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當年遊俠人 第 12 頁


不是沒有可能當官,而是不願意,這在同時代的讀書人中,確實少見。此種溫厚且淡泊的性情,決定了丘逢甲本質上是個「書生」。書生報國,並非特有政治抱負及軍事謀略,只是不忍見山河破碎,方纔挺
作者:陳平原 / 頁數:(12 / 29)

不是沒有可能當官,而是不願意,這在同時代的讀書人中,確實少見。此種溫厚且淡泊的性情,決定了丘逢甲本質上是個「書生」。書生報國,並非特有政治抱負及軍事謀略,只是不忍見山河破碎,方纔挺身而出。這其實正是古來中國讀書人所信奉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時尚書屋

不料因緣湊合,在某一特殊時刻,丘氏被推到了歷史的前台,扮演舉足輕重的主要角色。內渡後,除了保持一腔悲憤,以及對台灣的深深懷念,即所謂「平生去國懷鄉愁」《舟入梅州境》,丘氏的注意力逐漸轉向其更為擅長的辦學,我以為是明智的選擇。與許多一旦「上妝」便永遠無法恢復「本色」的士人不同,丘逢甲的可愛之處,在於其清楚自己能做什麼以及堅持按自己的性情及志趣辦事。
 第2部分鄉土情懷與民間意識4
江山淵稱丘逢甲內渡後,婉謝大吏出仕的邀請,「只願擔任教育事宜」,遂被聘為廣州府中學校校長,旋又任兩廣方言學校校長[15]。比起韓山書院主講等,省城的官辦學校級別高,校長的地位也更顯赫,立傳者出於好心,儘量揀重要的職位述說。如此苦心,可以理解;可這麼一來,最能體現其文化情懷與教育理念的潮州辦學,竟被一筆抹殺了。還是丘瑞甲能理解兄長的追求,其《先兄倉海行狀》對丘逢甲潮州講學之苦心孤詣多有鋪陳,到省城後的諸多職位反而一筆帶過[16]。時尚書屋
1913年秋,丘瑞甲為《嶺雲海日樓詩鈔》作跋,稱:「當台灣立國失敗而歸,主持嶺南教育者十數年,專以培植後進、灌輸革命為宗旨。」[17]如此表彰,則又有點不着邊際了:除了「主持嶺南教育」的說法誇大其辭,還抹去了當初獨立辦學的艱辛;至于「灌輸革命」云云,也非丘氏創辦嶺東同文學堂的宗旨。
關於丘逢甲創設嶺東同文學堂的艱辛歷程及實際效果,研究者已做了許多探討[18]。最關鍵的史料,當屬《創設嶺東同文學堂序》。以下這段話,前半部常為論者所引錄:我潮同志,深慨中國之弱,由於不學也。因思強中國,必以興起人才為先;興起人才,必以廣開學堂為本。時尚書屋

爰忘綿薄,廣呼同類,擬創設嶺東同文學堂,舉我邦人士,與海內有志之徒而陶淑之。……非不知荒陬僻陋,神州大局,豈遂藉此輓回•然蟻馱一粒,馬負千鈞,各竭力所得為,亦我同人不得已之志之可共白者也。[19]其實,前半部乃晚清志士的共識,丘氏的論述,在理論上沒有任何獨創性。倒是後半部頗有新意,值得認真反省。時尚書屋
史家對於僻居一隅因而無法影響全局的有識之士的努力,似乎缺乏必要的理解與同情。因而,能夠進入史書併為後人所記憶的,就只有成功者的耀眼光環,而不存在奮鬥者的苦心孤詣。想想當初那些明知無法撼動「神州大局」的地方上的開明紳士,如何以「蟻馱一粒」的心態從事社會改良,實在也挺動人的。就像「慕柳去潮,吾道益孤。時尚書屋
『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惟有豎起脊樑,守定宗旨為之而已」[20],如此奮鬥精神,遠比其實際功績更值得後人關注與表彰。
倘若限于宗旨明確、思想開放以及課程設置新穎,嶺東同文學堂實無獨創性可言,只不過是晚清崛起的無數新學堂之一。而且,無論就規模、影響還是持續時間,嶺東同文學堂都說不上特別「出類拔萃」。教育史家之不太涉及,其實也難怪。倘若不是因創設者丘逢甲特殊的歷史地位,今日學界不可能格外關注它。時尚書屋
可是,換一個角度,不單純以成敗論英雄,將丘逢甲的教育理念考慮在內,則很可能「峰迴路轉」。在我看來,丘氏之辦學,有兩點最為值得注意,一是遊說南洋華僑捐資[21],一是主張擺脫官府控制。前者夏曉虹等人文章已有論述[22],而且最具潮汕文化特色,不要說專門學者,便是一般民眾,也都對此模式耳熟能詳;後者則關涉本文主旨,不妨多說幾句。
1899年底,丘逢甲給遠在新加坡的好友丘菽園寫信,介紹籌劃中的嶺東同文學堂,其中特彆強調其民間辦學的追求:內地阻壓兩力均大,不能如海外辦事之自由。呼應不靈,阻抑百出,雖有膽氣者為之束手,保商局之不能切實辦事者以此。若今所議設之同文學堂,則以同志數人為主,不經由官紳;若辦成,似比保商局收效為速,計籌款集,明春即可開設也。[23]這段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同年九月梁居實復丘逢甲的信。時尚書屋
在那封信中,梁氏同樣討論私立學校的必要性與可行性:竊謂今日學堂,其責任不宜諉之於官吏,宜擔之以紳商。歷觀歐美、日本各國學堂,莫不以公立、私立者為之提倡,為之補助,而後官立者得集其大成;希臘之何克美德學塾、美之哈華德院、日之慶應義塾,其尤著也。[24]丘逢甲對美國哈佛大學或日本慶應義塾大學之辦學宗旨與具體操作不甚瞭然,似乎也沒有詳細瞭解的願望。這是因為,丘氏的主張學校私立,不是刻意模仿西方,而是從總結中國歷史的經驗教訓中推導出來的。時尚書屋
因此,這與其說是教育理念,還不如說是政治理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