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當年遊俠人 第 10 頁


1908年,時任廣府中學堂監督的丘逢甲,吟詩作賦時,既有「相逢欲灑青衫淚,已割蓬萊十四年」《席上作》的悲憤,也有「但解此心安處好,此間原樂未應愁」的悠閒——後者的題目,尤其值得玩味
作者:陳平原 / 頁數:(10 / 29)

1908年,時任廣府中學堂監督的丘逢甲,吟詩作賦時,既有「相逢欲灑青衫淚,已割蓬萊十四年」《席上作》的悲憤,也有「但解此心安處好,此間原樂未應愁」的悠閒——後者的題目,尤其值得玩味:《歸粵十四年矣,愛其風土人物,將長為鄉人,詩以志之》。這兩種似乎互相矛盾的自我表白,我以為都是真實的。只不過後人為了突出其因憂國憂民而「淒淒惶惶」,相對忽略了同樣必不可少的自我心理調適。東坡居士的「此心安處是吾鄉」《定風波》,常被解讀者化簡為「隨遇而安」。時尚書屋

按照丘氏的思路,必須是「愛其風土人物」,方纔可能「此心安處」;如此「長為鄉人」,也方纔可能體會「此間原樂未應愁」。只可惜「歸粵十四年」以及「將長為鄉人」的說法,稍嫌籠統;大概與其時詩人已在省城廣州立足,故不願將視野侷限于潮州有關。在我看來,完成由「客愁」到「心安」的轉折,關鍵在「歸籍海陽」以及無數次的「居潮而言潮,稽古為悠然」《說潮》
丘氏對於台灣的懷念——尤其是發為詩文,確實十分動人。可既然內渡,就不應滿足於只是「新亭對泣」,必須找到新的生活方向。在這裡,能否「心安」,至關重要。不只熱愛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而且熱愛奉旨歸籍的潮州;不只擔任《台灣通志》「負責採訪鄉土故實」的採訪師[4],而且「越俎代庖」為潮人考據起「和平裡三字碑」來歷;不只撰寫《台灣竹枝詞》,而且賦詩《說潮》,如此濃厚的「鄉土情懷」,與其人生理想融合為一,在晚清的思想文化界頗具特色。時尚書屋
1909年,移居廣州的丘逢甲有《題張生所編東莞英雄遺集》之作,將英雄濟世的宏大志向與流連風物的鄉土情懷合而為一,相當引人注目:
我愛英雄尤愛鄉,英雄況並能文章!
手持鄉土英雄史,倚劍長歌南鬥旁。鄉土情懷,古已有之;到了清人,更由於考據技巧及輯佚方法的成熟,延伸為熱心鄉邦文獻的蒐集與整理。而在輯佚中突出「英雄」之「遺集」,則詩人的鄉土情懷,自然是柔中帶剛。回過頭來拜讀丘逢甲關於潮州的詩文,不難發現其基本特徵:少「風情」而多「史事」與「人物」。時尚書屋
《說潮》等詩,其實也是一種「鄉土英雄史」。將「英雄」與「鄉土」相提並論,使得丘氏的「愛其風土人物」以及「但解此心安處好,此間原樂未應愁」,不能自動推導出「山水閒適」與「鄉間隱逸」,而是明顯帶有入世的意味。

這種在遷徙中迅速站穩腳跟並尋求發展的能力,與客家人的文化傳統不無關係。先世由河南遷福建上杭,二世祖創兆公參文天祥軍事,失敗後遷廣東梅州,十八傳至曾祖始遷台灣彰化,到了丘逢甲又因抗日保台而內渡[5]。如此清晰的遷徙路線,對於當事人來說,有很大的模範與暗示作用。在《嶺雲海日樓詩鈔》中,有不少對於家族遷徙史蹟的追懷。時尚書屋
《還山書感》有曰:「南渡衣冠尊舊族,東山絲竹負中年」,前一句加註:「予族由宋遷閩」。《說潮》對於家族史的述說更為詳細:「中原忽龍戰,九族開閩關。吾丘自固始,舉族來莆田。」雖然由於當初族譜缺失,此詩以及《謁饒平始遷祖樞密公祠墓作示族人》之追溯「南州遷客宋樞密」可能有誤[6],但熱心「尋根」這一舉措所蘊涵的心理動機,依然值得史家充分重視。時尚書屋
後詩採用大量夾注,敘述本族八百年的遷徙史,其中最為動人心魄的是如下四句:程江風雨韓江月,海雲台島徑三遷。
仗劍歸來人事改,故居只有青山在。
也就是說,輪到丘逢甲因抗日而內渡,丘氏家族已經是第4次的大遷徙了。在表彰過家族歷史上的忠臣與顯宦後,丘逢甲做了意味深沉的總結:山城遺俗樸不華,唯耕與讀真生涯。
勉哉兄弟各努力,勿愧先邑稱名家。將此「示族人」詩作所表達的「耕讀」與「忠孝」傳家的理念,與丘復《潛齋先生墓誌銘》所表彰的「家教」以及丘逢甲的平生行事相對照,可見其確實「淵源有自」。
丘逢甲之所以能夠由「歸籍海陽」而迅速融入潮汕文化,除了祖上屢次遷徙養成的熱愛鄉土的「不二法門」,更有潮、嘉兩州地理相鄰、習俗相近、經濟互補,比較容易互相滲透的緣故。更何況歷史上台灣多潮州移民[7],丘逢甲的《台灣竹枝詞》早有歌詠:唐山流寓話巢痕,潮惠漳泉齒最繁。
二百年來蕃衍後,寄生小草已生根。時至今日,潮汕、閩南和台灣的語言及文化習俗,依然十分接近。不難想象,對台灣鄉土極有感情的丘逢甲,「歸籍海陽」並無太大的心理障礙。而日後創辦嶺東同文學堂,其《開辦章程》所透露的目光,依然將潮、嘉及閩南視為一體:本學堂設于汕頭埠,名曰嶺東同文學堂。時尚書屋
雖由潮中同志倡設,然同道之嘉應、惠州,鄰境之漳州、汀州各屬,自當不分畛域,以廣造就。[8]
關於丘逢甲之泯滅潮嘉界限,以一「歸籍海陽」的客家人身份,積極投身潮汕的教育文化以及一般公益事業,沒有比丘琮的描述更精彩的了。《岵懷錄》中「居潮教化」一則,專門談論丘逢甲如何幫助協調潮屬、嘉屬商民的矛盾:先父自丁酉以後,六七年間均居潮屬,歷講學海陽、潮陽、澄海、汕頭等地,屢為排難解紛,興利除弊,潮人甚為愛戴。潮屬與嘉屬商民時有土客之爭,先父祖籍雖嘉屬,而生長檯灣,其土語與潮州同為福老系統,言語已為隔閡。又奉旨歸籍海陽,每為地方儘力。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