開了蔣介石,陳賡和一名隨從上路了。此時已是夕陽西下,天色漸晚。
蓮花山,山路崎嶇,峰巒疊障。夜幕降臨,山上一片漆黑。陳賡二人手拿一棍子,艱難地走着。
突然,一聲吼叫劃破了山村的寂靜。「幹什麼的?」
「趕路的。」陳賡看都沒看清來人,便機警地回答。
隨着聲音,從密林深處竄出幾條壯漢。「饑年荒月,生活所迫,請留下幾個飯錢!」
聽到叫聲,陳賡的那位同伴早已嚇得魂不附體,趁陳賡與這幫人應付之機,悄悄地溜走了。
陳賡一看,心想壞了,遇到土匪了。他隻身一人不好對付,只好將身上所帶一百元銀元全部交給了领頭的。

土匪上下打量着陳賡,見他舉止豪爽,猜他八成是個軍人。便直截了當地問:「你老實講吧,你干的那個行當是陳炯明的軍隊,還是廣州來的革命軍?」
陳賡一怔,斷定這幫人不是壞人,便說:「實話對你說吧,我是廣州革命政府的東征軍,來到東江地區,為民除害,討伐軍閥陳炯明。」
「你是東征軍?」來人問。原來這幫士匪是一些走投無路的貧苦農民,不堪忍受受人奴役的生活,而被逼上樑山的。
「你說吧,今天夜裡,你冒着生命危險來蓮花山幹什麼?我等定然拔刀相助。」
陳賡說:「我東征軍總指揮部被陳家軍圍困,須連夜去海豐搬兵解圍。 我奉命來到蓮花山,求大哥賞光了!」
领頭人望着陳賡,看他一身正氣,早有幾分敬佩。聽他這一說,連忙道:
「既是革命軍,我們就放你一馬。」並把買路錢還給陳賡一半。還告訴陳賡:
「深山裡有老虎,一年前,有個人夜裡與一隻虎相遇,被老虎吃了。你們一定要小心提防。」
陳賡緊緊褲帶說:「我重任在肩,別說幾隻老虎,就是火海刀山我也得闖過去。」
领頭的說:「這樣吧,我給你帶張通行符,再遇上我們弟兄,可以少些麻煩。」說著,掏出一張紙,拿出鉛筆在紙上畫了個圓圈,點了幾點。
陳賡拿過通行符,謝過眾人,又繼續往前走去。
陳賡就憑着這張通行符和五十元銀元,又兩次被「土匪」放行。
夜越來越深,陳賡手提一根木棍,深怕有老虎出來,隨時提防着準備與老虎來一場格鬥。
山路越來越險峻崎嶇,陳賡的腳扭傷了,腳踝腫得很高,腿上也劃傷了。
他忍着疼痛,一拐一拐地朝前走。終於在次日中午一時趕到了海豐後埔,見到了周恩來。
周恩來看完蔣介石的求援信,沉吟道:「蔣校長讓我們派一個團去接應他,哪個團去呢?」
賀衷寒站起來:「當然是我們第1團去。蔣校長有難,我們不去更待何人。」
「我再跟何師長商量一下。」周恩來說,「你先動員部隊作好準備。」
第1團的增援,使蔣介石解了圍。林虎軍節節敗退,東征軍越戰越勇。
到11月底,東征基本結束。廣東獲得了統一。
火線救蔣,陳賡更加獲得蔣介石的賞識,蔣介石感恩戴德,要重用陳賡。
汕頭。東征軍總指揮部。
一天,擔任步科一團七連連長的陳賡帶兵在操場上操練,碰到匆匆走過的蔣介石。
「校長!早晨好!」陳賡立正,恭敬地叫了一聲。
「哦,是陳賡。」蔣介石面帶微笑地低聲問,「我送你的禮物收到了嗎?」
「謝謝校長!」陳賡誠懇地回答。
蔣介石:「你到我房間來,我有話跟你講。」
陳賡跟着蔣介石來到蔣介石的住處。「校長,你叫我來有何吩咐?」
「隨便聊聊,你不要拘束。」蔣介石和顏悅色地說。
說著,蔣介石將桌上一本厚重的線裝書推過來,那是一套精緻的《曾文正公全集》。「你要好好讀這本書」。
「我天天帶乒操練,哪有功夫讀這麼厚的書。」陳賡急着說。
蔣介石:「我是要你留在我的身邊,當侍從參謀。怎麼樣?」
陳賡一聽霍地站起來:「不行!我這個人性子急,屁股坐不住,還是讓我帶兵好。」
「以後當然可以帶兵。你看蔣先雲、鄧文儀、賀衷寒他們不都在我身邊工作過嗎?他們帶兵就能明白我的意圖。再說,當侍從可以磨練你的性格,將來帶更多的兵。」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